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八章 入幽冥殿
    :

    她的语气平平,说出的话也十分嚣张,但是却给人一种莫名的信服力。

    这姑娘,便是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有容瑾觉得这种感觉怪异极了,根本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“即使我亲自出手,杀掉夜狼也只有一半的把握,明月姑娘,你何来如此自信呢?”有容瑾忍不住探究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也有好奇的地方:“你对夜狼恨之入骨,为何能忍着么久,不去杀他?”

    “有容世家只能救人,不能杀人,这是有容世家的家训。”有容瑾道,幽眸里闪过一道光,“而且,我答应过她,不会杀夜狼。”

    “她?”

    这是深藏在有容瑾心里的秘密,他本来不会向任何人提及,但是此时,在秋明月的面前,他突然有了倾诉的**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妹妹。为情所伤,香消玉殒。夜狼就是那个负心人。夜狼欺骗了她,用所谓真心,将她娶回去,转瞬却妻妾成群。”有容瑾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浓烈的恨意,“她出嫁的那日,开心极了,脸上充满了幸福,我从来未见她那般开心过。但是短短半年时间,等她归来的时候,已经憔悴至极,眼睛里再也没有了光彩,毫无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两月,便是香消玉殒。我妹妹离去的那一日,夜狼正在娶新妾!”有容瑾的手不由得紧紧握成拳,眼睛发红,充满了仇恨!

    秋明月没想到,其中还有这样一段恩怨情仇。

    重情之人,遇上薄情之人,最终便是香消玉殒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请有容公子备好传送符,我会带着夜狼的人头回来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说完,就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有容瑾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神色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明月姑娘,我必备下好酒,希望你能归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客栈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面前摆着一张书帖,上面便是她花钱请人查的关于夜狼的事。

    她自傲,但是绝对不自大,不会平白无故就搭上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她必须准确掌控她要杀的人的信息,这样才能选择最好的方式,在危险最低的情况下完成自己的目标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由得抚上了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毕竟,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夜狼,狼族之王,生性风流,身边女人无数。”

    “狼王凶残,嗜杀成性,修为极高,深不可测。和狼王交手的人都已死。”

    “夜狼,常年居于幽冥殿,不太理会狼帮事务。幽冥殿地势复杂,守卫森严,曾有一神偷进入,被困在其中七七四十九日,被生生饿死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入幽冥殿,必须经过层层筛选。即使是被狼王看中的女人,也要追查身世,才可近身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这些信息,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随手便将书帖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灵花恰好进来,捡起那书帖,看到上面的内容,便是一惊:“姑娘,你这是……狼王,你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这狼王看起来十分厉害啊!”灵花的小脸上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秋明月摇了摇头:“我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。容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她必须想出一个最好的策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幽冥殿。

    幽冥殿的构造颇具特色。

    中间是主殿,四周几百宫殿环绕着。

    狼王居于中间,四周都是美人所住。狼王高兴去哪个宫殿,就去哪个宫殿。

    女人多的地方,是非就会多。

    有强者,也有弱者。

    只是,这里的强者不是以能力来区分的,而是以是否得到狼王的宠爱来区分。

    冷月便是其中之一,她是属于弱者。

    她的容貌算是上乘,而且气质清冷,狼王本来最爱她这款了。

    她的原身乃是牡丹,是牡丹一族中的公主,却被狼王抢了来。冷月并不想屈服于粗鲁的狼王,从来没给她好脸色看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,自然不讨喜。

    最开始的时候,狼王宠过她几天,很快就腻了她,把她扔在后院。

    因为那张脸,这殿里的女人都恨极了她。

    这一天,冷月挨了一顿欺负,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,脸上满是新鲜的抓痕,回到了自己的殿中。

    因为不受宠,她的殿里也是冷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冷月累极了,只能躺在冰冷的床上,泪水不禁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爹、娘,月儿好想你们啊!

    但是,这幽冥殿,犹如巨大的牢笼,禁锢着她。

    离开这里,根本是痴人说梦!

    “你想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此时,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冷月愣了一下,这句话完全说出她的心声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顺着声音看去,就看到房梁之上,躺着一个身形娇小的白衣女子,正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想,做梦都想。”冷月道,“但是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我尝试过逃跑,最终……”

    冷月捋起自己的袖子,只见她的手臂上伤痕累累,还有几处脱臼的痕迹,都是她逃跑失败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那白衣女子正是秋明月。

    秋明月从房梁上落了下来,走到了冷月的面前,与她对视着:“那是因为之前,你没有遇到我。”

    冷月还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袖子挥过,顿时换了一张脸。

    冷月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,那张脸竟然和自己的脸一模一样,除了自己脸上的疤痕,几乎丝毫不差!

    冷月那死水一般的心,突然有了波澜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有办法让我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秋明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离开后,我就是‘冷月’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思来想去后,最妥当的办法。这幽冥殿里女子众多,她取代其中一个,不会引起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她必须有个身份,待在幽冥殿中,找到合适的机会,杀了狼王。

    而冷月,则是她选中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冷月不是好当的,我不得宠,狼王宠妃柳寂处处针对我,你看我身上的伤便知道了……”冷月苦笑着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想离开这里想疯了,但是也不能让别人入火坑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离开。”秋明月拉着冷月的手,便落在了房顶。

    冷月觉得自己肯定在做梦。

    直到她离开了幽冥殿,那种不真实的感觉,依旧存在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冷月不禁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,那种疼痛感告诉她,这不是做梦!

    “姑娘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冷月激动道。

    然而,当她转身,身边的人早已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只能朝着那姑娘刚刚站立的地方,郑重地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“姑娘的恩,没齿难忘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