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一章 林婵月的结局
    :

    林婵月发现自己费尽心思争来的位置,结果是无尽的深渊时,肯定很有趣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由得捂着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欺负她的人、想要害她的人,她必定千倍奉还!

    心软?对于仇人,那是不可能存在的东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婵月,你真厉害。我就说嘛,冷公子肯定会选择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人长得漂亮,又有能力,只要不是傻的,都选婵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难道还选秋明月那个废物?”

    “婵月,等你成了外门弟子,可千万不能忘了我们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有一个外门弟子的朋友,说出去真是太有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女子围着林婵月叽叽喳喳道。她们的眼睛里充满了崇拜和艳羡。

    林婵月享受着她们崇拜的眼神,越发觉得自己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林婵月脸上带着笑,心里却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朋友?

    她以后的朋友可都是青城宗的外门弟子,你们这些多大脸,居然配?

    林婵月激动地一晚上睡不着。

    她一晚上都在做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顺利成为了外门弟子,得到了其中一个长老的赏识,变成了外门第一美女,无数人狂热地追求她,她则挑选了一个年轻有为、俊朗的公子做了道侣。

    秋明月哭着哀求自己收留她,最后,林婵月让她做了自己身边的狗,给她套上了项圈。

    林婵月醒过来的时候,脸上还带着笑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两个老婆子早早就到来了,还带来了漂亮的衣服和珍贵的首饰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,冷公子叫我们来伺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林小姐的身份就不一般了,可不能还和以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林小姐手伸开,老奴们伺候你换上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婆子张罗着。

    林婵月的身上穿着华丽的衣裳,身上戴着珍贵的首饰,可谓流光溢彩,和原本的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等化妆完,林婵月便由两个老婆子簇拥着,朝着冷公子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林婵月不由得想着昨晚的梦,对即将发生的事更加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冷公子会教她修炼什么功法吗?

    以她的天赋,修炼起来,肯定很快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,到了。”其中一个老婆子道。

    林婵月盯着眼前的门,不知何时,那两个老婆子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林婵月深吸一口气,推门而入,就看到冷公子正背对着她坐着。

    “冷公子。”林婵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冷公子回头看她,他只披着一件外袍,露出大片的胸膛,随性里带着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“婵月,过来,给你看一样有趣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林婵月好奇地走了过去,等近了,便发现冷公子的身后居然是一个蛇窟!

    “婵月,本公子的这些宝贝养得怎么样?”冷公子含笑问道。

    林婵月勉强挤出一个笑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冷公子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?”冷公子的脸色已经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喜……欢。”林婵月吞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喜欢就好,它们也很喜欢你呢。既然喜欢,那你就陪它们玩玩吧。”

    冷公子说着,突然一伸手,就将林婵月拉了下去。

    转瞬,那些毒蛇就朝着林婵月爬了过去,它们都吐着猩红的信子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别靠近我!”

    “滚!滚开!”

    “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林婵月忍不住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无论她怎么尖叫,那些蛇依旧朝着她靠近,缠在她的身上,朝着她咬去,往她的身体里钻去。

    到最后,林婵月的声音已经哑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不是修炼功法吗?

    她想过最坏的结局,便是和冷公子一夜春风。

    冷公子这样的身份,就算自己真的赔上了第一次,那也不亏。

    但是,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然而,这其实还不是最惨的。

    当林婵月从蛇窟里出来,以为终于解脱的时候,冷公子便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犹含笑。

    “婵月,你不是喜欢本公子吗?乖,把这药喝下去。”

    那药黑漆漆的,还泛着黑烟,林婵月本能地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是,冷公子已经捏开了她的嘴,将药生生地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顿时,林婵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腐烂了,由里及外,那种痛,甚至比刚刚蛇窟里还痛苦百倍。

    这房间里的痛苦嘶吼声持续了整整一日,才停歇。

    秋明月坐在窗台上,脸上含着笑。

    青禾看着她,不由得道:“有什么好笑的事吗?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青禾,仔细听,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青禾站在她的身边,认真聆听着,然后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坏丫头。”青禾不由得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秋明月也没有恼,继续闭眼听着,就像听一场动听的奏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林婵月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,一身华服,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但是仔细看,便看到她的脸色很白,即使是浓浓的脂粉,也掩盖不了。

    林婵月和秋明月刚好撞见了。

    林婵月不由得挺直了胸膛,让自己的步伐稳健起来,几乎用俯视的目光看着秋明月。

    “做冷公子的陪练,很幸福吧?”秋明月不禁问道。

    林婵月施恩一般道:“那是当然,某些人一辈子都体验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脸上没有丝毫嫉妒:“那种‘幸福’,我不仅这辈子,下辈子也不想体验到了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林婵月不由得一惊。

    秋明月,知道什么?

    不可能,那只是她和冷公子之间的事。

    尽管独处的时候,她生不如死,但是在外面,她依旧药高傲地像个公主,这是她最后的骄傲了。

    千万百计争来的机会,结果是凄惨的结局,要是被人知道,肯定会被人笑死的!

    林婵月总觉得秋明月的眼睛里含着深意,她不再理会秋明月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“林婵月,你的脚怎么了?怎么走起来一拐一拐的?”秋明月在她背后道。

    林婵月脚下一崴,差点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她几乎可以确定,秋明月肯定知道了什么!

    林婵月恨到了极点,但是,却也只能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地狱,一旦踏进去,便再也出不来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