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九章 断肠散……呵呵呵
    :

    黑魔的手指会刺破秋明月的喉咙,她的血管会被刺破,鲜血喷涌出来……

    殷长老和胖子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。

    青禾的眼睛猛地瞪大了,几乎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:“不要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的是,秋明月鲜血喷涌的样子没有出现,而黑魔的铁手指,居然断了!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黑魔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,他刚刚碰触到的是这女人的灵力罩,这灵力罩的坚硬程度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!

    他的力量很大,然后就反弹回来,作用在自己的手上,然后断了!

    这女人看起来根本么什么修为啊!怎么会这么强?!

    黑魔不相信,另一只手朝着秋明月袭去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秋明月出手了,直接抓住了黑魔的手指,用力……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黑魔的另一根手指直接掉下来了!

    而那折断自己手指的女人,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!

    秋明月伸出脚,直接一脚踹在那瘦子的肚子上,那瘦子的身体就飞了出去,刚好摔在殷长老的脚上!

    殷长老和那胖子的表情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!

    “主人,看我的!”那胖子说着,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足足有三四百斤,就像一座小山一样,每走一步,地就摇一下!

    他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,伸出手,那拳头足足有秋明月一个脑袋大!

    “我这拳头足足有一万斤,你能挡住黑魔的手指,但是肯定挡不住我的拳头!我这拳头下去,会把你的脑袋打扁的!”

    胖子说着,就朝着秋明月的脸砸去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风很快。

    胖子想到这女人的厉害,所以这一次完全是用尽全力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秋明月却躲开了,胖子的手直接砸进了山洞里,半只手没入进去了!

    “我的手!”

    胖子大叫着,想要将自己的手扯出来,但是刚刚他的力道太大了,所以半天都没有扯出来!

    秋明月直接走到了他的身后,一脚朝着胖子的背后踹去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的身形对比那胖子,差距特别大,看起来,她那一脚,完全不具备杀伤力,但是,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——

    只见那胖子的半个身体都陷入了墙上!

    秋明月看向殷长老,嘴角扯出一个阴冷的笑:“现在,该轮到你了!”

    殷长老从震惊里回神。

    他完全没想到,这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实力!

    林长风之死,他本来以为是这贱人好运!

    拿到考核第一,他以为是巧合!

    现在,他才明白原因所在,这女人是实力强!

    不过,这女人的厉害也只是针对林长风和黑魔之辈的,她真以为能赢得了自己吗?

    还是说她赢得太多了,所以现在有些膨胀了呢?

    自己可是玄神境六阶,即将进阶七阶的高手了,而这女人……就算再厉害,也不可能超过自己的!

    殷长老阴笑道:“秋明月,本长老出手,你只会死的更惨!”

    秋明月毫无畏惧:“那就看谁更惨吧!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身周都开始泛起了强大的灵力。

    两人身周的灵力开始涨了起来,朝着四周扩散开来,然后碰撞在一起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殷长老感觉到自己的灵力步步紧逼,轻松地侵入了她的灵力罩,然后钻入她的身体里,侵袭着她的筋骨,让她爆体而亡!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灵力侵入她的身体……

    殷长老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只要再过十下,这女人的身体就会爆裂了!

    殷长老的眼睛发红,开始默数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、九、八……三、二、一……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炸裂!

    但是,他预想的爆炸声迟迟没有响起。

    他仔细一看,就发现秋明月的脸上没有丝毫痛苦,反而面色红润,而且,更惊人的是,她身上的灵力似乎增强了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!

    “还有灵力吗?再来啊。”秋明月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吸灵术!居然是吸灵术!”殷长老突然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刚刚,他以为是攻击的灵力,实际上全被这个贱人吸收了,转换成了她的灵力,便宜了他!

    殷长老慌乱间,连忙收了灵力,而此时,秋明月的灵力便趁虚而入,钻入了殷长老的身体!

    外来的灵力越来越多,会爆体而亡的!

    殷长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慌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了我!你要是杀了我,这女人也会死的!”殷长老指着青禾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神色一冷,收回了手,盯着殷长老:“你对青禾做了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断肠散!她吃了断肠散,只有我身上有解药!”殷长老突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抓住了秋明月的软肋。

    一个人强不可怕,只要有软肋!

    “断肠散,你来之前我就已经下了,一个时辰内,这药就会发作了。她会从肠子开始腐烂,五脏六腑变成了血水,散发着恶臭味……她会百般痛苦而死,披着一张美人皮,里面全腐烂了!她会把自己的肠子吐出来………啧啧,那画面,还真残忍呢。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,你忍心看着你的好友就这么死去吗?你要解药也可以。这样,你跪下来,朝着本长老磕三个头,再用刀把自己的脸划花了。把自己的灵力全部给本长老,然后自毁丹田。再在脖子上戴一个项圈,就做本长老身边的一条狗吧。本长老要是心情好,就赏你两根骨头……”

    殷长老越说越兴奋,眼睛里闪耀着亮光:“快!按照本长老说的做,否则本长老就不给解药了!”

    秋明月拿出了一把匕首,举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呵呵,屈服了吧!

    没想到这两人的感情这么深呢。

    快,快往脸上划去啊!

    殷长老眼里的兴奋,变成了疯狂。

    噗呲!

    殷长老眼睛的笑突然凝固了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看向自己的肚子,只见他以为要划在秋明月脸上的匕首,居然刺进了自己的肚子!

    秋明月抽出了匕首,再次刺了进去!

    一下一下,她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殷长老捂住了自己的肚子,朝着地上倒了下去,瞳孔涣散,没了光彩。

    “断肠散而已,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毒呢。我这兜里,任何一颗丹药都能解你所谓的毒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