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三章 你惹得起?
    :

    冯初夏也终于站不住了,冲了上去,和成子鱼一起搜了起来,似乎要将秋明月的房间掘地三尺翻个遍。

    秋明月在椅子上坐着,冷静地看着,似乎这一切和她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最先最不安的青禾,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冷静,和秋明月一般气定神闲了。

    青禾觉得,自己还是太大惊小怪了,不够淡定啊。

    和明月做朋友,首要的特质就是要淡定啊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去了,那四个人都在疯狂地翻着,好好的房子,此时已经一团糟了。

    被子、床垫、衣服,散落一地。首饰、花瓶、茶杯摔了一地。可谓满地狼藉。

    就连贺长老也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贺长老威严一声。

    “长老,《拘灵术》肯定在这里的,秋明月藏得太好了,我们再搜搜!”成子鱼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《拘灵术》就是她拿的?”贺长老冷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成子鱼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废物!

    叫她来看戏就是看这么一出戏吗?

    冯初夏现在已经可以肯定,自己被摆了一道!

    秋明月肯定偷偷做了手脚,然后静静地看着他们白忙活一场。

    刚刚还演得那么真,一副要被吓晕的模样,演技是真好!

    冯初夏看了慌乱的成子鱼一眼,心里虽然不快,有些嫌恶,但是,成子鱼毕竟是自己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长老,这藏宝阁一层是成师兄负责的,成师兄只是太负责任了,急于找到是谁偷走了《拘灵术》,所以才这么紧张失态的。”冯初夏道。

    贺长老的表情才稍微好肯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里已经搜成这样了,可以确定,《拘灵术》不是秋姑娘拿的。继续追查其他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当秋明月的房间里没有搜出《拘灵术》的时候,他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。

    这姑娘确实是个好苗子,要是被赶出青城宗,那确实是宗门的一大损失。

    成子鱼只能忍着遗憾,和冯初夏一起离去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到门口。

    秋明月突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成师兄的想法,成师兄确实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。自己责任范围内的功法丢了,成师兄急成这个样子,我看着也难受。”秋明月真诚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这句话一出,众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成子鱼和冯初夏不约而同地想到,秋明月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青禾则是想,明月是疯了吗?居然心疼成子鱼这个伪君子!

    秋明月并没有在意众人的发愣,继续道:“所以,一定要将《拘灵术》找出来,否则成师兄食难下咽、昼夜男寝、英年早逝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渐渐的,秋明月的话就开始变味了。

    英年早逝……

    这个成语真贴切啊。

    明月真是个文化人。

    青禾不由得想。

    “秋姑娘,你有什么想法?”贺长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观察了一下,发现我们这里有一个人很有嫌疑。她从一开始,就极力将这个嫌疑转移到我的身上,这不是找替罪羊吗?这个人就是……”秋明月顿了一下,看向了冯初夏,“冯初夏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被秋明月点名,脸色猛地变了:“秋明月,你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刚刚笃定是我偷了《拘灵术》,现在却证明我是清白的,冯初夏,你才是真正的血口喷人。要证明我血口喷人,你就让我们去你房间里搜一下啊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冯初夏在外门弟子里地位超然,怎么允许自己的住处被别人搜查?

    于是,她想也不想就道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?冯初夏,你是做贼心虚了吗?成师兄把你当作好朋友,你却这样对他?”秋明月用控诉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青禾也道:“冯师姐,要是成师兄英年早逝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冯初夏,没想到你这么自私,要是其他弟子知道他们心中的仙女这般自私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你一言我一语的,成子鱼听着,都差点以为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脸色青白交加。

    她虽然厌恶别人来搜她的房间,但是秋明月太狡猾了,被她拿到把柄传出去,对自己很不利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的房间里没有《拘灵术》,搜就搜,搜完她就掌握主动权了!

    冯初夏一咬牙便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一行人就朝着冯初夏的房间出发了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院子很大,里面的物品也很奢华,比秋明月的住处高出好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他们直接去了冯初夏的主卧。

    冯初夏推开门,秋明月和青禾就直接冲了进去,走到了冯初夏的床边,将她的被子抖了抖,直接扔在地上,还刻意踩了两脚。

    她那被子可是蚕兽吐出的丝编织成的被子,这宝贝于修炼和驻颜都有很大的好处,居然被秋明月踩了!

    冯初夏气得差点吐血:“秋明月,不准乱动我的东西,你知道这被子是什么材质的吗?你踩坏了赔得起吗?”

    秋明月像受惊的兔子一般,连忙后退了两步,看向贺长老,表情有些无辜。

    “我没搜查过别人的房间,但是我看成师兄刚刚就是这样搜的啊,这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
    秋明月可记仇呢。

    成子鱼扔她的被子,她刚刚没有反击,就等着现在。

    偏偏她还一副无辜单纯的模样,让人无法反击。

    “这是不对的?成师兄,你刚刚是故意的?故意弄坏我的房间?”

    成子鱼:“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那样搜查的咯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继续将冯初夏的床垫扯了下来,扔在了地上,就要去拆她的床板……

    冯初夏差点气得晕过去。

    自己这里每一样东西都很贵重,哪里是秋明月房间里的那些垃圾能比的?

    偏偏,她又没办法反驳,只能硬生生地忍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冯初夏那气疯的模样,青禾差点忍不住爆笑。

    高。

    实在是高啊。

    明月简直是个小恶魔。

    冯初夏忍着,等掘地三尺都没找出《拘灵术》的时候,秋明月就该滚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被弄得十分浪狼藉,各种贵重的东西被摔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没拿过《拘灵术》,都搜成这样了,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冯初夏话音落,秋明月便从她的衣柜上摸出一本书:“这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那本书的封面赫然是“拘灵术”三个字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