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章 孙子,叫奶奶
    :

    “明月,这外门的藏宝阁,里面有很多功法,你要不要看看有什么合适你的?”青禾问道。

    功法对于一个修士而言,不只是锦上添香的作用。选对了合适的功法,能让自己的能力提升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青禾也发现了,忍让是没有用的,唯有自己变强,让其他人不敢忽视。

    秋明月现在掌握了诡瞳术和吸灵术,这是雷霆榜上排名前两位的功法,但是,功法是不嫌多的,万一又有合适的呢?

    秋明月便点了点头:“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藏宝阁。

    藏宝阁是宝塔形状的,共有十层,颜色漆红,雄伟傲然,气势凛然。

    藏宝阁有专门的人轮守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分别出示了自己的腰牌,轮守人看着腰牌上的名字,表情便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,这可是冯师姐的仇人……

    那人的眼睛不由得亮了,自己立功的机会来了!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轮守人道。

    他说着,就带着秋明月和青禾朝着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走过一条长长的巷道,然后走到地下室,轮守人推开一扇木门,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几百种功法,够你们看的了。”轮守的人道。

    青禾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:“刚入门的弟子可以去藏宝阁一层,而不是这里。据我所知,这里装的都是筛选出来的废书吧。”

    轮守的人被揭穿了,表情也没有丝毫慌乱。

    “这废书是对于高手而言的。你们刚刚入门,当然要从基础学起,等将这里面的书全都看完了,我就会安排你们去第一层了。”

    这里足足有几百本,看完也要好几天时间了,关键是,这些书完全是没用的,她们为什么要花几天时间来看这没用的书?

    青禾只觉得心火都要冒出来了,漂亮的眼眸瞪得圆圆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倒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功法对于我们来说太简单了,我们想学复杂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学多难的?”

    “诸如诡瞳术、吸灵术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轮守的人不由得爆发出一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居然要学诡瞳术、吸灵术?!你知道诡瞳术、吸灵术是什么吗?哦,你当然不知道了,大概就是知道一个名字吧。你想学,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还是下辈子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诡瞳术和吸灵术我已经学会了,我是想要一些类似的功法。”秋明月像是没听出他的嘲讽,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那人笑得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秋明月,你真会吹牛,说得跟真的似的,我差点都信了!你要是会这两种功法,我喊你做奶奶!”那人笑着,就差在地上打滚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试试吧。但是,这里就只有我们三人,你要是反悔怎么办?”秋明月的表情依旧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轮守的人想,秋明月这牛吹得厉害了,要是更多的人知道,那丢脸的岂不是她?

    秋明月当众丢脸,冯师姐听到肯定会很开心,到时自己又立了一功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去藏宝阁门口吧,那里人多。你要是会,我当众叫你奶奶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自然应了。

    一个刚入门的弟子怎么可能会雷霆榜上的两大功法?要是之前,青禾肯定会和轮守的人一个想法,觉得这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青禾竟然觉得,明月是会的。常理不可能,但是明月,根本就是超越常理的存在。

    三人从地下室转移到藏宝阁门口。

    轮守的人吆喝了两句,很快就聚集了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各位,请大家做个见证,我今天就和秋明月打个赌,要是她会诡瞳术和吸灵术,我就当众叫她奶奶。”轮守的人道。

    这时,旁观者还没有太兴奋。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我觉得这赌局对你有些不公平,不如这样吧,我要是会,你就跪下来叫奶奶,我要是不会,我就跪下来给你磕三个响头。”

    这时,围观者才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秋明月吧?她别是侥幸打赢了冯师姐,所以膨胀了,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她那自信的模样,还真以为自己会诡瞳术和吸灵术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别是产生幻觉了吧?青城宗的内门弟子里,只有个别会吧,还是一些皮毛。”

    轮守者也是一喜,秋明月,这是你傻了自找的,我要是不同意,那才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立掌为誓。”

    轮守人生怕她反悔似的,赶紧和她立誓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手掌相碰,谁都不得反悔。轮守人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,现在开始展示你的功法吧。”轮守人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是盯着他看着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轮守人静静地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时间静静过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都没有作出下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轮守人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刚刚吹牛不是挺厉害的吗?现在真要展示的时候,就露馅了吧!

    这简直是他有生以来遇到的最简单的赌局了。

    ——秋明月,再给你十秒钟的时间,你要是还施展不出来,那只能乖乖给我磕头了。

    轮守人本来想说的是这句话,但是说出来就变成——

    “冯初夏又老又丑,是个老妖怪。”

    轮守人的脸色微微变了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他说话居然不受控制了!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想说话,说出来的又变成了刚刚那一句!

    之后,他就发现,只要他张口,无论他说什么,都会变成刚刚那一句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他突然一巴掌甩在了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是猪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是猪!”

    一遍一遍重复,就像有些疯魔了。

    围观者也有些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,他是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他是被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控制?”

    “你们忘了?刚刚秋明月说要展示诡瞳术和吸灵术的,这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诡瞳术!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这就是诡瞳术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秋明月,她居然会诡瞳术!”

    旁观者看向秋明月的眼神都变得震惊起来。

    轮守人终于停下了打脸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涣散的瞳孔渐渐有了焦点,看秋明月就跟见鬼似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