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五章 殷小寻
    :

    那人话音落,其余人便用看疯子一般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圣祖怎么可能讨好一个女人?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!

    就算要讨好一个女人,那也得是这大陆之主,世上最独一无二的女人!

    “这可能只是表象呢,比如这花朵其实是有毒的,会让这女人五脏六腑腐烂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下一刻,这些花朵会化成利刃,刺进这女人的身体!”

    “圣祖的手段很狠呢,这女人肯定没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静静地等着……

    等了许久,那些花朵终于发生了变化……

    只是变换的结果,再次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不是银针、不是利刃,而是一些毛茸茸的小东西,像是小玩具。

    那女人伸手去抓,那些小东西就从她的掌心溜走了……

    “看起来好好玩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她笑得好开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,你刚刚那个‘讨好说’,像是有些道理?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,你那个结论实在太惊悚了。”

    等秋明月安然无恙离去,并没有受到什么惩罚时,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个惊悚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……到底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以前从来没有在内门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要记住她的脸,这女人,千万不能招惹。”

    再说秋明月,秋明月本来很不开心,但是被男人一哄,便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萧默寒有些闷,还有些笨,但是却永远能让她感觉到她的好,那笨拙的讨好方式,也充满了温情。

    秋明月高高兴兴回去。

    在宿舍门口的时候,她隐约听到哭声,当推门进去的时候,就看到青禾坐在那里,像是心情不太好,但是表情正常,那哭声,像是幻觉一般。

    秋明月凑到了青禾的面前,盯着她看着。青禾伸出手,用手指戳着她的额头,让她的脸离自己远一些。

    秋明月摸了一把青禾的脸:“哭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听到哭声。”

    “错觉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没问出问题,但是,她总觉得青禾像是有心事,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很快,秋明月和青禾的师父分配出来了,是内门的一位长老,排名十几开外的那种,而且喜好养花养草,秋明月和青禾拜见后,那师父就让她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在意,她本来就不是为了修炼而来的,青禾心里有心事,也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两人从师父的殿中出来的时候,身后突然有一声骄纵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秋明月回头,就看到众人簇拥着一个少女而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面容普通,但是一身华服,身上都是神器,一看便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本小姐怎么不行礼?”那少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看到啊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现在看到了,快行礼,叫殷师姐,刚刚太无礼了,现在得跪着行礼,等本小姐满意了再起来!”

    秋明月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还跪着行礼?

    这不是刻意针对她们吗?

    秋明月拉着青禾的手,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那少女气得眉头都要竖起来了,冲到了秋明月的面前,伸出手,就要去打秋明月的脸!

    只是还没碰到,秋明月就伸出手,抓住了她。

    那少女想要收回手,就发现秋明月的力气特别大,她根本动弹不得!

    “放手,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你脸上又没贴名字,我怎么知道你是谁?”秋明月无语道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总爱让人来猜自己的名字呢?

    那少女差点气晕过去,深吸两口气道:“我叫殷小寻,我爹是殷成天,内门最厉害的长老!”

    殷小寻说完,就满脸得意地看着秋明月。

    这一下知道自己是谁了吧?

    该吓到了吧?

    果然,秋明月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殷小寻终于收回了自己的手,她的手都红了!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依旧淡淡的:“那又如何?殷长老的女儿就有特权了?你要是能打得我跪下,我就心服手服,但是,你根本没这个能力!”

    殷小寻再次气得差点吐血!

    秋明月回头,就看到青禾盯着殷小寻,发愣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就要成亲了。新娘是内门殷长老的女儿,小寻是个很善良的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沈星逆的话。

    殷小寻恨恨地看了秋明月一眼,将她的脸记在心中,决定以后再找机会对付她。她今天的目的是……

    殷小寻居高临下地看着青禾:“你就是青禾吧?以后别再缠着星哥哥了!你看你胳膊全脚全的,干嘛总要装柔弱,来道德绑架星哥哥呢?”

    殷小寻的话音落,青禾的脸色瞬间白了。

    她何时缠着沈星逆了?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做,却先遭到沈星逆的羞辱,现在又遭到殷小寻的羞辱,明明她才是瘦伤害的那个!

    青禾觉得很可笑。

    青禾感觉到明月的目光看着她,不由得挺直了腰板。

    在明月的面前,她不能懦弱。

    明月那么强,自己要是懦弱了,根本不配做明月的朋友!

    青禾盯着殷小寻,没有丝毫胆怯:“我何时缠着沈星逆了?我入内门来,和沈星逆只说过一次话,还是他主动来找我的。我来青城宗是来修炼的,你们就别自作多情以为我是来找沈星逆的。你们真觉得沈星逆是万人迷啊?你们这样想的时候,先让沈星逆照照镜子吧!”

    青禾连珠炮似得说了一大串的话,说得殷小寻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青禾一说完,趁着殷小寻发愣,连忙拉着秋明月跑了。

    等跑出一段距离,见殷小寻没有追上来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明月,我貌似为我们惹了一个大麻烦。沈星逆在内门颇有地位,还有这个殷小寻和她爹……”青禾有些愧疚道。

    她又连累明月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觉得害怕,而是笑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姐罩着你!青禾,刚刚那下,你真是酷毙了。我们的人生准则就是——谁惹我们不开心了,我们绝对不能让她们开心!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青禾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秋明月突然凑近:“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们也是有靠山的,那靠山,比殷长老来头大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男人可是这青城宗的圣祖了,以后她在这里,简直可以横着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