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一章 谁偷了《拘灵术》
    :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,显得很和善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吸灵术,嗯,你试试?”

    秋明月笑了,但是在轮守人的眼里,她笑得跟恶魔似的。

    吸灵术,可是要把自己的灵力给吸走的!

    自己怎么会招惹到这样的一个大恶魔?

    轮守人连忙后退了一步,‘扑通’一下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试了,我输了,愿赌服输。奶奶,你是我奶奶!”轮守人说着,连忙磕头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神里充满了遗憾,这人认输太快了,自己还没有玩够呢。

    不过,他那么一点灵力,自己也不稀罕,可能自己施展吸灵术耗费的灵力都补不回来呢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能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老祖宗要去藏宝阁第一层。”

    轮守人哪里还敢再拦:“老祖宗,请进。”

    一番风波之后,秋明月和青禾终于得以进入了藏宝阁的第一层。

    第一层很大,一排又一排的书架,书分门别类,摆满了每一个书架,秋明月粗略地看了一眼,这里起码有几万本书。

    一层楼的功法也有好有坏,但是并没有按功法排列,这便是为了给弟子自行判断的。如果连这个能力都没有,那又怎么有资格学上乘一些的功法?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在书架上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是看了一眼书名,都没有翻开的冲动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看过很多书,那些有名的,她都记在了脑海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在其中一本书面前停留了片刻,那本书叫《拘灵术》,就是能将人死后的灵魂拘住。拘住的魂用来养魂,魂也属于灵兽的一种。

    这本书在雷霆榜上虽然没有名,但是上辈子,在秋明月那个世界,有人却将这种功法炼到了极限,远远超越了诡瞳术和吸灵术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那本书拿下来,翻开看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迅速浏览了一遍,便有些失望。因为这上面记载的都是很低级的拘灵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顿时没了兴趣,将书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一圈,两人都没什么收获。

    “等我们的等级提高一些,我们就可以去第二层了,上面或许有适合我们的功法。”青禾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离去。

    两人从藏宝阁门口离去的时候,一人盯着她们的背影,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人叫做成子鱼,是冯初夏的人,也是她的爱慕者,也参加了那一日的会议。

    十枚洗髓果,冯初夏的另眼相看,这些诱惑着成子鱼。

    成子鱼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道亮光。

    这藏书阁的第一层是归他管的……

    成子鱼快步朝着藏书阁走去。

    “成师兄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师兄。”

    藏书阁的工作人员见到他,都纷纷招呼道。

    成子鱼点了点头,对其中一个道:“把这一层的记忆球拿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一个水晶球就送到了成子鱼的面前。

    成子鱼输入灵力,水晶球里就出现了画面。画面往前,集中在一个地方——秋明月站在一排书架前,手里捧着一本书,那本书的名字很清晰。

    《拘灵术》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成子鱼却知道,《拘灵术》这本书是这一层里最有价值的了!

    成子鱼仔仔细细地盯着那画面看了一遍,眼睛里的喜悦越来越浓了。

    他将水晶球用黑布包着,自己便走到了书架前,将那本《拘灵术》取了下来,藏在了自己的衣袖里。

    之后,他才将黑布掀开,将水晶球还给了工作人员,施施然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园之中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凑在一起。

    男的将一本书递给了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将这本书放到秋明月的房间里,不要被任何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书……”

    “藏书阁的书,秋明月今天去藏书阁了,看了这本书,但是却没有借走。藏书阁少了一本书,秋明月的房间里却多了一本书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这样一说,女人瞬间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偷了藏书阁的东西,那可是要被赶出青城宗的,秋明月这次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等我拿到了十枚洗髓果,分你两颗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都去吃午饭了,所以房间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有人悄悄地推开了她的窗户,闪身进去,然后将书藏在秋明月的床垫之下,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窗户合上,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那人不禁露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吃过午饭,刚离开饭堂,就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全体外门弟子去广场集合!”

    这明显是突然决定的,肯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青禾忍不住拉住身边一个人问道:“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有人偷了藏书阁的功法,有人告到贺长老那里去了。贺长老最讨厌偷偷摸摸之辈了,勃然大怒,让全体弟子集合。”

    藏书阁……

    青禾想到她们早晨还去了藏书阁,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到的时候,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了,密密麻麻的。

    冯初夏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她看到这密密麻麻的人,眉头不禁皱起来。

    她最讨厌人多的场合了,总觉得气息污浊不堪,但是成子鱼偏偏要叫她来,说是要给她看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冯初夏才耐着性子看到。

    等人来的差不多的时候,贺长老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高台上,贺长老穿着一身青灰色的长袍,威严的脸上面无表情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藏宝阁的功法居然丢了!本长老召集你们来,便是因为这不是一件小事!这样的鸡鸣狗盗之辈,根本不配做青城宗的弟子。这样的人留着,将来也会变成祸患!”贺长老的声音里含着怒气,“所以,今日一定要将偷走这本功法的人查出来,赶出青城宗!”

    贺长老的话音落,人群便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赶出青城宗,这惩罚比打得半死严重多了。

    赶出青城宗,还是因为偷盗,其他宗派也不敢再留,那就等于修真这条路彻底断了。

    “贺长老,根据工作人员的话,《拘灵术》这本书今天开门的时候还在,中午却不见了,所以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失窃的,只要查看水晶球,看看这段时间里有谁拿过这本书,再查就知道了。”成子鱼道。

    当听到“拘灵术”三个字的时候,秋明月的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