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七十一章 你是我朋友
    :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说话,而是盯着慕容菁言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看了血肉模糊的心上人一眼,再看了一眼秋明月,最终选择朝着心上人走去。

    那公子红肿的脸上扯出一个笑——她选择相信自己,挑拨离间成功!

    慕容菁言伸出手……

    “姑娘,你这朋友太不厚道了,不仅挖墙角,还这么暴躁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慕容菁言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!

    这一下,那公子彻底愣住了!

    秋明月却没有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她的眼光向来好,被她当做朋友的人,当然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挑拨,就和她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小脸紧绷着,眼睛里冒出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秋明月心疼她,但还是不得不道:“菁言,他是个花花公子,骗了很多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!你别相信她!她骗你的!”那男人连忙道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慕容菁言一脚踹在男人的要害上,他的脸疼得扭曲了,身体缩成一团……

    慕容菁言又补了两脚,确定他彻底废了后,才转身拉着秋明月的手,要离去:“明月,对这样的人,就该没收了他的作案工具!看他怎么嚣张!”

    秋明月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作案工具?

    这丫头太有才了!

    秋明月走到了那公子的面前,将他身边的玲珑镯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宝物给他,他不配!

    秋明月拉着慕容菁言的手离开了院子。

    两人亲密地走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自己的朋友,难道去相信一个陌生人?”慕容菁言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玲珑镯……”秋明月递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推开:“不要,看到这镯子就显得我犯傻!你收着!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眸里含着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菁言,你不难过么?”

    慕容菁言摇了摇头,小脸上有一丝茫然:“不难过,反而觉得有些轻松,可能他不是我命定的人吧!”

    “你理想中的命定之人是怎样的呢?”秋明月不由得问道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想了一下,小脸微红:“他一身白衣,纤尘不染,会骑着白鹤而来,在我的面前停驻,对着我伸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菁言话音刚落,空中便有一只白鹤飞过,而白鹤上的人正是一身白衣!

    只是,那白鹤并未在她面前停驻,而是直接离去了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盯着白鹤离去的身影,有些恍惚和失落,比刚刚知道自己心上人是渣男还难过。

    “明月,白鹤回来了!”

    慕容菁言突然瞪大眼睛,只见那白鹤回身,直接朝着她们而来,然后在她们面前的半空中停驻。

    百里和青坐在上面,一身白衣,纤尘不染,清冷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眼神却专注地盯着慕容菁言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的脑袋微微仰着,看着他。

    百里和青突然朝着她伸出手……

    慕容菁言脸微微发红,咬着唇,刚想伸手,白鹤上的人就拉住了她,下一瞬,她就坐在了白鹤上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的背靠着他坚实有力的胸膛,她才发现这人其实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冷,相反很暖,很炙热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差的,脸长得比他好,修为也比他高,你考虑一下我,如何?”

    百里和青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他看似云淡风轻,其实很紧张,身体紧绷着,手心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觉得自己该欢喜的,这人,无论是脸,还是身材,都是自己喜欢的类型,但是,她的内心深处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,告诉自己要远离他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看着自己的手,许久,道:“我再考虑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望着那白鹤离去。

    她们刚刚痛揍渣男一顿,百里和青就像慕容菁言梦想里的白马王子一般出现了,这来的太是时候了。而且,百里和青也终于不再躲着,而是踏出了第一步。

    本来该相忘于天涯的两人,又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孽缘,是剪不断了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萧默寒摸了摸她的小脑袋:“这未必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菁言真和百里和青一起,我总觉得便宜了百里和青!”

    “真要在一起,百里和青也会折腾得够本。如果百里和青喜欢上了其他人,和其他人白头偕老,是不是觉得慕容菁言更不值了?”

    秋明月想想,也觉得是。

    罢了,就随这两人折腾去吧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剧烈的打斗声从远处传来,声音很远,秋明月却清晰可辨,可知这打斗有多剧烈了。

    “仙灵城要乱了!”

    “天玑府开始攻击隐门了!”

    有人惊叫道。

    天玑府?隐门?

    秋明月愣了一下,这两个,可都和她有些渊源。

    她来仙灵城后,隐夜帮了她很多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抓住一个行人:“具体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之前,隐门不是抓了天玑府的小姐南宫锦溪吗?还将她痛打了一顿,废了她的丹田,关在了地牢里。之前,天玑府一直没有表态。但是最近,紫冥夫人病重,只有亲生血脉南宫锦溪能救,天玑府这才出面,要回南宫锦溪。隐门不肯,就打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。

    又是这个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都那样了,还能出来蹦跶。有些人,还只能杀了,他才不会出来作妖了。

    当然,青城宗的殷长老例外。

    秋明月心念一动,就拉住了萧默寒的手:“我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隐门。

    打斗声渐渐停止了,隐门不堪天玑府的攻击,已经处于弱势。

    门口,两个人对峙着,分别是隐夜和南宫锦溪。

    隐夜白衣染血,面无表情,南宫锦溪刚从地牢出来,穿着狼狈,但是精神状态却很好。

    她在地牢度过了漫长的暗无天日的日子。

    黑暗滋生了她的仇恨。

    秋明月、隐夜,这两个名字深深地刻在她的心里,她恨不得将他们抽筋拔骨!

    没想到,机会终于来了,她翻身了!

    “小姐,请赶紧跟我们回去吧,夫人的伤越来越严重了。”南宫锦溪身后的两人道。

    那是两个女子,生得一模一样,明显是双胞胎,一个叫千慕,一个叫千澜,都是天玑府的长老,也是紫冥夫人的贴身之人。

    “要我回去也不是不可以,得等我彻底解气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