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九章 阿青反击
    :

    “臭娘们,老娘待会再来收拾你!”

    那妇人扔了棍子,便扶着儿子出了门。

    阿青完全愣住了。

    秋姑娘没事,他堂兄却差点被他伯母打死,这……

    这感觉还真是舒爽啊!

    他愣愣地盯着秋明月:“秋姑娘,你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每一次,这小姑娘都叫他震惊啊。他可以肯定,这姑娘绝不是普通的人类,她很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阿黑躺在床上,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。

    “阿姆,你为什么打我?”

    那妇人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你瞎啊,明明是那女人作妖!”

    “疼!阿姆,别打!不过,那女人,长得挺好看的,前凸后翘的,比村里最漂亮的姑娘还要漂亮!”阿黑流着口水道。

    那妇人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狠意。

    她向来泼辣惯了,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,这一下,是彻底记恨上了那两人!

    “老娘平时养着阿青那个废物也就算了,他还不知道感恩,这一次,要把阿青赶出去,再把那娘们给你做妾!”妇人眼珠子转了转,脑子里已经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阿黑顿时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姆,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的神魂还没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她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等神魂恢复后,她就要立即启程,去找溟夜要回偷走的东西!

    此时,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哀嚎声。

    秋明月起身,推门出去,就看到外面围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这里有三间房屋,围成一个院子,秋明月所在的房间,是后来加上去的,比原来的矮小很多,也在院子之外。

    院子里,种着一些蔬菜。

    众人围在中间的,便是那妇人和阿青。

    本来嚣张跋扈的妇人,此时正一边哭着,一边指着阿青骂着:“这真是个白眼狼,他爹娘死了,我便和他亲娘似的,是我把他养大的,看看他如今是怎么对的我的?!”

    她将袖子捋了上去:“看看,我手臂上的这些伤,都是他打的!还有阿黑!阿黑被他打得现在在床上躺得下不来!”

    那妇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有人不禁问道:“这阿青没有妖力,看起来这么瘦弱,怎么能把阿黑打成那样?”

    妇人脑子转的很快,哭得更加厉害了:“谁没理谁赢呗,阿黑把他当作堂弟,哪里敢对他下手?他倒是不把阿黑当堂哥,往死里打!”

    妇人转头,朝着屋里喊了一声:“阿黑,你快出来,让村长和邻居们看看,你是怎么被欺负的?”

    很快,阿黑就一摇一晃地走到了门口,靠着门站着,头上绑着纱布,鼻青脸肿的模样,看起来十分凄惨。

    “村长,您也看到了。阿青害死了他爹娘,现在连我们也不放过,这个家,是再容不下他了,请村长做主把他赶出去吧!”妇人道。

    她一说完,那些和她平日里关系好的妇人也都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啊,平日里看着斯斯文文的,还以为是个好人,没想到下起手来这么狠!”

    “老嫂子把他养着么大,平日里也没苛待他,没想到他这样不知感恩!”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这一次下这样的手,下次可能就……”

    那妇人哀嚎地更加厉害了:“村长,你一定要帮我们家做主啊!”

    阿青都快气疯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阿黑和这妇人要欺负他,才落得个这样的下场,结果这恶毒的妇人居然推到了自己的身上,反咬一口,还要将他赶出这个家!

    而且,这妇人哪里对他好了!

    这些年,明明是他给他们当牛做马,结果他们连一口好饭都不给自己吃!

    “阿青,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?”村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!”阿青急切想要辩解道。

    但是,他有个毛病,就是越急,话说得越不清楚,开始口吃!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他们欺负……”

    阿青的话还没说完,立即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村长,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!不然,下次看到的就是我们的尸首了!”

    那妇人哭着,心里都快笑疯了。

    这废物哪里说得过她?!

    半个字都要说半天,而自己巧舌如簧,他根本没办法和自己辩解,这一切还不是自己说了算?!

    这一次,自己就要将他赶出这个家,不再为他浪费一颗粮食!

    秋明月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看着阿青脸色发白,急切想要辩解着,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他被欺负成小兔子似的,简直又气,又怒其不争!

    罢了。

    阿青救了她一次,而且她也很讨厌这妇人的嘴脸,这一次,她就帮阿青一次好了。

    “阿青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低声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阿青突然看向她,两人四目相对,阿青的瞳孔微微涣散。

    秋明月用诡瞳术控制了阿青。

    她之前觉得,诡瞳术只能杀人,但是现在才发现,诡瞳术其实也是可以帮人的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确实是阿青的错……”村长开口道。

    那妇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光芒!

    “村长,我还有话说!”阿青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阿青指着妇人:“她说她养我?这房子是我爹娘留下的,那些吃的钱粮也是我爹娘留下的,我爹娘去世的时候,我已经十二岁了,有自理能力了。我吃我爹娘的,住我爹娘的何来养的说法?”

    “相反,是他们!他们住着我爹娘的房子,吃着我爹娘的钱粮,还把我当狗一样使唤,欺负我,殴打我。他们吃肉,我吃馒头、野菜!”

    “难道,这就是她口里说的‘养’吗?”

    阿青说着,就把自己的袖子捋了起来,上面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,旧伤新伤,累计在一起,格外可怖。

    “这家本来就是我的家,如果要分家,那也该是他们出去!”

    阿青的话说得十分凌厉,一口气说完。他的话音落,众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那伯母怎么也没想到,这懦弱的侄子,何时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!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忘恩负义!”那本来口齿伶俐的妇人,憋了半天,才憋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叫‘忘恩负义’,我这叫‘有仇报仇’!村长,请为我做主,把他们一家赶出去吧!”阿青停止腰板,义正言辞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