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八十八章 拳打恶妇
    :

    阿青受欺负惯了,以前都是逆来顺受,但是这一刻,他的心里冒出巨大的怒意。

    别动她!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这么弱,连一个小姑娘都保护不了!

    那壮汉十分开心,决定将这小娘们搂进怀里好好疼爱,要是辣一些,挣扎一下,那就更有味道了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还真是心痒痒的呢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的是,大汉的手还没碰到那小姑娘细腻的脸,手就被扭断了,耷拉了下来!

    而捏着他粗壮的手的正是那小姑娘纤弱的手!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这样纤弱的小姑娘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!

    “臭娘们!”壮汉反应过来,那粗壮的脚就要朝着秋明月踹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一个转身,那壮汉的脚直接踹在了墙上,‘砰’的一声,泥土墙破了一个洞,大汉的脚就陷了进去,胯大开,他连忙将脚收了回来,疼得嗷嗷叫!

    秋明月并没有放过他,而是从床上跳了下来,在他肚子上狠狠地踹了几脚,踹得那大汉脸色发白,开始求饶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不该冒犯姑奶奶的,姑奶奶饶命啊!”

    阿青完全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在他心里的印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开始,他以为她是柔弱的小姑娘,那么脆弱,别人稍稍用力,就能要了她的命,但是现在,他才发现,她那纤弱的身体里,藏着那么大巨大的力量!

    “道歉!”秋明月的脚落在壮汉的胸腔上,“向阿青道歉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我向那个贱种道歉?”壮汉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道歉!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!”秋明月冷着脸道,脚下突然用力,那壮汉的脸猛地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道……道歉!”那壮汉连忙道,“阿青,对不起!”

    阿青愣了一下,他一向是被欺负的,从来没想过这些欺负他的人会向他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关系了?阿青,你就受着!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阿青在他的话语下,不由得挺直了腰板!

    秋明月收回了脚,那壮汉就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阿青连忙将房间里收拾了一遍,将床重新铺好,然后愁眉苦脸地盯着墙上的那个洞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先躺一会儿吧,我想办法把这面墙补补。”阿青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躺,而是在唯一的椅子上坐下:“我叫秋明月,他一直那样欺负你?”

    之前,阿青觉得她柔弱,现在,总觉得她身上带着一股气势,有点怕她。

    “秋姑娘,这里是妖界,我们的原型是长尾兔子。我们的原型很弱,再加上这里灵力太少,所以我们在妖族的地位很低下,只能隐居在这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里。但是,哪怕是小村庄,也是有等级区分的。”

    阿青顿了一下,继续道:“刚刚欺负我的叫阿黑。他虽然没有妖力,但是力气很大。而我这种,没有妖力,也没有体力的,在这村庄里处于最低层。在这个村子里,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妖。”

    阿青露出一个苦笑:“我爹娘还在的时候,我是不用受欺负的。阿黑是我的堂兄,我爹娘去世后,他们一家就搬进来了。这里,原本是猪圈,我翻修了一下才能住人。他们吃着我爹娘留下的钱粮,住着我家的房子,还打骂我,但是,我太弱了,根本没办法反抗。秋姑娘,我是不是很没用?”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无论是人界,还是妖界,都是强者为尊的世界,只有变强,才能有地位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,门外突然一阵喧哗声,有人一脚狠狠地踹在门上,便将那摇摇欲坠的门踹倒了。

    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妇人站在门口,而刚刚的壮汉阿黑,站在妇人的身边,大哭着:“阿姆,就是他们,将我的手打断的!阿姆,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!”

    那妇人阴毒的眼神盯着阿青:“你这个扫把星,还真是好大胆子,我们不嫌弃你是个废物,给你吃给你住也就算了,你居然欺负你堂兄,老娘今天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那妇人手里拿着一个粗壮的棍子。

    阿青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是,想到秋姑娘还在身后,他站在那里没动。

    “秋姑娘,你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走?一个都走不了!老娘今天就打死你们两个!”妇人冷声笑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脸上没有丝毫惊恐,漫不经心道:“谁打死谁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“秋姑娘!伯母,她和阿黑不一样,她是有妖力的,你不是她的对手!”阿青连忙道,说着就挡在了秋明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妇人手里粗壮的棍子直接朝着阿青的脑袋上打去……

    阿青咬牙闭上眼睛,这一下,可能将他的脑壳敲开!

    但是,预想中的剧痛并没有来临。

    阿青睁开眼睛,就看到一只手从他背后伸了过来,刚好抓住了那根木棍!

    那妇人咬着牙、面目狰狞,想要将木棍夺回去,都没有成功!

    “放开!”那妇人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秋明月一下就放开了。

    那妇人一下就往后摔去,摔在了地上,完全一个底朝天,滑稽极了。

    阿黑长长的鼻涕挂在鼻子上:“阿姆……”

    连忙去扶她,就将鼻涕滴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妇人只觉得心里燃起熊熊大火,一把推开了儿子,这一次的目标是秋明月了!

    这一次,妇人加入了妖力,这棍子比刚刚还粗壮了一倍,搭在秋明月那纤细的身体上,感觉完全可以将她敲烂了!

    这一次,秋明月没有硬扛,而是开始躲。

    “贱人,有本事别躲啊!”

    妇人见秋明月站定,朝着她狠狠地打了过去,于此同时,秋明月一把揪住了阿黑,挡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巨响,那棍子就狠狠地敲在阿黑的身上,阿黑直接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妇人再打,秋明月再躲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再次敲在阿黑的脑袋上!

    “阿姆……”

    阿黑眼睛一翻白,倒在地上,就开始口吐白沫了。

    “虎毒不食子啊,你这个母老虎把儿子打成这样,真是凶残啊。”秋明月悠悠道。

    那妇人却差点气晕过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