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章 小恶魔
    :

    自己送的衣服,这女人不穿,明显就是不给自己面子!

    冷公子的脸色当然好看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如果有这样总是忤逆他的在前,那以后,规矩就坏了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,是本公子做主。”

    冷公子决定狠狠教训她一顿,哪怕杀了,就是为了杀鸡儆猴!

    冷公子抬起手,手里闪耀着冷光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,你完了!

    林婵月有些欣喜。

    这一次,秋明月再无生路了!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眸红了,像是有些害怕和委屈。

    “冷公子,我也不想穿成这样的,但是我今天出门后回去,就发现你送的衣服被人撕成了碎片,完全不能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会这么无聊去撕你的衣服?秋明月,这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吗?是你自己撕的吧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我撕的!”秋明月急切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秋明月显得慌乱而无措。

    没话说了吧?

    林婵月很确信自己做得天衣无缝!

    纵然这是事实,但是拿不出证据,也变成了假的!

    秋明月,之前你也是这样对我们的,我们现在不过以牙还牙!

    秋明月盯着林婵月:“我有证据!”

    “呵,继续装,你觉得冷公子像这么容易被骗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林婵月,这是你逼我的?我本来不想说的……毕竟,一起相处这么久,也有些感情了……”秋明月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挣扎。

    林婵月更加确信秋明月在演戏。

    秋明月这人阴狠毒辣,要是证据,早就拿出来了,哪里会这般婆婆妈妈?

    “别拖延时间了,以为这样,冷公子就不会处罚你了吗?”

    秋明月一咬牙,手里就出现了一颗水晶球。

    这种水晶球的功能就是能把发生的事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林婵月的眼神滞了片刻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!

    秋明月肯定在吓唬她!

    林婵月的脸上依旧挂着笑:“别再演了,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朝着水晶球里注入灵力,很快,那水晶球里就出现了一幅画面!

    林婵月的脸色猛地变了!

    因为画面里,播放的正是她撕掉秋明月的衣服的景象!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她明明做得天衣无缝,为什么会留下把柄?!

    林婵月觉得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她看向秋明月,对方的脸上哪还有什么楚楚可怜?分明就是无尽的冷意!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难道说这一切都是秋明月的阴谋?

    林婵月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寒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撕的,是林婵月撕掉的,所以我才穿成这样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冷公子也看向了她,脸色十分难看,这个女人,一而再再而三在自己手下搞这些小动作,难道真的觉得自己如此愚蠢吗?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冷公子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林婵月的脸上!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又是两下,林婵月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,浑身都疼,根本分不清哪里疼!

    和秋明月斗了几次,为什么每一次都她输?!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很不甘,但是很快,她的不甘就被痛苦取代了!

    此时的冷公子,眼睛赤红,犹如一只野兽一般,下手也十分重,对于林婵月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心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时,只剩下暴揍的声音。

    其余女子看得触目惊心,缩在角落,不忍再看。

    她们里面,有几个和林婵月关系不错的,此时都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,感觉一说话就会被冷公子打死。

    冷公子怎么这么可怕?

    和她们熟悉的温文尔雅的公子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似乎,有什么和她们想象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好疼。

    谁来救救我?

    林婵月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!

    此时,突然有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冷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冷公子,不要再打了。”

    其余人都惊呆了,说话的居然是秋明月!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最后帮林婵月说话的居然是秋明月!

    冷公子也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他眼眸里的血红褪去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她毁掉了你的衣服,你为什么还帮她说话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她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太喜欢冷公子了。林婵月看冷公子的眼神,充满了迷恋。我虽然恨她,但是,却也觉得她可怜。她也是为情所困之人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一脸认真,很具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冷公子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喜欢么?

    这女人竟对自己这么迷恋?

    还真是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炉鼎,最好是心甘情愿的,迷恋,那效果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冷公子脸上的狰狞突然消失了,变得温和起来。

    他将林婵月从地上扶了起来,抚摸着她肿起来的脸,将血迹擦去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本公子?”

    “冷……冷公子,婵月……喜欢你。”林婵月颤抖着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好!好!”冷公子突然大笑了起来,“本公子刚刚看了一下,发现婵月你的灵力最纯正呢。明日,你就搬到本公子的院子里吧。”

    林婵月顿时一阵狂喜。

    刚刚还在地狱,现在就已经到了天堂,惊喜真是来得太快了!

    冷公子将林婵月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林婵月显得格外楚楚可怜,她看向秋明月:“明月,谢谢你,谢谢你让冷公子明白了我的心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面露真诚:“我不是帮你,我只是可怜你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起来冰释前嫌,其实,心里都是各有想法。

    林婵月想,秋明月,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吗?

    听说过“农夫与蛇”的故事吗?总有一日,蛇会归来,恶狠狠地咬愚蠢的农夫一口!

    总有一日,我要让你像狗一样,匍匐在我的面前!

    秋明月想得是,演得真假,不过要演,那本小姐就陪陪你。

    名额确定,众人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推门进去,刚关上门,就听到一个声音道:“听说你帮林婵月说话了?她那样对你,你还帮她说话。”

    青禾的脸上带着一丝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青禾,你的消息还真灵通。”秋明月走了过去,勾起青禾的一缕头发,道。

    青禾瞪着她,似乎有些气恼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别气。”秋明月举手认输,“林婵月不是想做冷公子的陪练吗?我当然要满足她,让她尝尝滋味。”

    这尝到滋味后,大概会后悔为人!

    她还以为这姑娘是小白兔,正怒其不争,现在才发现自己完全错了,这姑娘就是个小恶魔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