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七章 敢打我的人?
    :

    青禾的心里对冯初夏有些畏惧,但是脸上则挂着一丝高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冯师姐。”青禾叫了一声,就要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冯初夏一转身,再次挡住了青禾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想走?本小姐有账要和你算算呢。”冯初夏道。

    “师姐,我不记得我做错了什么。青城宗有一条规定,师兄师姐不得随意殴打师弟师妹吧?”青禾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冯初夏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你居然用青城宗的规矩来压我?小贱人,本小姐告诉你,本小姐就是看你这张死人脸不爽!一点规矩都没有,来,掌嘴!”

    冯初夏一声令下,她身后立即走出两个人,走到了青禾的面前。一人制住了青禾,强迫她跪下,另一人的巴掌就甩在了青禾的脸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青禾皮肤本来就细嫩白皙,这一下迅速红了。

    青禾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屈辱,愤恨地瞪了一眼冯初夏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你居然敢用这样的目光瞪着你的师姐!”冯初夏说着,亲自上手,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力气很大,青禾的嘴角流出了血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冯初夏的巴掌不停地甩在青禾的脸上,发泄着对秋明月的怒气,仿佛自己抽打的正是秋明月一般!

    “竟敢和本小姐抬扛、耍手段,本小姐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本小姐才是这外门的头,你以为你斗得过本小姐吗?现在不是被打得跟一条狗似的!”

    “本小姐打死你!不知死活的东西!”

    冯初夏觉得手里抽还不够,还用上了脚。

    青禾被她打得脸发肿,浑身都是血,看起来格外凄惨。

    冯初夏用冰冷的目光盯着,眼眸里充满了轻蔑。

    冯初夏弯下腰,手捏着她的下巴,强迫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恨本小姐啊?那有什么用呢?你就是个废物,根本斗不过本小姐的。是不是想去告诉秋明月,让她来替你报仇啊?”冯初夏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阴冷的目光,“那本小姐等着!秋明月是有一些小心机,但是动起手来,你觉得谁会赢?秋明月来了,跟你的下场一样!到时,不过一个跟你一样凄惨的人罢了。也有用,到时就有人陪你了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说着,就忍不住大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聪明人,所以今天受得委屈只能忍着了,你根本不能将本小姐怎样。你还得习惯这样的日子哦,因为,以后这样的日子会很多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觉得得意极了,看着青禾那恨她又不能把她怎么样的表情,冯初夏觉得,自己找到了发泄怒气的新途径。

    冯初夏大笑着离去,留下浑身伤痕的青禾。

    青禾躺在地上,许久。

    她在思考着。

    冯初夏虽然讨厌,但是有些话是对的。

    明月护短,要是明月知道冯初夏将自己打成这样,肯定会替自己报仇的。

    但是,明月根本不是冯初夏的对手,去了只能和自己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委屈,她一个人受了就够了,不能连累明月。

    青禾已经默默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等疼没那么明显了,她才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青禾并没有立即回去,而是走到一条小河边,将自己脸上的血污洗掉了,又将外袍上的血迹洗掉,用灵力烘干,才重新穿上。

    青禾朝着住的地方走去,她走得很慢,这样才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。

    青禾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,还顿了一下,确认自己没有什么异常,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正坐在椅子上,她一进去,秋明月就看向她。

    青禾扯出一个笑:“明月,你去哪里了啊?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?”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盯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秋明月此时心情不佳,看着青禾那肿着的脸,脸色顿时黑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的脸……哦,刚刚不小心撞在墙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撞在墙上会留下巴掌的痕迹吗?”秋明月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青禾的表情顿时变了,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,一时找不出理由搪塞。

    秋明月突然站起身,走到了青禾的面前,朝着她身上闻了闻。青禾想要躲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浓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秋明月直接伸出手,将青禾的外袍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里面的衣服,已经被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青禾完全没法隐瞒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说话,而是拿出一颗丹药给青禾:“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青禾乖乖地将丹药吃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冯初夏?”秋明月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青禾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摇头: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已经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觉得心里冒出了一股怒火,冯初夏,她居然敢!她本来就因为被结界挡着心情不佳,现在冯初夏的行为

    秋明月转身就要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青禾连忙拉住了她的手:“明月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找冯初夏。”秋明月道,“她是怎么打你的,我一样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,不要去,你根本不是冯初夏的对手!我没关系的,其实也不怎么痛,现在都不痛了,忍忍就过去了。我们得罪冯初夏也没什么好处,毕竟冯初夏在这外门还是很有话语权的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根本不理会她,而是继续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明月,别去!”

    明月虽然厉害,但是怎么也不是冯初夏的对手,而且冯初夏还有那么多狗腿子!

    一想到明月可能被冯初夏侮辱,青禾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青禾紧紧地追在秋明月的身后。

    然而,无论她怎么喊,秋明月都没有停下来!

    冯初夏在青城宗外门的地位超然,在这里有一个独立的院子,院子里还一个荷塘,冯初夏就在这荷塘边赏着荷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人匆匆跑来了。

    “冯师姐,秋明月来了,正在院子门口,要闯进来呢!”

    冯初夏听着这个消息,没有丝毫紧张,反而隐隐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秋明月,还真够胆儿,居然敢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不过,送上门来给自己教训,自己当然求之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慌?打开门,让她进来,本小姐亲自招待她,‘好好’地招待她。”冯初夏说着,脸上露出一个阴冷的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