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四章 冯初夏自食其果
    :

    冯初夏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,一股冷意从脚底冒了出来,直冲心脏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她是产生幻觉了吗?

    冯初夏揉了揉眼睛,眼前的景象依旧没有变,秋明月手里的正是《拘灵术》!

    本该出现在秋明月房间里《拘灵术》,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?

    冯初夏怎么都想不通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,这已经不是重点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像是诧异,盯着书的封面看了好一会儿,才惊呼道:“冯师姐,《拘灵术》怎么在你这里?你们说要是在谁的房间里搜出这本书,谁就是小偷,那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话有所指。

    冯初夏一下跳了起来:“不是我,我没偷《拘灵术》!”

    “那这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有人陷害我的!”冯初夏猛地看向秋明月,“是你!是你陷害我的!秋明月,你好狠毒的心,故意将书拿出来,然后放到我这里,冤枉我,你真是好狠毒的心!”

    秋明月很无辜:“冯初夏,你先污蔑我偷了这本书,等这本书从你房间里找到,又说是我污蔑你。还真是万事都靠一张嘴啊,证据什么的,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根本没办法反驳,只一遍一遍地重复道:“是你陷害我的!长老,她害我,把她赶出青城宗!快!”

    贺长老威严的脸上有些失望和不耐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外门器重的弟子居然做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冯初夏,够了,证据摆在这里,你还狡辩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本长老刚刚说过,谁偷了藏宝阁的东西,谁就滚出青城宗!”

    冯初夏的脸色刷地白了。

    离开青城宗,她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什么名誉、什么地位,全都没了。她是个被青城宗扫地出门的弟子,无论走在哪里都会被人看不起,回到家中也会被族人鄙夷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样的结果,冯初夏便摇摇欲坠起来。

    成子鱼连忙扶住了她:“长老,初夏这些年一直勤勤恳恳,您就网开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哟,刚刚还义正言辞的样子,现在就网开一面,原来成师兄的公正,只用在我身上啊。”秋明月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住嘴!”成子鱼朝着秋明月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住嘴!”这一声更加威严冷肃,是来自于贺长老的,完全盖过了成子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《拘灵术》找到了,不用再查了,冯初夏,离开青城宗,不再是青城宗的弟子!”贺长老下了最终的定论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身体瘫倒下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冯初夏刚刚有多希望,现在就有多绝望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冯初夏赶出去!”

    贺长老话音落,立即有两个弟子进来,将冯初夏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明月,我没想到冯初夏居然这样胆大妄为,这一次你受委屈了,我代青城宗向你道歉。”贺长老真诚道。

    贺长老在对着其他人和秋明月的时候,完全是两个态度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抿了抿唇:“真相大白就好了,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离开了冯初夏的院子。

    秋明月脸上那正经的表情消失了,脸上露出一丝坏笑,笑得跟狐狸似的。

    青禾看着她那模样,忍不住把心里好奇了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:“明月,那功法秘籍的事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那秘籍,本该是放在你床垫下的吧?”

    青禾压低声音,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脸上的笑更浓了:“当初广场上,我们要离开,冯初夏拦住我的时候,我就知道他们的阴谋了。我没办法离开广场,但是我的灵兽可以离开啊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在拦住秋明月的时候,并没有注意到一只小兽悄悄地从广场里离开了,然后朝着秋明月的房间而去……

    冯初夏和成子鱼千算万算,最终还是算差了一招。他们的计划本来很完美,但是对手却是明月。

    青禾不由得对秋明月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秋明月坦然接受了她对自己的赞美。

    自己是挺聪明的,连自己都佩服自己呢。

    青禾突然戳了戳秋明月。

    秋明月转头,脸上的笑意退去,表情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冯初夏居然去而复还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边,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神秘女子,那女子戴着面纱,眉宇间有一丝傲慢,而且,她身周萦绕着一股浓郁的灵力,修为在秋明月之上。

    冯初夏紧紧地跟在她身边,两人像是很熟稔。

    冯初夏在看向秋明月的时候,眸光冰冷,还带着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冯初夏和那女子越过了秋明月,直接朝着里面走去,挡住了打算离去的贺长老。

    贺长老一见那女子,语气不自觉地柔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今夏姑娘,你怎么有时间来外门了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的眼眸散发着一丝冷意:“我要是不来,我妹妹就要被赶出青城宗了。”

    贺长老的表情有些冷:“今夏姑娘,冯初夏偷了藏宝阁的东西,按照规矩,就得赶出青城宗。”

    冯今夏嗤笑一声:“规矩?你和我讲规矩?在仙灵界,实力就是规矩,在青城宗也不例外。你要是能打赢我,那你就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贺长老露出难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妹妹是青城宗的弟子,你们要是敢欺负我妹妹,就是和我作对。贺长老,你都多大年纪了,还这一点修为,不好好修炼,做这些欺负小女孩的事,还真是出息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外门被你弄得乌烟瘴气的,之后的事我来管理吧,你还是好好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女孩子的闺房,你在这里不好吧。免得污了女孩子的清誉,你还是快点离开吧。”冯今夏的话里一点都不讲情面。

    贺长老脸色十分难看,但是也无可奈何,只能离去。

    冯今夏看着他的背影,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:“没用的废物,修炼了百年,还不如我修炼十年。据说当年还是修炼天才呢,真是个笑话。”

    贺长老还未走远,而且,修士的听力很好,于是,这些话都一字不落地落在他的耳里。

    贺长老的身体一僵,手紧紧地握成拳,像是恨不得转头将冯今夏打一顿,但是最终,他忍住了,转身离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