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四十四章 渣男
    :

    青禾站在那里愣了许久,方才离去。

    只是走到偏僻的地方,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人,一身白衣,正是沈星逆。

    沈星逆战在那里,像是在等她一般。

    青禾重新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,沈星逆没认出她来,后来想起,所以来等她了吧。

    青禾有些紧张,整了整衣裳,才走过去。

    许多年没见,沈星逆更加俊朗了,修为也高了很多,她和沈星逆,就像两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青禾尽量忽略那种差距。

    “沈……”

    青禾话刚出口,沈星逆就打断了她,盯着她,像是有些不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青禾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你在外门的那些事,我都听说了。青禾,你太让我失望了,那人什么德性,你居然跟着他,做他的……”沈星逆看着青禾,还带着一丝鄙夷。

    青禾愣了一下,脸色有些发白。跟着冷公子那段经历是青禾最黑暗的一段日子,没想到沈星逆轻而易举地说出来了,不仅没有安慰,还充满了鄙夷。

    青禾的心有些发冷:“你说你回来接我的,我就想主动争取一下,想进青城宗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禾,这不是你堕落的理由。”沈星逆的眼睛里充满了失望,“你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单纯可爱的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青禾,我是内门师兄,内门弟子都很敬仰我,如果大家知道我和你自幼相识……这将会成为我的污点,所以,以后见面就当不相识吧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就要成亲了。新娘是内门殷长老的女儿,小寻是个很善良的姑娘,我不想伤害她,所以,过去的那些事就当没发生过吧。”沈星逆冷酷道,“那些许诺,本来就是不成熟时期做出的,算不得数。”

    “这内门我还是有地位的,要将一个内门弟子赶出去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你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你那个朋友,叫秋明月?为她着想。”

    青禾只觉得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疼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疼得快裂开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因为被抛弃和嫌弃还痛苦,而是恨自己瞎了眼,爱上一个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她想哭,但是却一滴泪也没有流出来。

    她直挺挺地站在那里,表情冷了下去:“沈星逆,你也早就不是之前那个护着我的沈哥哥了。你不配。沈哥哥多情多义,可不会因为功利,就忘记旧人。你以后也别叫我的名字了,我觉得恶心。以后,我见到你都会绕道走。至于你和那个什么小寻,我不会祝你们百年好合的,嫁给你这样的人,对于她而言,还真是一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青禾说完就转身离去了,没有丝毫留恋。

    沈星逆本来以为青禾会哭闹,却没想到她居然骂了自己一顿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沈星逆直接甩袖离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最记挂的事就是萧默寒。

    默寒的身体被困在那老头的洞府里,只能分散出一些灵魂来陪她。

    默寒最近一次出现,就是在她和陈长老对峙的时候。

    之后,她就感知不到他的气息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并不喜欢这种若即若离的状态,她要找到完整的男人,和他长厢厮守。

    所以,进入内门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找到默寒。

    “请问,圣祖的洞府在哪里?”秋明月拉住一个少女,问道。

    那少女并非单独一人,她的同伴还有两男一女,都是这青城宗的内门弟子。

    那少女有些诧异:“你要去圣祖的洞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他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吓了一跳:“圣祖的脾气有些暴躁,最讨厌有弟子去打扰他的修炼了。上次有个弟子自作聪明,想要走捷径,就去找了圣祖,结果出来的时候,修为反而倒退了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什么‘用勤奋感动圣祖’啊,我劝你别用这一套,圣祖不吃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还不知道圣祖早已换了人了吗?

    现在的圣祖可不是那脾气暴躁的老头了,而换成她温柔俊朗的夫君了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解释:“这就是我的事了,可以告诉我他的洞府在哪吗?”

    “沿着这条路一直走,你看到一个一线天,进去就是了。但是,圣祖在那里设下结界,你只能到达一线天。一般来说,圣祖不会见你,等圣祖真见你的时候,你就要悲剧了。”

    那少女话音刚落,眼前的人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四个人盯着秋明月离去的方向,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不识好歹啊,芊芊都这样劝她了,她还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人就是莫名自信,总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,路上遇上一个老头要收自己做徒弟,那老头就是绝世高手,不小心掉入一个山洞,就觉得要得到传承了……这女子,估计就是这类话本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想看到她吃瘪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也没什么事,不如我们去看看?”

    那四人对视了一眼,然后点了点头,转身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往前走了半个时辰左右,果然看到了一线天。

    结界,设置在一线天之外。

    秋明月想要闯进去,但是几次都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她逐渐没了耐性。

    想要见自己男人还要遭到各种阻挠,真是气死她了!

    秋明月脾气上来了,一脚狠狠地踹在了结界上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连续几下,秋明月都没有解气,又踹了两下。

    那四个偷看的人,此时都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女人居然敢踹圣祖的结界,找死吧?

    “圣祖估计要被她气出来了,圣祖那个暴脾气,肯定会狠狠教训这个不尊师重道的孽徒的!”

    “这女人找死呢,这一下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像是一双手,灵力幻化的,是要掐死那女人吧?”

    “圣祖已经气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秋明月也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一股浓郁的灵力朝着自己蔓延开来,分散在自己的身周,将自己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那些灵力逐渐凝聚出形状,竟是无数绽放的花朵,颜色从花瓣出分散开来,染成了五颜六色,如真正的花海一般。

    那四人完全看呆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神展开?

    许久,其中一个人忍不住道:“我怎么觉得,圣祖不是要惩罚这女人,而是在讨好她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