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七章 师父是美少年?!
    :

    对的,是倒数,肯定是这样的!

    众人盯着裁判,都希望他重新宣布结果!

    “没有错,第一名确实是秋明月和青禾,她们的战果是两颗八阶魔核,三颗六阶魔核,三颗三阶魔核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惊雷。

    居然没有错!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何晏底下的两个废物,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事?

    “肯定弄错了,裁判,我要你再查一遍,是不是哪里弄错了!”殷长老厉声道。

    何晏几乎快笑疯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跟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殷长老气急败坏的样子,何晏只觉得自己开心地要飘起来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自己哪里捡来的两个宝呀。

    “再检查几遍,也是一样的结果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挣扎了,还是乖乖接受这个结果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大把年纪了,闹成这样就难看了。”

    何晏尽情地嘲讽着,殷长老眼睛里满是阴狠。

    他真恨不得直接杀了眼前这个碍眼的东西!

    “第二名是……”

    裁判继续宣布着结果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名都是殷长老手下的。

    但是,此时已经没有人关注第二、第三、第四是谁了。

    何长老手下的两个女人,居然逆袭殷长老的弟子,拿了第一!

    这两人,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!

    众人在震惊中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这件事,在青城宗迅速传开,秋明月和青禾这两个名字,变得众人皆知!

    狠狠挫败了殷老头,还有那些看不起他的家伙,何晏简直爽透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两个丫头回到竹园之中,给她们做了一顿丰盛的好吃的!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一桌子黑漆漆的食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青禾象征性地吃了两口,就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何晏还沉浸在自得之中,开心得喝着小酒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俩丫头,今天还真给我长脸了。我这脑袋上背着的‘万年倒数第一’的名头终于除去了!以后出去,都可以拿鼻孔看人了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师父,你还记得过,我们拿了第一,你答应我们一个条件吗?”

    何晏这才想起来,突然觉得自己答应的有点危险。

    那时,他是认定了这两丫头根本不可能拿第一,随便就答应了,但是现在想起来,根本就是把自己卖了啊!

    何晏看着秋明月那张明艳的小脸突然靠近,不由得后退了一步,连忙拢紧了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师父的身体是要留给你们的师娘的,你这小丫头可不能有什么想法!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额头上不由得冒出了三根黑线,谁对一个老头儿有兴趣啊?

    “师父,把你的胡子剃了,给我们看看你的真面目呗。”

    青禾对这也十分好奇:“是啊,让我们看看你有多丑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答应过的,不能反悔。就算你长得很丑,我们也不会表现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何晏被这两个丫头气得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“你们师父一点也不丑,英俊的很!”

    何晏说着,就气呼呼地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都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说着老头到底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七八十吧,能做长老的,应该都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比那殷王八还老?”

    “嗯,估计满脸皱纹。”

    “留着那么长的胡子,说不定脸上长着疤呢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凑在一起,说着,越说越起劲。

    突然,两个人的声音戛然而止,盯着一个地方,嘴巴都不禁张大了。

    来人的黑发用一根绳子束着,露出一张极为清秀的脸,秀气的小脸蛋,大大的眼眸,五官精致,看起来十分年轻,完全是少年的模样,还带着一丝少年气。

    这人是生得好看,但是也并非让人惊艳得说不出话的地步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地方在于,他身上穿着的那件黑扑扑的袍子,正是何晏穿的!

    “师……师父?!”青禾都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为师生得风流倜傥、魁梧潇洒吧,你们两个小丫头,居然还敢诋毁为师!”

    完全是何晏的声音!

    这一下,确信无疑了!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邋遢的糙汉子下面藏着的居然是一个清秀的美少年!

    这反差也太大了!

    同时,秋明月也隐约知道他为什么要留胡子了。这么一副样貌出去,根本一点长老的威严都没有啊,说不定还被人当小弟使唤,那就太跌份子了!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不。”

    何晏乌黑的眼眸不由得瞪圆了:“你居然说为师长得不好看?”

    “不魁梧,很美。”

    何晏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最讨厌别人用这个词形容自己了,脱下了鞋子,拿着鞋子就朝着秋明月抽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跑,他就跟在身后追。

    青禾则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。

    秋明月拿着魔核,便开始闭关修炼了。

    青禾分到了一半的魔核,却没有修炼。魔核的灵力太强,她修为太低,根本就用不上。

    她本来不想要的,但是明月却执意给她……

    她只能暂且收着了。

    青禾的右眼又狂跳了起来。青禾的眉头不有的皱起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青禾总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那种不安越来越浓,青禾心烦意乱——她有种感觉,自己似乎时日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来得毫无预兆,但是又那般真切。

    青禾很不安,她不想死……她有朋友,还有师父。

    好吧,比起前者,后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青禾在秋明月的房间外徘徊着,脸上充满惶恐。

    “明月,我很想见你一面,总觉得再不见你,就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在修炼,我不能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,我要是出了什么事……别忘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成亲的时候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,你说得男人,我一直没有看到……我真的很想看看他,究竟是怎样的男人,才能配上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想,等你生了孩子,能不能认我做干娘……但是,我总觉得我等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青禾说着,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。她想要擦,眼泪却越擦越多。

    青禾呆呆坐了一天,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当青禾走出的院子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,她还未转身,就觉得脑袋上一阵剧痛,便没了意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