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五章 冯初夏再败
    :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柳如绵的错,秋明月、青禾,你们不必放在心上。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吧。”言长老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俨然两个乖宝宝,点了点头,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乖巧极了。

    冯初夏看着她们的模样,便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洗髓果是青城宗独有的灵果,具有洗髓、提高根骨的作用,这是青城宗给新入门弟子的福利。这两年,每个月,你们都可以领到一枚洗髓果。”言长老道。

    从言长老的话中,可见这洗髓果的重要和稀有。

    但是,这对秋明月来说,却不是什么稀有的东西。她现在的空间里,就有一棵,灵犀还天天抱着这果实来做零食。

    “初夏,把洗髓果发下去吧。”言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师父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提着篮子,盯着里面的果实。

    洗髓果是红色果实,优劣不是以大小来区分的,而是以颜色,越红,代表品级越高。

    冯初夏盯着篮子的洗髓果,心里闪过一个主意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这种刚入青城宗的弟子,见识有限,肯定不知道哪种果实好。

    她故意将一个被挑选出的一点作用都没的次品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次品特别大,有拳头那么大,看起来是里面最好的。秋明月拿到肯定会开心吧。

    想着秋明月把一个完全没作用的洗髓果当宝的模样,冯初夏的心情不由得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冯初夏将果实一个个地发了下去,等到秋明月的时候,她便将那个次品递给了秋明月。

    秋明月接过,抬头的瞬间,捕捉到冯初夏一闪而逝的笑意。

    秋明月盯着那洗髓果,很快明白冯初夏为什么笑了。

    这洗髓果是其中下品,灵犀吃了都会吐两口口水的那种。

    冯初夏将这果实给她,还真以为她傻吗?

    “明月,你这颗洗髓果好大啊,看着不错呢。”青禾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她刚还怕冯初夏又耍什么手段呢,现在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冯初夏听着她们的对话,不由得露出一个轻蔑的笑,果然是乡巴佬,没见识。

    冯初夏将洗髓果发完,因为给了秋明月一个次品,所以自然多出一个上品,这个自然入了冯初夏的口袋。

    言长老坐在一边,哪里会注意冯初夏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些,冯初夏都做得不着痕迹。

    秋明月,本小姐有千万种办法来对付你,并且,你被坑了还不知道,还要感谢本小姐呢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和自己作对,简直是愚蠢至极!

    冯初夏正暗自得意的时候,秋明月突然站起来,朝着言长老和冯初夏走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洗髓果递给了言长老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笑意凝滞,隐约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言长老看着秋明月,有些疑惑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言长老,这是我刚刚拿到的洗髓果。我没想到青城宗居然这样穷了……这洗髓果属于下品,完全没有用处,当零嘴吃都有些涩呢。这样的都拿来凑数了……”秋明月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真诚道,“我觉得,规矩是可以改的。每个月都要给新入门的弟子发洗髓果是规矩,但是青城宗已经没有洗髓果了,那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话音落,言长老的脸色便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秋明月话里直指青城宗没有足够的洗髓果了,为了充面子,用次品来充数。

    偏偏,秋明月的表情真诚,一副‘为青城宗着想’的姿态,言长老根本没法朝她发火!

    所以,火气就集中在是谁将次品混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败坏了青城宗的名声!

    “青城宗的洗髓果很多,是有人将次品混进去了。所以,不用说什么改不改的。”言长老道,“是谁将次品放进去的?”

    冯初夏的脸色微微变了,眼睛里混杂着诧异和心虚。

    秋明月居然知道那是次品!

    而且,她没想到秋明月居然会告知言长老,把这件事闹大了,变成了影响青城宗声誉的层面上!

    要是她拿了洗髓果被发现……

    刚刚的意外之宝,瞬间变成了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脸色白了,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袖口,生怕被人发现什么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是我误会了。莫非是有人想要拿一个,所以混进一个不好的?”秋明月道,“只要找出那一颗多的洗髓果在谁手里,就知道是谁故意损坏青城宗的名誉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洗髓果是本长老拿来的,东西肯定没错,所以是在这课室里被替换的。对,这件事一定要查出来!”言长老笃定道,“每个人把刚刚拿到的洗髓果都放到自己的桌子上,然后相互搜身。谁要是敢包庇,那就一起处罚!”

    弟子们都听话地将果实都放在了桌子上,然后相互搜身。

    他们肯定搜不出来,因为洗髓果在自己的手上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身体紧绷着,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等他们搜不出来的时候,可能就轮到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苏青青,是你拿了那一个多的洗髓果吧。”冯初夏决定掌握主动权,立即道,“我刚刚发给你的时候,你做了一个小动作,没想到是把次品替换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说完,就朝着苏青青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苏青青的脸色猛地白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的后果很严重,不只是偷拿了洗髓果,还损坏了青城宗的名声。

    但是,冯初夏的命令,她不敢不听。

    她是冯初夏的人,这个锅必须由她来被。

    苏青青只得咬牙道:“言长老,冯师姐,确实是我拿的,我错了。”苏青青说着,就把身上的洗髓果拿了出来,放到了桌子上,“这就是我偷拿的那一个,我现在还回来。弟子错了,长老要怎么折罚弟子,弟子都毫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“苏青青的行为恶劣,按照青城宗的规矩,必须受二十大板。”

    言长老点头,冯初夏便让人将苏青青带下去了,这一套下来,可谓行云流水,甩锅成功。

    冯初夏整个人都要脱力了。

    要是知道拿那一枚果子会有这样的后果,她是绝对不会拿的!

    而且,这件事让她清醒地意识到,秋明月,不好对付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