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章 朋友,师父
    :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多给殷长老一个眼神,直接越过了殷长老,走到了青禾的面前,脸上的阴冷褪去,带上了一丝心疼。

    青禾浑身捆得紧紧的,小脸苍白,嘴角是未干涸的血迹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揭开了她身上的绳索,青禾能动了,伸出手,将秋明月浑身上下都摸了一遍,见她没什么伤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青禾那一副关切的模样,让她觉得心里暖烘烘的,又觉得这姑娘实在是傻。

    “你是人质,又这么惨兮兮的样子,应该我担心你才对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青禾往地上一躺:“那你来关心我吧!”

    秋明月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青禾听着她笑,也笑了,笑着笑着,眼泪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明月,我真担心见不到你了!我很怕……我从来没有这样不想死过……”青禾越擦,眼泪流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她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傻姑娘,有我在,你怎么可能死呢?”秋明月声音轻柔道,转而,闪过一道坚冷的光,“我的人,我没同意,阎王爷敢收么?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。但是,却于无形之中带着一股难言的气势,仿若那至尊王者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,青禾觉得,自己和明月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来,把这颗丹药吃掉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把一粒丹药放到青禾的嘴边,青禾张开嘴,就将那枚丹药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,手拉着手,离开了这山洞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知道的是,当她刚踏出山洞的那一刻,殷长老的身体上突然冒出一股黑烟。

    那黑烟越来越多,慢慢凝结成一个人形,凝结出来的人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袍,黑发披散开来,露出的脸,和殷长老一模一样。但是,又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的额头上有奇怪的图纹,就像远古的图腾一般。他的眼睛里只有无尽的冷意与浓烈的杀气,没有其他任何情绪,根本就不像一个人。他身上散发着一股阴气,如阴灵一般。

    秋明月要是在的话,肯定会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——阴灵术。

    阴灵术是一种很阴毒的功法,这种功法,秋明月在前世曾经见过。

    阴灵术,依靠吸收生灵的灵气进行修炼。

    炼成之人,所到之处,草木皆枯!

    他们已经完全灭绝了人性,只剩下了魔性,心里只有一个信念,就是报仇。

    狠狠地折磨敌人,直到永世不能超生!

    杀,杀人如蝼蚁!

    灭,灭仇人之永世!

    秋明月!

    那一瞬,他的脑海里唯独有这么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秋明月,本座要杀了你,让你永世不得超生!

    “秋明月!”他张口,声音如破布一般沙哑,带着无尽的杀意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城宗内门。

    夜,血月当空。

    一人走在路上,突然看到前面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喂,你挡住我的路了,让开一些!”

    他说完,前面的人突然缓缓地转过了身体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瞪大、再瞪大,瞳孔深处散发出一丝恐惧!

    只见那人根本没有脸,而只有一股黑烟!

    “救命!”

    他只发出短促的一声尖叫声,就戛然而止了。

    那人的手直接穿破了他的胸膛,散发着黑气,迅速将他身体里的灵力吸干了。

    “秋……明……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禾洗了一个澡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已经好几天没这么轻松过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在她身边躺下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眉头微微皱起:“你有闻到什么味道吗?”

    青禾吸了吸鼻子,然后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闻错了?

    或许是错觉吧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门被暴力推开了!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都猛地坐了起来,两人看向门口处,就见何晏匆匆忙忙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的裤子都没穿,就披着一件外袍,清秀的脸上满是焦急。

    “明月、青禾,你们快走,离开青城宗,什么都不要问了!”何晏急切道,还不时看向后面看去,仿佛那有什么东西在追一般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秋明月向来不喜欢这种不明白的事,尤其还是要在不明情况下逃跑……

    何晏道:“明月,你是不是杀了殷长老?”

    秋明月没说,但是那眼神却在说‘你怎么知道’。

    何晏叹了一口气:“那殷老头修炼出阴灵术了,现在正追着要来杀你呢。阴灵体太强大了,别说你了,就是宗主亲自出面,都不是他的对手!恐怕,压上整个青城宗,都未必打得赢他!所以,唯一的办法就是逃!快,这一下总该走了吧!”

    何晏太急了,说着就要推秋明月出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耳朵动了动,听着外面的动静,无数的脚步声靠近。

    “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何晏愣了一下:“他来了?”

    “很多人。我走了,那阴灵迁怒青城宗,你觉得他们会让我走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会?阴灵本来就是邪术!青城宗的宗规有一条,就是见阴灵,杀!”

    秋明月不由得笑了:“师父,你太天真了,那是在没涉及自己生死的情况下。他们现在的想法,肯定是杀了我来平息阴灵的怒气。”

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“秋明月,快出来!你知道你惹出多大的祸了吗?”

    “居然弄出一个阴灵来,整个青城宗都要被你害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事,你自己承担,快出来,跟我们去见阴灵!”

    何晏愣了一下,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说中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悲凉,但那复杂的情绪只是一瞬,他很快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你和青禾就呆在这里,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,外面的事我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何晏说着就推门出去了,出去后还在门上加了一层禁制。

    青禾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走到秋明月的身边,抓住了她的手:“没想到啊,咱们师父还有这么爷们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心绪复杂。

    说是师父,其实相识不久,也没多少感情,但是危难时刻,何晏却挡在她的前面……情谊便是在这个时候显现出来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突然变了,她觉得有些不对劲,头发昏,不由得看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月,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。”青禾含笑道。

    青禾的脸越来越模糊。

    她擅长用毒,但是对青禾根本没有防备,所以……秋明月终于意识到青禾要做什么了!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秋明月急切地喊着,但是却发现不出声音,眼前彻底黑了,倒了下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