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四章 怼冯初夏
    :

    秋明月盯着那女子离去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青禾不由得有些好奇:“明月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这女人的脸有些眼熟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她似的。

    突然,秋明月的脑海里闪过一道光,这女人是冯初夏的人,今天白日,她站在冯初夏的身边,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心里生了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“这里,还有和我们一样的新入门的弟子吗?”秋明月问道。

    青禾对这里的人都比较熟悉:“我们对面,住着一个叫‘苏青青’的,是上一次外门弟子的选拔时被选进来的。她是冯初夏的人,冯初夏很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颔首。

    “休息吧,明日算是正式入门了。”青禾道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秋明月听到远远的一声开门声,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对门,苏青青轻手轻脚地推开门,然后将门关上,朝着秋明月的房间看了一眼,见她的门紧关着,不禁露出一个笑,然后消失在朦胧的晨光里。

    一大早。

    课室里便已经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这次新入门的一共有三十四人,再加上特殊的秋明月和青禾,所以这册上共有三十六人。

    言长老负责新入门弟子的一些日常事务及纪律管理。

    言长老的手里拿着名册看着。

    “人都到齐了吗?”

    冯初夏和柳如绵是言长老的得意弟子,也是他的助手。她们手里拿着一个篮子,篮子里装着今日要发放的洗髓丹。

    言长老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冯初夏不由得扫了一眼众人,果然没有秋明月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目光在空中和苏青青及柳如绵相撞,三人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好戏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很快,言长老就发现少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师父,徒儿发现了,是秋明月和青禾还没有到呢。”冯初夏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忘了?我昨日还专程去通知了,她们说记住了,不该忘记啊。”柳如绵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忘记,是没放在心上吧。”苏青青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昨天才刚刚入门吧,第一次课就迟到,一点都将这课程放在眼里啊。”

    柳如绵咬着牙,目露愧疚:“不,这是我的错,清晨,我应该再去叫她一遍的。”

    言长老的脸色极为难看:“三十多个弟子,你难道要一个一个去叫?这不是你的错!一点规矩都不守,根本不配做青城宗的弟子!”

    言长老明显动怒了。

    冯初夏垂下眸,眼眸里不由得露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言长老管着不少实务,秋明月得罪了他,以后做事都磕磕碰碰的,可没有好下场!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再不来,就滚出青城宗!”言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,秋明月可是贺长老钦点入门的……”冯初夏故意道。

    言长老猛地一拍桌子:“管谁让她进来的,这就可以特殊了吗?本长老就把话放在这里,到时,就算是贺长老来给她求情也没用了!”

    言长老的脾气很轴,这还真和秋明月杠上了,坐在那里,什么事也不坐,就等着秋明月什么时候来。

    冯初夏让柳如绵告知她的时间晚了两个时辰,半个时辰内,秋明月当然不可能赶到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,看来你这次比我预想的还要惨啊。

    怪就怪你要得罪本小姐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眼看半个时辰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言长老的怒气已经到达顶峰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到半个时辰了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此时,门突然推开了,两个人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冯初夏看到两人的时候,脸上不禁露出诧异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两人正是秋明月和青禾!

    她们应该再迟一些到才对,这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冯初夏有些失望,差一点点,就可以将秋明月赶出外门了!

    不过,看着言长老的脸色,冯初夏觉得,秋明月这次还是难逃一劫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白皙的脸上泛着红意,因为走急了,喘着气,她看着柳如绵,像是十分费解:“上课怎么会在这个课室呢?你不是告诉我们是在南院的课室集合吗?我们在那里等了整整一个时辰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昨天你告诉我们之后,我就将时间记下了,因为怕迟到,昨晚都没有睡着,今天刻意提前半个时辰到课室,左等右等等不到人……”青禾说话,表情里充满了委屈。

    “言长老,对不起,我们迟到了。柳师姐,你为什么要捉弄我们?”青禾控诉道。

    柳如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控诉,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将时间说晚了两个时辰而已,怎么变成说错了课室呢?

    柳如绵这一愣,在其他人眼里就是承认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,一下从不守纪律、公然迟到的坏弟子,变成被师姐捉弄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言长老,言长老那张冷脸便转向了柳如绵: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柳如绵刚想说话,秋明月就打断了她:“我知道了,你和冯初夏是好朋友,是不是因为我昨天得罪了冯初夏,所以替她出气。你是师姐,打我骂我没关系。但是今日这么多人在这里等着我们,浪费了大家的时间,这玩笑就有些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怎么能这样?”青禾附和道。

    柳如绵的话被堵死了,一时竟没有辩驳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特别无力。

    言长老表情十分难看:“够了。如绵,公报私仇,你太让本长老失望了。罚打扫佛塔十日,现在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没事,为什么受罚的是自己?!

    柳如绵都快被气死了。

    打扫佛塔又苦又脏,柳如绵是十二个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十日。”

    柳如绵只能道:“师父,我去。”

    柳如绵愤恨地瞪了秋明月和青禾一眼,就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笑意。

    想害她们?没门!

    这一次的反击在她们的配合之下,十分完美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精心安排的事,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结果?

    冯初夏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绵,本小姐会替你报仇的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