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章 杀了沈星逆
    :

    青禾坐在床上,眼眶发红,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,痴痴地看着门口。

    这么久了,明月去了哪里?

    明月会不会觉得自己太懦弱了,对自己彻底失望了?

    青禾的心里充满了不安,不停地朝着门口看着,希望明月笑嘻嘻地出现……

    但是,许久过去,那门都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吱呀。

    门突然推开了。

    青禾看着进来的人时,不禁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是明月,没错。

    她没有不要自己!

    青禾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,沈星逆的威胁都显得微不足道起来。

    青禾一下便跳下了床,赤着脚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,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明月,对不起,我不该瞒你的,你别生我的气了,我难过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突然伸出手指,放在自己的唇上,‘嘘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青禾以为她生气了,更急了:“明月,是沈星逆,沈星逆威胁我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青禾,我已经知道了,刚刚,沈星逆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青禾突然慌了:“沈星逆对你说了什么?明月,我……我和姓冷的,确实有一段过去,但是,我是被迫的!我不是自愿的,我没那么贱!”

    “明月,你会不会讨厌我?不要讨厌我……我只有你了,明月,我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青禾说着,就哭了起来,脸上满是惊恐和无助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她抱进了怀里,轻声安抚道:“傻姑娘,错的是他们,该死的是他们。你没有错。我恨自己没有早点杀了那冷公子,没有早点打沈星逆一顿……青禾,你永远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话带着奇异的安抚作用。

    青禾突然平静下来了,眼神变得格外坚定。

    只要明月不会不要她,她就没什么惧怕的了。

    沈星逆,你真的以为那水晶球能威胁到自己吗?

    不过是胜败名裂、被人指指点点罢了,她更大的苦都受过。

    秋明月掏出一个水晶球,递给了青禾。

    青禾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秋明月微微一笑:“傻姑娘,我怎么会让那个渣男伤害你呢?”

    青禾的眼眶又忍不住红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做好被人指指点点的准备了,但是明月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,这种被人护着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“今晚,议事厅,你将这件事好好澄清了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青禾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,也笑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议事厅。

    内门有名望的人聚集在这里。

    殷小寻站在殷长老的身边,眼睛里闪耀着亮光。

    “爹,星逆哥哥是无辜的,那女人是故意的,暗恋星逆哥哥不曾,就编出那些话来。”

    “爹,我就说星逆哥哥不是那样的人嘛。星逆哥哥可是你的得意弟子,您怎么能因为一个陌生女人的话就怀疑他呢?”

    “星逆哥哥和那个女人谈过了,那女人知道自己的错误,所以今晚要当着大家的面,将这件事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殷长老的表情也稍微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婚礼那一天,他的面子快被跌光了!

    对沈星逆也特别失望!

    不过,这后续的处理,他还是很满意的。

    只要让那女人亲口澄清,那他和小寻的面子就找回来了!

    他就说,自己的眼光绝对不会错的!

    殷长老也不由得露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“爹,那贱女人来了。”殷小寻低声道。

    青禾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一个人,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位是青禾姑娘,就是前几日说星逆哥哥欠她东西的女人,这件事有些误会,她要向大家解释一下这件事。”殷小寻对众人道。

    青禾走到了众人的中间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白衣,表情清冷,扫过众人,脸上没有丝毫瑟缩。

    “对于前天晚上发生的事,我首先要说声对不起,那些话并不是完全准确的……”

    殷小寻脸上的笑更浓了,一切,都按照她想的进行呢。

    她不禁寻找自己的星逆哥哥,却只看到他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。

    “沈星逆欠我的不止那么多,是两瓶上品丹药,三颗九品丹药,六百个鸡蛋,五十只鸡……本来我是不想算那么细的,但是你昨天却威胁我,要我当着大家的面解释,我是因为暗恋不成,才胡说八道的。我要是不按你说的,你就会把我和我的朋友赶出青城宗。我想了整整一天,把这笔债又算得清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殷小寻的表情变了,变得越来越难看,到后面几户惨白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星逆哥哥说的明明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殷长老的脸上也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他叫了这么多人来,可不是看他殷家的笑话的!

    “星逆哥哥,不是这样的,是她胡说八道对不对?”殷小寻突然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刚垂着脑袋的沈星逆,此时突然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殷小寻满怀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星逆哥哥,快否认啊!

    快否认,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你绝对不是这样的人!

    沈星逆面无表情道:“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沈星逆的话一出,殷小寻一下站不稳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殷长老的火气已经冒上了头顶!

    他直接冲到了沈星逆的面前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沈星逆的脸上!

    “沈星逆,是本长老错看了你!本长老宣布,你不再是本长老的徒弟,小寻和你的婚约也就此解除!”

    殷长老说完,拉着殷小寻的手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沈星逆狠狠地摔在地上,那一刻,他其实已经回神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听到了殷长老的话。

    逐出师门,解除婚约,他的丹田也毁了,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没了!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沈星逆的手在地上疯狂地抓着,指甲翻开,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看向了一个方向,站在那里的正是秋明月!

    都是她!

    都是这个女人让他变成了这样!

    沈星逆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,朝着秋明月爬了过去,眼睛发红,像是恨不得啃食她的血肉!

    秋明月站着没动,看透了他眼睛里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都是自找的,忘恩负义、恩将仇报,这就是报应。”秋明月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沈星逆突然睁大了眼睛,瞳孔逐渐扩散,再也爬不动了。

    一柄剑刺入了他的后背,拿着剑的正是青禾。

    杀了他,他就不会给明月惹麻烦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