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三章 冯初夏
    :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去外门报道。

    内务堂的人带着她们去了住处,她们安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,青禾再次回到这里,心里也是感慨万千。但是,这一次,她是踏踏实实的。

    “明月,进外门的头两年,要学习功法、炼丹、炼器,还有阵法,两年后才进行具体的修炼。外门弟子是要按时上课的,我先带你去课室看看,然后看看课程安排吧。”青禾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点头。

    青禾带着秋明月朝着课室走去。

    课室四周有很多学生,他们看着秋明月和青禾,表情有些怪,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就是秋明月!”

    “那个杀了冷家父子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是贺长老钦点的,受到贺长老的另眼相待!”

    “这秋明月将来肯定不同凡响啊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都落在了冯初夏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冯初夏入宗门两年,她的出生不简单,灵根好,再加上外貌出众,是外门第一美人,在这外门很有威望和地位。

    冯初夏是被一群人簇拥着的,她身后的人都是面容倨傲,俨然是天子骄子。

    冯初夏听着那些话,目光落在秋明月的脸上。

    听起来很厉害的,要是收纳到自己的旗下,可以壮大自己的队伍……

    冯初夏想着,就朝着秋明月走去。

    “明月,这里是炼丹室。”青禾指着一个课室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里面的丹炉,都是上乘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人影挡住了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秋明月眯着眼睛,看着眼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女人十七八岁的年纪,身着粉色以上,脸上带着一丝傲慢。她身上的东西比其他弟子都要好,可见颇有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叫冯初夏。”冯初夏道,“你要做我的人吗?到本小姐的麾下,本小姐会护着你。这里的一些资源,你能优先享用。作为交换,本小姐有事,你必须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冯初夏的语气如同施舍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,还是有无数艳羡的目光落在秋明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想让冯小姐收我,冯小姐直接拒绝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秋明月是传奇人物,但是也没见什么特别本事啊,肯定是因为运气好,居然入了冯小姐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一进外门,运气就这么好,真是叫人嫉妒啊。”

    嫉妒,或者羡慕的议论声,传进了大家的耳里。

    冯初夏听着这些话,表情更加倨傲了。

    “本小姐的名字里有‘夏’字,你的‘秋’字和本小姐撞了,本小姐不喜欢。本小姐给你一个代号吧,就叫‘月’吧。”冯初夏觉得秋明月肯定会答应的。她一时没说话,肯定是因为高兴傻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秋明月张口。

    她刚开口,就被冯初夏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你朋友也加入本小姐的麾下?这不行,你朋友不符合资格,这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个冯初夏也太自恋爱脑补了吧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麾下?还随叫随到,明显就是随从。

    秋明月可没有做人家随从的喜好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不想做你的随……哦,不,加入你的麾下。我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秋明月道,“这名字是我娘给的,也请你不要随便改动我的名字,我很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生硬地拒绝道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眼睛不禁瞪大了。

    她没听错吧?

    这女人疯了吗?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不想做你的随从,还有,你挡住我的视线了。”秋明月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冯初夏的脸色猛地涨红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拒绝她!

    她肯定是疯了!

    居然有人会拒绝她!

    还这么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冯初夏觉得自己的脸被扯了下来,狠狠地放在脚下踩了踩,面子里子一点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,本小姐记住你了!”冯初夏说完,就恶狠狠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,继续看着课室。

    青禾的脸上则带着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明月,这冯初夏在外门有一些势力,很多事都是她管的,你这样直接得罪了她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拒绝,难道真的给她做小弟?”秋明月挑眉道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活了这么多年,可不知道什么叫‘委曲求全’。

    青禾知道她的性子,也知道要她做随从肯定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小心一点就好了。”青禾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冯初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就疯狂地摔着东西。

    气死她了!

    秋明月居然敢这样直截了当地拒绝她!让她的面子都丢光了!

    “初夏,是秋明月的错,你干嘛生气,用她的错来惩罚自己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该狠狠教训她才对,让她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两个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冯初夏的心腹。穿着青衣的圆脸少女叫柳如绵,穿着黄衣的尖脸少女叫苏青青。

    两人劝了几句,冯初夏才没有摔东西,坐在那里,想着怎么教训一下秋明月。

    “先给她一个小教训吧,明日新生集合,会发洗髓果。这集合的时间和地点是我负责通知的。如绵,你就告诉秋明月一个时间,比实际时间晚两个时辰。刚进外门就迟到,青城宗纪律严明,秋明月肯定少不了教训,洗髓果也别想要了!”冯初夏道。

    柳如绵连忙点头:“我知道了,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,就算秋明月说我告诉错了,我到时也可以反咬一口,说她们懒找借口。不过,青青也是新生,还和她们住在对门。明日,青青出门的时候要小声一点。”

    苏青青点头:“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那女人那么蠢,哪回知道?这件事就不会担心了。明天,就等着看好戏吧。”冯初夏说着,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外门新弟子可是她说的算,秋明月,后面还有你受的。这就是你今天不识好歹的下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和青禾转了一圈,就回到了住处。

    这住处是个四合院,每个房间里两人合住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两个少女并肩走来,其中一个进了对面的房间,另一个则站在她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,青禾,明日清晨辰时课室集合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点头记下,那人就离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