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六章 缠着你呀
    :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青禾突然收到一封书信,信没有落款,但是那字迹十分熟悉,一看就是沈星逆写的。

    沈星逆约她见面,写了时间和地点。

    青禾以前有多喜欢沈星逆,现在就有多讨厌他,直接用将信烧了。

    至于沈星逆会不会等她,等她多久,这都不再她的考虑范围。

    青禾这边没反应,沈星逆那边便急了。

    青禾走在路上,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青禾刚看清面前人的面貌……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沈星逆直接一巴掌打在青禾的脸上!

    沈星逆的力气极大,青禾的脸迅速肿了起来,一下被他打懵了,愣愣地看着沈星逆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别缠着我,放过我行吗?”沈星逆暴躁道,“我没想到你这么贱,我都说过我不喜欢你了,你这样缠着我不放有意思么?”

    青禾回神,眼眶不自觉地红了,她觉得很可笑:“沈星逆,我哪里缠着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昨天是不是见过小寻了?和她说了不该说的话?!她昨晚哭了一晚上!”沈星逆冷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殷小寻自己找上门来的,我可没主动找过她,沈星逆,你别自作多情了!”

    “自作多情?青禾,你是在骗自己,还是在骗我呢?看在以前相识的份上,我再饶你一次,要是这样的情况再发生……”沈星逆眼睛里闪过一道杀意,狠狠道,“我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沈星逆用力一推,将青禾推在墙上,便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青禾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疼,脸也是火辣辣的疼,整个人都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真是疯了!

    自己怎么会认识沈星逆这样的畜生!

    要是之前,她还可以当作过去什么没发生过,让沈星逆和殷小寻这对狗男女内部消化,但是现在,她忍不下这口气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报仇?”秋明月看着怒发冲冠,如小豹子一般的青禾,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比之前逆来顺受的青禾,秋明月其实更喜欢现在的青禾。

    有仇必报,而不是因为实力上的差距,就轻易屈服。

    “对,沈星逆太恶心了,我没法见到他好过。”青禾气呼呼道。

    如果像沈星逆这样的白眼狼都能过得好的话,那这世界简直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听到一个消息,沈星逆和殷小寻的婚约,定在两日后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青禾没有再说话,而是露出沉思的表情,渐渐的,她的眼神有了目标,像是已经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内门,殷长老院。

    红绸满天,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内门稍有地位的人都参加了这场婚礼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没有收到请帖,但是她们也混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们的师父喜欢养花养草,秋明月和青禾哄了两天,就把他老人家哄好了,带着她们来参加婚礼了。

    她们的师父姓何,名晏,邋邋遢遢的,穿着灰扑扑的衣裳,脸上的胡子也没有刮,根本看不清脸。秋明月也不知道她这便宜师父究竟长什么模样,只是看着那懒懒散散的模样想,该是个不讲究的老头。

    他一进来,其余人都离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何晏也不在意,而是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“明月,青禾,你们也坐。”

    别人家的弟子,都恭恭敬敬地站在师父的身后,偏偏何长老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也与众不同,何晏一叫,两人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真没教养!小一辈的弟子也坐着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“师父是这样,教出的弟子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难怪他几年也收不到弟子,稍微有点人脉的都不会分配到他的手下。即使有些分了,但是坚决不从,青城宗是个民主的地方,尊重弟子的意见,也会给他们重新分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女弟子跟着他整天养花养草,过不了多久,肯定全废了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人窃窃私语道。

    何长老像是没听到一般,但是却故意将自己的椅子拉得离那些人近一些,屁股朝着他们……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股恶臭朝着那些人散发开来,那些人迅速跑了。

    等那些人跑了之后,何晏面无表情地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明月,青禾,那里有点挤吧,快坐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何晏指着刚刚空出来的位置道。

    青禾想着那里的空气刚刚被师父污染了,有点不想过去。秋明月却拉着她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屁,师父捏碎了一颗丹药。”秋明月低声道,她瞧着呢。

    这师父一把年纪了,还挺顽皮的。

    青禾这才毫无芥蒂地坐下。

    秋明月说完,何晏就回头看了她一眼,有些意外。不过,他很快就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星逆和小寻确实是郎才女貌啊,星逆天赋好,也很努力,小寻就更不用说了,殷长老的女儿,怎么可能差呢?”

    “星逆确实是个好孩子,踏实、善良,很好的小伙子,小寻嫁给他,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师兄和殷师姐的孩子肯定也很出色。”

    众人低声议论道。

    踏实、善良?

    青禾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无耻的渣男还踏实、善良?

    宾客陆续到了,新郎和新娘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沈星逆穿着一身红衣,分外俊朗、意气风发,脸上挂着笑,可谓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他即将娶了殷长老的女儿,成了殷长老的女婿,从明日起,有些长老见了他也要带上几分恭敬,更别提昔日的同门师兄弟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星逆不禁抬头,表情更加得意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啊!”

    “恭喜星逆,恭喜殷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叫什么殷小姐,该叫沈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师兄,恭喜啊。”

    那些恭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沈星逆有些飘飘然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早已忘记了过去,更忘了那个精心照料他、甚至把家族的功法给他的那个姑娘了。

    当然,青禾会帮他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沈哥哥,恭喜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沈星逆不禁打了一个寒战,一转头就看到一张意想不到的脸。

    青禾!

    沈星逆惊了:“你怎么为什么会在这里?!”

    青禾露出一个恶趣味的笑:“沈哥哥,你不是一直说我缠着你吗?我就缠着你,满足你的想法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