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九章 秋明月,共同的仇人
    :

    冯初夏的暗器速度很快。这种办法在比试里常见,有些人全力僵持,自然注意不到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秋明月却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亮光,眼角余光就扫到了冯初夏嘴角那一丝诡异的笑。

    灵力吸收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从冯初夏那里吸收来的灵力,再加上自己的灵力,全部朝着冯初夏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冯初夏只觉得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,她的笑凝固在脸上,后退了两步,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秋明月刚好闪身躲过,那暗器就刺在了墙壁里了。

    冯初夏坐在地上的时候,久久不能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居然赢了!”

    “刚刚发生了什么?我根本没看清楚,怎么结果就变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不对劲,秋明月是不是对冯师姐耍了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“从秋明月的面相看,就是个阴险狡诈的人!”

    冯初夏正是面子和里子都被撕下来的时候,此时听闻人言,突然灵机一动,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觉得自己一阵腹痛,秋明月,是不是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刚刚,明明是冯初夏要耍小动作,现在,居然要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我的肚子也好痛啊,冯师姐,你刚刚手里有亮光,莫非里面藏着什么玄机?”

    秋明月以牙还牙,冯初夏一时竟找不出反驳的话。

    与众人的表情都不同,青禾的脸上是狂喜。

    明月居然赢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在做梦吧?

    听闻冯初夏那句话的时候,青禾的心里不自觉有了怒气。

    明月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意思不是明月不会耍手段,而是明月耍了,肯定会承认。她就是阴险,也是光明正大的阴线。

    “冯师姐,你不会是来月事了吧?这可不能怪在明月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听闻这句,气得肚子疼。

    秋明月懒得和她废话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刚刚的比试吧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说着,就朝着冯初夏发起攻击,冯初夏连忙发起,两人带着灵力的手掌相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身形不动。

    冯初夏猛地后退了两步,再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秋明月没有给冯初夏任何反击的机会,而是直接靠近,一巴掌直接甩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脸色一下青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,居然敢打她!

    “冯初夏,你是怎么对青禾的,我会一点一点还给你。”秋明月的声音在冯初夏耳边响起,下一巴掌再次甩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!

    秋明月甩了好几巴掌,直接将冯初夏的脸甩肿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对着冯初夏一阵狂揍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冯师姐,顿时变得落魄不堪起来,衣服上已经混杂着一些血迹了。

    咔嚓卡嚓!

    接连两声,冯初夏的手便被折断了,两只手耷拉在那里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青禾,没有人能欺负你。这就是欺负你的下场。”秋明月道,声音有些冷,但是她娇弱的身躯,此时看起来竟是无比高大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动作行云流水,众人看着,还没反应过来,就变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心里便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。

    秋明月安然无恙!

    冯师姐却被打成了这样!

    秋明月不是废物,她居然比冯师姐还要强!

    众人看向秋明月的表情,顿时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冯初夏趴在那里,觉得自己这辈子的面都丢光了,秋明月居然敢这样对她!她恨不得将秋明月扒皮拆骨,啃噬她的血肉!

    但是可恨的是,秋明月比她强,她居然对她无可奈何!

    冯初夏吐出一口血:“秋明月,你知道在青城宗,殴打师姐是什么下场吗?一点都不尊师重道,你刚刚的行为,完全可以被赶出青城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德高望重的冯师姐被一个刚入门的弟子狂揍,最后还哭唧唧地去找长老告状?冯初夏,你不觉得丢面的话,尽管去告,最好让整个青城宗都知道,我一点都不介意。”秋明月突然凑近,在她耳边道。

    冯初夏只觉得气血往上涌。

    秋明月戳到了她的痛处。

    今天,已经够丢人了,要是闹大了,丢人的还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她被人打了,竟然要硬生生地忍下去。

    说来也可笑,昨日,青禾在被自己威胁的时候,也是这种感觉吧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居然尝到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冯初夏阴森的目光盯着秋明月。

    “今日是比试,无论你耍了什么手段,我输了,愿赌服输。我冯初夏说到做到,也不会到师父和长老面前说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笑得灿烂:“冯师姐,我果然没看错你的为人呢。那我就先走了哦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说着,就拉着青禾的手离去了。

    冯初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。

    青禾依旧有些发愣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青禾的眼眶发酸。

    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明月做到了。

    明月说替她报仇,就真的替她报仇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自己低人一等,所以冯初夏在打她的时候,她选择了默默忍受。明月让她知道,她和冯初夏是一样的!

    冯初夏打了她,也是要付出代价的!

    “明月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以身相许么?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青禾不由得笑了:“我愿意,你敢要吗?”

    “青禾姑娘这样天资角色,我可不敢让姑娘独守空房,只能忍痛割爱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走着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冯初夏在床上躺了整整两日,身上的伤势才康复。但是,她的手臂依旧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每痛一次,她的脑海里就浮现出秋明月的脸,让她在睡梦之中,都咬牙切齿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冯初夏穿着干净的白衣,神色倨傲,两日前的事,仿若从来没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除了冯初夏之外,房间里还有八个人,三男五女,这些,都是冯初夏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本小姐和秋明月的仇,算是彻底结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秋明月就是我们共同的仇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无论用什么手段让秋明月吃瘪,本小姐都会狠狠地奖赏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是能将秋明月赶出青城宗或杀了她,提出意见者,奖赏两枚洗髓果,实施后做到了本小姐的要求,奖赏十枚洗髓果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的话音落,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十枚洗髓果!

    这奖赏太诱人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