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七章 有容瑾
    :

    劣酒!

    胡小姐听闻此言,差点大笑出声!

    她还以为这个女人这么嚣张,有什么大本事呢,原来她根本不懂酒啊!

    她居然说瑾公子酿造的酒是劣酒。

    要知道,瑾公子最爱酒了,要是听闻此言,肯定会气死,对这女人绝对没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个乡下来的妖怪,自己竟然把她当作可能产生威胁的目标,简直蠢透了!

    她是胡说八道的话,那这女人简直是大放厥词!

    胡小姐觉得,下一瞬,这女人就会被赶出去,赶得远远的了!

    “她居然说瑾公子酿的酒是劣酒!要知道,瑾公子除了符咒方面天资卓绝之外,再就是这个酒了。就算这琼花镇最好的酿酒师,也比不过瑾公子!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根本酒不懂酒吧!她说这些就是哗众取宠!她还真以为这样说能引起瑾公子的注意力,岂知只会让瑾公子反感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瑾公子身边的侍女来了,这一次比刚刚那位凶神恶煞多了,看来是要将这女人赶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想要借此引起有容公子的注意,最终只会颜面尽失!”

    转瞬,那侍女就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众人都觉得,那侍女会直接提着秋明月,将她扔出去!

    胡小姐表情好看了很多,她觉得,自己刚刚的丢脸,很快就要被人取代了!

    灵花的眼睛里则充满了担忧。

    她知道,传送符对姑娘来说多么重要,她很希望姑娘能获得这个机会,但是现在看来,微乎其微……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公子觉得您说的很中肯,请姑娘进去一见。”那侍女十分恭敬道。

    岂知,本来普通的一句话,此时却如同惊雷一般,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开!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他们没听错吧?!

    瑾公子居然说这姑娘说的中肯,这姑娘可是说了一句‘劣酒’啊!

    其余人怎么夸赞,都得不到的机会,却被她简单两个字得到了!

    胡小姐此时的脸色已经铁青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这一下对比之下,她更像一个笑话了!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她说的可是‘劣酒’啊!这里肯定有什么搞错了!”胡小姐忍不住尖叫道,“瑾公子酿造的酒,怎么可能是劣酒?”

    那侍女冷冷地看了胡小姐一眼:“这酒是公子酿造的失败品,确实是劣酒。你们这些人,品的都不是酒本身,想的都是如何讨好公子,早酒失去了品酒的原本意义。只有这位姑娘,是真的品酒。”

    这侍女的话一出,众人觉得震惊,又觉得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这样想来,这姑娘确实有资格得到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秋明月跟着那侍女进入了有容世家。

    众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,只有艳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内院。

    “姑娘,公子就在里面,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那侍女道完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面前,是开着的院子门。

    她敲了敲门,就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院子很大,有流水从中穿过,水边,摆着一桌一椅。

    有一人坐在那里,白色长袍,披散下来,背影如仙,出尘脱俗。

    秋明月走了过去,当看到那人的脸时,秋明月便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人,便是那日,酒楼之上,赠她女儿醉之人。

    秋明月没想到,那酒楼的老板,便是这有容世家的瑾公子。

    不过想来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那酒楼老板,爱酒,有容公子,也爱酒。

    有容瑾今日脱下了面具,露出了脸,那脸有着雌雄莫辨的俊朗,阴而不柔,堪称绝色。

    有容瑾微微一笑:“你能认出我?”

    “有容公子身姿卓绝,自然一眼酒认出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有容瑾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姑娘,着实有趣。姑娘不必客气,唤我子玉即可,姑娘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姑娘,请坐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客气,直接在有容瑾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秋明月直接道:“我今日来,是求一样东西——传送符,能让我在一日之内到达鬼阴城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有容瑾眼神微闪:“明月姑娘要的可是最上品的传送符。这种符咒,得来靠的不是能力,而是气运。得之概率是万分之一。我画符咒多年,如今也唯有一张。”

    一张,便是很珍贵了。

    珍贵的东西,便要用珍贵的东西来换。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有容瑾不由得笑了起来:“明月姑娘真是聪明人,和姑娘说起话来,一点也不累。不过,如果我要的是姑娘以身相许,姑娘也愿意吗?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脸上没有丝毫慌乱。

    她盯着有容瑾,像是能看透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有容瑾也看着她,觉得这姑娘特别有意思。

    这琼花镇,有很多女人爱慕他,听到这句话,肯定很开心。但是这姑娘绝对不是。而她却依旧可以镇定如斯。

    “你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情和欲,所以你要的绝对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有容瑾的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“那姑娘说我想要的是什么呢?”有容瑾饶有兴趣问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仇恨。”秋明月最终下结论。

    有容瑾脸上的笑意凝固了,眼神竟是有些阴鸷,冷冷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一股冷意蔓延开来,让人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但是,秋明月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“明月姑娘,你太聪明了,但是有些时候,聪慧未必是好事。”有容瑾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很喜欢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有容瑾忍不住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姑娘实在太聪明了,也太合他心意了,导致他后面的要求有些不忍提了。

    有容瑾的犹豫只有一瞬,很快便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替我杀一个人。”有容瑾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狼帮的帮主,也是狼族之王,夜狼。”那一刻,他眼眸里的仇恨到达顶峰。

    有容瑾在酒楼见到秋明月拳砸血狼的时候,就冒出了这个想法。但是——

    “夜狼的修为在血狼之上,也许十倍,也许百倍。你去杀他,百分之九十九是你死,你可以选择拒绝。”有容瑾道。

    “我接受。用夜狼的命,来换传送符。”秋明月道,“我会把那百分之一,变成百分之百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