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五章 居然活着?!
    :

    林长风的脸色惨白,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!

    似乎有什么东西逃脱了他的掌控!

    突然,林长风的面前出现了两个人,居然是秋明月和青禾!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她们俩怎么没死?!

    天火兽那么强,这两人居然逃脱了,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啊!

    但是,现实就摆在他的面前,他根本没办法欺骗自己啊!

    林长风已经震惊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长风师兄,喜不喜欢我们送你的礼物啊?”秋明月笑眯眯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,为什么不死?!”林长风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死的机会,当然要让给你啊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林长风眼睛里闪耀着阴狠的光芒,那张清秀的俊脸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杀了你!”

    林长风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突然,他觉得背后一股浓烈的杀意……

    林长风回头,就看到浑身冒着火的天火兽朝着他扑了过来!

    林长风想要躲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火迅速烧到了他的身上,衣服瞬间变成了一堆灰,身上的肉迅速烧熟了,散发出诡异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啊,救命!”

    林长风大叫了起来,疯狂地在地上打着滚,但是根本没有人来救他。

    林长风看着远处站着的秋明月和青禾,朝着他们爬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他伸出手:“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只是冷冷地看着,眼睛里没有丝毫怜悯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再没用一点、愚蠢一点,这就是她的下场。

    林长风,根本是自作自受!

    天火兽直接扑到了林长风的身上,张开嘴,就将他吞了下去!

    他的叫声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天火兽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嗝,看向了秋明月和青禾。

    青禾对上那双冷厉的眼睛,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天火兽朝着她们靠近。

    青禾的身体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看着天火兽吞下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还是高手,只觉得心惊胆战,生怕成为她腹中的食物。

    秋明月冰冷的眼眸盯着它。

    天火兽身上的火焰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山洞里的热度也褪去了一些。

    扑通。

    天火兽突然朝着秋明月跪了下去,脑袋搁在地上,完全是一副臣服的姿态。

    青禾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了、嘴巴也瞪大了。

    天火兽吃了林长风,却臣服于明月……

    四个林长风都打不过的九阶天火兽,臣服于明月,只能说明月远远比四个林长风还要强大!

    她看着她,只觉得她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同时,她又隐隐觉得自豪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朋友啊。

    青禾并没有看到,秋明月的身边,其实是站着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那是个俊逸到极点的男人,黑发如墨,五官硬朗,棱角分明,深邃的眼眸里如含着星光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他将手放在秋明月的肩膀上,半搂着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天火兽有些暴戾,但是一旦被驯服,就很效忠于主人。它虽然长得丑了一些,但是收着还是有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收了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你送我的东西,我当然喜欢。”

    萧默寒愣了一下,不由得笑了,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青禾看着明月对着空气说话,不由得走到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明月,你在跟谁说话啊?”

    “我男人。”秋明月没有丝毫避讳。

    男人?

    这里根本没有第三个人啊。

    明月时常提及自己的丈夫,但是她却从来没见过本尊,此时,明月居然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了,不会是思念成疾了吧?

    那里根本没有什么人啊!

    明月要是发现自己在幻想,会不会很难过啊?

    青禾的心里闪过好几个念头,然后就对着明月身周的空气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明月的好姐妹,青禾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说过,她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她听着两人扭头不对马嘴的对话,简直无语至极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人都是为她好,一个是她的爱人,一个是她的朋友……她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密林外。

    历练的弟子陆续出来了,带着自己的成果。

    “我们队伍拿了三颗三阶天火兽的魔核。”

    “成绩不错啊,你们说,这是谁会拿第一啊?”

    “殷长老手下人才辈出,这次肯定又是殷长老手下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,虽然这次长风师兄善心大发和那些废物在一起,但是其他弟子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赌是殷长老手下的。”

    殷长老听着那些议论声,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到邋遢的何晏,想着那赌约,不免有些得意,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何师弟,这几日有没有练习一下扫厕所啊?”殷长老道,“本长老有些洁癖,所以对这厕所的要求也高。要干净,还不能有味道,进了厕所,就要跟进卧室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殷长老这是笃定林长风会杀了明月和青禾了?!

    虽然,他也觉得明月何青禾活着的可能性更小,但是,他心里还是有一线希望的。

    那两个丫头古灵精怪的,真希望她们的命也硬一些。

    “师兄对扫厕所这么了解,莫非是这两日研究了一下?”何晏怼了回去。

    殷长老的脸色迅速难看了起来,这废物师弟居然敢何他顶嘴!

    “何晏,你别嘴硬,很快,结果就要出来了!你身为长老,别做出毁约那样的赖皮事,免得传出去丢人!”

    “我是绝对不会毁约的,倒是师兄你,可别为老不尊的,把说话当放屁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殷长老气得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嘴巴厉害有什么用?

    他和何晏在这里争这输赢有什么用?

    他只需要静静地等着,等到长风出来,说明秋明月和青禾的死讯,何晏就得乖乖地去扫厕所,变成整个青城宗的笑话!

    事实会狠狠打何晏的脸!

    “你们看,那支废物队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是秋明月和青禾,怎么只有她们两个人啊?她们还挺狼狈的,不会是被吓到了,所以提前退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猜她们拿到几颗魔核啊?我猜一颗都没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?!

    她们居然还活着出来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殷长老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,不由得转头看去……

    两抹熟悉的身影跃入了他的眼帘。

    居然真的是她们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