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八章 明月出手
    :

    青禾的声音有些颤抖:“你为什么会有这个?!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下贱跟着姓冷的时候,就有人把这东西拿到我这里来威胁我了!”沈星逆道,“真是可笑,你犯贱和我有什么关系,竟然还威胁我要法宝,我就杀了他了!”

    那画面,沈星逆放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青禾受不住折磨,身体紧紧地缩成一团,眼神空洞。

    “你要怎样,我都答应你……只要你把这东西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沈星逆的表情好看了一些,只是看向青禾的表情依旧冰冷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很可怜,但是都是她自找的!

    是她先不顾旧日情谊的,否则自己也不会将水晶球拿出来!

    青禾越痛苦,沈星逆觉得越开心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最好不要再耍什么手段,否则……”沈星逆大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青禾姑娘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叫了好几遍,青禾依旧坐在那里发呆。

    青禾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明明,昨晚还因为打脸渣男而欣喜,今天就像变了一个人,脸黑得都快滴出水了。

    青禾木楞地坐在那里,挑了两口饭,又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青禾,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秋明月捏着她尖细的下巴,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青禾愣了一下,然后摇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指着桌子上掉落的白米饭:“这是没事?”

    “明月,我的胃口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青禾,是有什么话不能告诉我吗?还是你没有拿我当朋友?”

    秋明月这话就说得有些重了。

    青禾对上她乌黑严肃的眼眸,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明月,不是的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么?”

    青禾咬着唇,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正因为明月是她最好的朋友,她才格外在意她的想法,要是明月看到自己那么肮脏的过去,会不会讨厌自己?

    青禾太害怕失去这个朋友了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更坚定了,绝对不能让沈星逆将那些画面公布出去!

    “是沈星逆的事吗?”秋明月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青禾的眼珠顿了一下,然后摇头:“明月,别再问了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却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她直接放下了碗筷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青禾盯着她的背影,心里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明月这是生气了吗?

    明月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明月可能会因为这件事和自己疏离,青禾便闷闷的有些难受。那种感觉比沈星逆的无视和轻蔑,更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青禾捂着心口,慢慢地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殷长老府。

    沈星逆悄悄地潜入。

    “小寻……”沈星逆在门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没有人答应。

    沈星逆直接推开窗户,从窗户处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殷小寻背对着他站着。

    沈星逆绕到了她的面前,殷小寻再次转身,背向她。

    沈星逆直接将她搂进了怀里:“小寻,你听我解释,你这样,是不信任我了吗?”

    殷小寻满脸地不开心,但是也没有躲。

    “那青禾都是胡说八道的,她和我确实是同乡,之前一直暗恋我。在乡里的时候,她就向我表白,我拒绝了,后来她一直不死心,甚至追到了青城宗来。这一次,她看到我成亲,就慌了,所以才说出那些话,想要阻止我成亲。这女人实在太恶毒了,居然想破坏我的亲事!”沈星逆说得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殷小寻渐渐信了。

    她从小顺风顺水,爹宠着,想要什么东西,立刻有人捧到自己的面前。她要嫁的男人,当然也是顶好的。

    昨夜之前,她一直是这样觉得的。

    但是,昨夜之后……

    那个她向来都不会多看一眼的女人,居然说自己的新婚丈夫欠他鸡鸭什么的!

    殷小寻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侮辱!

    此时,沈星逆一解释,殷小寻就有些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小寻,你宁愿相信一个陌生女人,也不愿意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沈星逆这句话一出,殷小寻彻底相信他了。

    “星逆哥哥,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沈星逆悄悄松了一口气,将殷小寻抱进了怀里:“小寻,我去找那女人谈过了,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,劝她放弃了那恶毒的想法,她哭着说她知道错了。你挑个时间,她会当着整个青城宗的面,说出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殷小寻的眼睛里闪过一道杀意:“这样的女人,就该直接杀了,星逆哥哥,你还跟她讲道理!”

    “把她杀了,那我岂不是变成了杀人灭口。就算要杀她,也得她先说出真相。”沈星逆道,眼睛里杀机一闪。他确实是打算杀了青禾的,等青禾按照他的话澄清后,他就让她再也开不了口!

    “星逆哥哥,不如就在今日吧,晚上,地点定在议事厅,我让爹安排一下,叫一些重要人物来,让那贱人当着那些人的面澄清吧!”

    沈星逆点了点头,温柔道:“小寻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温存腻歪了一会儿,沈星逆才离去。

    沈星逆走出殷长老府,就朝着青禾的宿舍走去,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她。

    沈星逆刚靠近,还没到宿舍门口,就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沈星逆看着眼前的人,穿着白色的衣裙,面容娇艳,气质清冷,他有些印象,似乎是青禾的那个好友。

    青禾的好友能是什么好东西?

    而且,修为看起来也奇差。

    简直可以用‘废物’两个词形容。

    “沈星逆,你对青禾做了什么?”秋明月都不想多看他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青禾在本公子的婚宴捣乱,毁了本公子的婚礼。她做那些都是因为暗恋本公子,出于嫉妒。本公子晓之以理,她终于悔悟了,并且悔不当初。本公子让她澄清一下那些都是她胡说八道的,就原谅她。”沈星逆义正严辞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秋明月知道真相,还真会被他骗到。

    沈星逆这人长着一副君子的模样,岂止这幅皮囊下丑陋至极。

    秋明月突然大笑了起来,只是那笑声里充满了嘲讽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笑话,沈星逆,你威胁了青禾!”

    沈星逆微微诧异,没想到这女人居然猜到了。

    沈星逆也懒得和她装了:“对,我有青禾和那冷公子做那事的录像!青禾不按我说的做,我就公布出去。”

    沈星逆直接说,便是打定眼前的女人也根本不能奈何他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