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五章 女儿醉
    :

    “上一次血狼现出原形的时候,还是和虎族一战,他一妖,居然杀了几百只虎妖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太可怕了,简直血流成河啊。血狼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!”

    “几百只虎妖都不是血狼的对手,更别说一个人类了!”

    “这女人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嗷!”血色的狼一声长啸,震得人耳朵发疼!

    血狼抖了抖脖子上的毛:“女人,你现在跪下来求饶,本堂主就给你一个痛快,否则……”它顿了一下,那表情格外邪恶,“那本堂主就一口一口,将你身上的肉咬下来!”

    秋明月盯着那高大的血色之狼,没有丝毫害怕。在她眼里,这就像是一只大型犬。

    “狗什么时候改吃肉了?擅自改变饮食,可没有什么好下场。”秋明月淡淡道。

    都到这个时候了,这女人居然还嘴硬,还真是不知死活!

    这是不知者无畏吗?

    血狼的眼神更加阴狠了:“本堂主会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撕下来的!”

    秋明月站在那里,表情淡淡的,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然而,灵花却不免担忧,心里充满了自责。都是她,连累了姑娘!

    她大睁着眼睛,眼泪不停地落了下来,双手紧紧地握成拳。

    姑娘,你一定不能有事啊!

    你要是出事了,我也只能给你殉葬了!

    那血狼太强大了,她是永远不可能报仇的!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风突然疾了。

    血狼朝着秋明月扑了过来,同时朝着她张开大嘴,那锋锐的牙齿,完全可以将她咬烂!

    血肉崩烂,骨头崩裂,漂亮的女子,下一瞬,就会变成一团模糊的血肉!

    这是围观者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然而,那一幕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是血狼大张着嘴巴,而他的一根牙齿,竟是被硬生生地掰了下来,被秋明月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,空气有瞬间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血狼这一声里充满了仇恨,再次大张着嘴巴朝着秋明月咬去!

    这一次,所有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血狼的嘴刚要碰到秋明月的瞬间,秋明月已经伸出手,握住了其中一根牙齿……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秋明月的手里又多了一根牙齿!

    血狼的眼睛已经红得能滴出血来,到了暴走的边缘。

    他吸取了教训,这一次没有再朝秋明月张嘴,而是用粗长的尾巴朝着她扫去!

    剧烈的风!

    呼呼作响!

    近处的人不自主地后退。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躲,而是直接抓住了那条黑漆漆的尾巴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身形在巨大的血狼面前,显得格外娇小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做了一件更令人目瞪口呆的事。

    只见她的手轻轻一甩,居然将那血狼提了起来,又狠狠地甩在了地上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如此甩了几次,那巨大的血狼躺在地上,竟是一动不动!

    看看那口吐白沫的血狼,再看看那娇小的姑娘,旁观者的眼睛都不由得瞪大了。

    这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!

    居然!

    赤手空拳!

    打死了狼帮的最强打手血狼!

    这简直了!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理会他们,而是找了一个完好且干净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“上酒,你们店里最好的酒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店小二站在她面前,愣愣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了他一眼,再看了一眼狼藉的酒楼:“最开始我就说过这酒楼砸了我不赔的,你们找他去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指着地上死了一般的血狼道。

    店小二想着这女人暴打血狼的样子,这简直是女魔头啊,谁敢叫她赔啊。

    秋明月美目一扫,店小二只觉得那眼神骇人,连忙去端酒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秋明月的三尺之内,都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灵花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,脸上完全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。

    太好了,姑娘没事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指了一下对面的位置。

    灵花便在那里坐下,用充满崇敬的目光看着秋明月。

    很快,店小二就抱着一小坛酒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是我们店里最好的酒,我们掌柜的亲手酿的,叫女儿醉,说是能喝出女儿家的馨香。我们掌柜的说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接了过来,打开一个小口,一股酒香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还没喝,便已经醉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,这是好酒。

    “替我谢谢你们掌柜的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店小二离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发现,无数双眼睛盯着她手里的酒。

    “女儿醉,喝一口,便快活似神仙!”

    “这不仅是好酒,而且喝一口,能提升十年的修为呢!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能喝一口那酒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一次,轮转王亲自来求这女儿醉,都被拒绝了,没想到居然送给这名不见经传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掌柜的酒只送有缘人,说明这姑娘是有缘人啊。”

    众妖议论纷纷,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秋明月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盖子重新盖好,手放在盖子上,盯着那些目露艳羡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,要是我满意了,就送一口这女儿醉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话音一出,众妖纷纷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,什么问题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快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从这里到鬼阴城,时间最短的方式是什么?”秋明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我知道,可以乘坐飞鸟。飞鸟是速度最快的妖,三年就可以到了!”

    三年?不行。

    秋明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那人露出失望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可以用传送符啊。琼花镇这种乡下地方没有传送阵,得去梦花城。从这里乘飞鸟到梦花城,再通过传送阵,一年时间足矣。”

    一年?太长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“传送符。”

    此时,突然有一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有容家族的传送符,从琼花镇到梦花城,一日足矣。”

    一日?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睛里不由得闪过一丝亮光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日,我看是一万年吧!”有人忍不住道,“有容家的符咒术第一,多少人想要,但是,人家根本不会给。别说要符咒了,就是要见有容世家的人都见不到!”

    秋明月直手里的坛酒飞了出去,那人下意识去接,便刚好接住了,竟是一点都没有洒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女儿醉是谢意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说完,就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有容家。”

    她刚下楼,就被一陌生人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姑娘把我酿了千年的女儿醉送人了,这就想走?”

    那声音好听极了,低沉沙哑充满磁性,让人不由得迷醉其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