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二章 嫁祸秋明月
    :

    贺长老道:“子鱼,就按你说的吧。”

    很快,就有人将水晶球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水晶球里发生的事,用灵力进行放大,投影在一面墙上,在场的所有弟子都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水晶球播放着早晨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第一个人靠近了《拘灵术》所在的书架,将这本书拿了下来……他的名字立即被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个靠近,他拿了一本书,看不清书名……他的名字也被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三个来到这个位置,伸手拿了一本书……第三个居然是秋明月!

    青禾心中的不安更加浓烈了,她不由得看向秋明月:“明月,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对劲,就像在刻意针对你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也有同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明月,我怎么觉得这是一场阴谋,有人拿走了藏宝阁的书,在放在我们的房间里,那不就……”

    那简直百口莫辩!

    “明月,我们回房间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青禾说着,就拉着秋明月往场外走。

    冯初夏看到这里的时候,已经知道成子鱼所谓的好戏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偷了藏宝阁的书……成子鱼这一招,确实完美。

    冯初夏一直看着秋明月,见到她们要走,不由得一笑。

    秋明月还挺敏锐的嘛,但是现在,网已经铺开,她身在其中,已经逃不掉了!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刚要走出广场,突然有人拦住了她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冯初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:“两位师妹,这是要去哪里啊?刚刚水晶球上出现秋师妹,秋师妹就迫不及待想走了,莫非是心虚了?”

    心虚?

    什么心虚?

    明明是害怕人陷害她们!

    青禾的眼睛微微瞪着,有些气愤,却找不到反驳的话。

    秋明月则冷静很多:“谁说我们要走的?只是中间有些热,我们想要到边缘来透透气。冯初夏,你这样血口喷人,是别有用心吧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被秋明月怼得无话可说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她真恨不得直接撕了秋明月的嘴!

    不过,很快,她就宽解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过一时口舌之快罢了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嚣张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,本小姐等着你哭着求饶的模样。

    秋明月拉着青禾坐下。

    青禾心里更加焦灼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这样无耻的事,她们肯定办得出来的!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淡定,抓住了青禾的手:“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谁敢害她,她必定要对方脱下一层皮来!

    水晶球里的内容已经播放完了,最终确定下来的有五个可疑人物。

    “这五位师弟和师妹都有嫌疑,现在,我们要对这五位师弟师妹进行搜查住处,要是发现谁那里有《拘灵术》,那肯定就是她拿的。”成子鱼道。

    冯初夏故意道:“我刚看到秋师妹和青师妹偷偷摸摸想走,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贼心虚!”有人替冯初夏说出了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证据还没出来,也不能这样武断,我们还是要用事实说话,免得冤枉了秋师妹。”冯初夏又做出一副公正的模样。

    青禾看着她那副虚伪的样子,差点要吐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搜吧,贺长老,我们分为五批人,我和冯师姐去搜秋明月的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贺长老虽然惊叹于秋明月的能力,但是,她要真是这么手脚不干净的话,那……就只能忍痛割才了!

    成子鱼、冯初夏,还有两位弟子,以及贺长老,跟着秋明月和青禾一起去了她们的房间。

    成子鱼和冯初夏对视一眼,眼眸里带着只有对方能看得懂的笑。

    青禾眼角余光扫到,心里的不安到了极点,脸色已经如白纸一样惨白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刚刚只是怀疑,那她现在基本上可以确认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针对明月的阴谋。

    那本《拘灵术》,现在就躺在她们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但是,明知这是他们的阴谋,她们还无可奈何,只能一步一步走进她们的陷阱里……

    “子鱼,有些人都快吓晕倒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心虚吧。现在知道怕了,偷东西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。”

    成子鱼和冯初夏故意道。

    贺长老的脸色已经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、师姐,什么证据都没有,就因为青禾晒得头发晕,就说我们是小偷,这不太好吧?”秋明月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待会儿证明我是清白的,你们这样的行为,就是污蔑。”

    “贺长老,青城宗的榜样弟子,就是这样随意污蔑人的吗?”

    贺长老终于开口:“初夏、子鱼,不要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挨说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还嘴硬!

    等下从你的床垫底下搜出《拘灵术》的时候,看你怎么嘴硬!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了秋明月的门口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自己的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门是关着的,没有人进去的迹象,但是窗台那里……秋明月可以肯定,在她们离开后,这房间里肯定有人来过了!

    秋明月的目光收了回来,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冯初夏和成子鱼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冯初夏紧紧跟在秋明月和青禾的身边,似乎生怕她们做什么小动作似的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则开始搜了起来。

    成子鱼在柜子上随意翻了翻,就直接奔向秋明月的床,粗鲁地将她的被子抖了抖,扔在了地上,然后掀开了床垫……

    按照商议好的,那本书就应该放在这里。

    成子鱼的嘴角挂着一丝得逞的笑,等掀开的那刹那,他的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。

    可能是在其他位置,肯定在床垫下的。

    成子鱼将整个垫子掀开,抖了抖,也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依旧没有。

    成子鱼的手在上面摸着……

    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!

    成子鱼一遍又一遍地摸着,到了后面,几乎将床板都要拆了,但是,依旧什么都找不到!

    不可能的!

    不可能的!

    成子鱼一直不死心。

    冯初夏在一旁看着,心也渐渐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明明一切都计划好的,为什么会找不到证物呢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冯初夏不由得看向秋明月,就看到秋明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