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二章 杀了她!
    :

    千慕和千澜一直不喜欢南宫锦溪,从紫冥夫人将她带回来的那一天开始,她们就不喜欢了。

    奈何她是小姐,她们只能恭敬地奉着,岂知南宫锦溪还真把她们当婢女,随便使唤着,要知道,就算是紫冥夫人,也未曾对她们这样。

    紫冥夫人命在旦夕,南宫锦溪不仅不紧张,反而以此要挟。

    紫冥夫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?!

    千慕和千澜都觉得气愤!

    但是,此时,无可奈何,她们要南宫锦溪去救夫人,只能顺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要如何才能解气?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指着隐夜:“本小姐要他做本小姐的奴隶!匍匐在本小姐的面前!”

    隐夜的嘴角流出了血,但是,他腰背挺直,满脸傲然。

    那可是隐门的门主,给她做奴隶?

    南宫锦溪疯了吧!

    “若是不行,那本小姐就不回去了!”南宫锦溪道。

    千慕和千澜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“但是,他是隐门门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,把那几个人抓来!”南宫锦溪点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那几个人都是隐门的人,而且,他们有一些共同特点——小孩和怀了孕的妇人。

    很快,那几个人就被抓到了南宫锦溪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隐夜,你要是不做本小姐的奴隶,那本小姐就杀了他们!”南宫锦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隐夜的眼睛里不由得冒出了红光。

    这女人,竟然用妇孺来威胁他!

    “门主,别管我们,我们不怕死!”

    “门主,您是隐门的顶梁柱,千万不能做她的奴隶!您做了她的奴隶,那隐门就没了!”

    “门主,您好好养身体,好替我们报仇啊!”

    那几个人喊道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含笑看着隐夜。

    呵呵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要是隐夜真不管这些人,她敢保证,隐夜肯定会一辈子都难安的!

    隐门门主给她做奴隶,像一条狗似的在她脚边匍匐着,想想,还真是爽呢。

    “隐夜,本小姐给你十秒钟时间思考,要是你还没不同意,那这些人可都要命归黄泉了!十、九、八……”南宫锦溪数着。

    她可以确定,这一分一秒,对于隐夜来说,都是折磨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?”南宫锦溪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隐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门主,不要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这一下,隐门的人都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恨自己的没用,输给了天玑府,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!

    “先把你的灵力给我吧。”南宫锦溪道。

    隐夜伸出手……

    “南宫锦溪,你要这么多灵力,也不怕爆体,你那丑陋的身体被炸得稀巴烂吗?”

    此时,一个不一样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猛地转头看去,就看到一人走进了人群,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秋明月!

    居然是秋明月!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眼睛里闪耀着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这一下,仇人都集齐了!

    “这下好了,一男一女,两个奴隶,本小姐身边的奴隶算是配齐了!”南宫锦溪的脸上露出一个嗜血的笑。

    秋明月突然大笑了起来,就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瞪着她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是来给你做奴隶的,而是来——”秋明月的眼睛里闪耀着森冷寒意,“送你上西天的!”

    秋明月说着,手里突然凝结出一股灵力,朝着南宫锦溪的胸口处刺去!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胸口被那灵力剑刺穿了,她低头,就看到自己胸口处多了一个窟窿!

    南宫锦溪猛地瞪大了,似乎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……你怎么敢?”

    秋明月再次凝结出灵力剑,朝着她的胸口处刺去,转瞬,又多了两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你说,我敢么?”

    秋明月手下没停,又刺了两下,很快,南宫锦溪的胸口就变得血肉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血从她的嘴角流下来,她的脸狰狞,血色消失,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缓缓倒了下去,然后摔在了地上,眼睛大睁着,里面已经毫无生气了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,就这样死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太快了,就连天玑府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南宫锦溪倒在地上,千慕和千澜的第一感觉竟是有些爽,然后……

    南宫锦溪死了,谁来救紫冥夫人?

    “我叫秋明月,是我杀死了南宫锦溪,你们天玑府要复仇,来找我就可以了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千慕和千澜不由得看向秋明月,只觉得她身上竟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她和南宫锦溪差不多的年岁,为何两人的差距这么大呢?

    南宫锦溪恶毒、阴冷,一股子小家子气,而这姑娘强大、敢做敢当,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
    如若不是立场不对,她们对这姑娘是会敬佩的。

    “把小姐的尸体带回去,之后的事商议后决定!”千慕道。

    天玑府的人带着南宫锦溪的尸体离去!

    隐门的人看向秋明月,眼睛里带着欣喜和感激!

    要不是秋明月及时出现,他们门主就要被威胁地去给那恶毒的女人做奴隶了!那他们隐门彻底完了,将成为修真界的笑话!

    秋姑娘直接杀了那恶毒、嚣张的女人,实在太爽了!

    “秋姑娘!”

    “是秋姑娘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秋姑娘,你不在的日子,我们门主可想你了!”

    天玑府的人完全离开后,隐夜看了秋明月一眼,有些意外,有些欣喜,眼神专注,带着一丝复杂的含义。

    他朝着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走两步——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隐夜便摔在了地上,明显刚刚一场恶战,已经将他的灵力耗尽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连忙走了过去,想要将他扶起来,但是一只手比他更快,直接将隐夜抱了起来,只是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看了一眼萧默寒。

    夫君,你把伤患当东西一样夹在腋下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萧默寒脸色不善,秋明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本能让她保持沉默,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萧默寒被人引着来到隐夜的房间,萧默寒直接将人扔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秋明月看着都疼。

    “心疼了?”萧默寒问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连忙搂住了他的手臂,讨好道:“心疼你!夫君,抬着这么大个的人,你的手有没有酸呢?”

    萧默寒的脸不再紧绷着,嘴角微微勾起,心情像是好了很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