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六章 找人撒气
    :

    这一节早课可谓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青禾知道昨日她们得罪了冯初夏,冯初夏绝对没有那么轻易放过她们,她已经做好了忍气吞声的准备。

    果然,冯初夏耍了手段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明月居然这么厉害,最后倒霉的竟然是冯初夏!

    想到冯初夏那吃瘪的表情,青禾就觉得特别爽。

    她过惯了憋屈的生活,没想到日子还要这样过。

    谁让自己不爽了,对方也别想好过。明月教会了她另一人生真谛啊。

    同样,一节课下来,青禾对秋明月更加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她本来不是话多之人,但是这一路上下来,总是拉着秋明月问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明月,你怎么知道柳如绵故意告诉我们一个错误的时间的?”

    “明月,你怎么知道冯初夏给你的洗髓果是下品的?”

    秋明月一一回答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青禾的兴奋劲过了,也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们给了冯初夏一个下马威,冯初夏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她们的。她们在外门的日子依旧充满危险。

    青禾像是做了一个决定,将红彤彤的洗髓果拿了出来,递到秋明月的面前:“明月,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微微诧异。

    洗髓果可以洗髓,来这里的人都是想变强的,洗髓果也显得无比珍贵。就算是亲姐妹之间,都不会把洗髓果让出来,青禾居然把洗髓果让给她……

    “明月,你要变强,这样,我们就不用怕冯初夏了。”青禾道。

    青禾的眼睛里还是带着不舍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笑了笑,将洗髓果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青禾努力将自己心里的那一丝不舍压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双手伸到她的面前,那手上竟然放着四枚红彤彤的洗髓果!

    青禾的眼睛不禁瞪大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青禾,你的运气真好,你的那颗洗髓果怀孕了,生出四枚小的。”秋明月一脸认真道。

    青禾彻底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洗髓果还会怀孕?我的运气这么好?”青禾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要炸裂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青禾竟然在努力接受着这个设定,没想到仙气飘飘的青禾姑娘还有这傻乎乎的一面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青禾这才发现她在逗弄自己,一拳头捶在秋明月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这洗髓果有很多,快吃吧。”秋明月不再逗她了。

    青禾把洗髓果当零嘴吃的时候,就在想明月还有什么事,她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整个青城宗外门的弟子都十分兴奋,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自然也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往人群里一凑,这事情也了解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有人要挑战我们青城宗的圣祖了!”

    “圣祖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圣祖是谁?也难怪,圣祖神出鬼没的,太神秘了。又销声匿迹了许久,你们刚入门,不知道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圣祖那可是和宗主平起平坐的人物。而且据说,圣祖比宗主还厉害,是仙灵界第一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也有人挑战圣祖,百余年前,有个八怪,据说打败天下无敌手,就来挑战圣祖。结果你们猜怎么着?被圣祖揍成了孙子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一次来挑战圣祖的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内门有弟子看到,据说是个年轻男人,二十来岁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但是这又有些不一样,这是他第二次挑战了。第一次的时候,他居然接了圣祖两招!所以这一次,才这么轰动。内门弟子都疯了,可惜我们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,要是他真挑战赢了,就是新的圣祖了吧。那么年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”那人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!

    没人能打赢圣祖的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想要赢圣祖,起码得修炼个千年再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听着那些议论声,心中不由得产生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秋明月忍不住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抓住了其中一个人:“挑战圣祖的地点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内门的最高峰云仙峰,就在这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,秋明月便朝着那个方向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妹,你跑这么快没用啊,云仙峰在内门,我们外门弟子进不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转眼,她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那个挑战的年轻人会不会是默寒?

    老头,圣祖。年轻人,默寒。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自己已经将其中的关系对应上了。

    这次十有**是真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萧默寒了。

    渐渐地,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展现在秋明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就是云仙峰!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远方,雷声滚滚,一场大战!

    秋明月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,秋明月撞向了一样无形的结界,被弹了回来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睛都快红了。

    她要去见默寒,谁知道这鬼东西居然挡住她!

    秋明月再次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冲力越大,弹力越大,这一次,秋明月摔得更狠了,额头上都出血了。

    她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,一次又一次地冲过去,但是都被挡住了。

    这结界,就是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之间不可逾越的界限。

    直到雷声停了,秋明月依旧没有冲过去,只能伤痕累累地坐在那里,目光紧紧盯着云仙峰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一场大战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默寒,你千万不要出事,我肯定能找到你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转眼,秋明月的身影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青禾四处找,都没有找到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突然,有人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青禾抬头,就看到冯初夏。

    冯初夏看着她,脸上挂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。

    柳如绵和苏青青是她的心腹,而昨天和秋明月交锋,那贱人居然让柳如绵去打扫阁楼,而苏青青则被打了二十大板,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。

    冯初夏刚去看了苏青青。

    苏青青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奄奄一息,冯初夏只觉得胸中燃起一团大火,恨不得将秋明月焚烧成一团黑灰。

    这也巧了,冯初夏正怒气腾腾的时候,居然遇到了秋明月的小跟班。

    冯初夏觉得,自己终于找到撒气的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