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八章 不是陪练,是炉鼎
    :

    “她肯定是怕我们夺走冷公子的喜欢,所以故意吓唬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她以为这样,我们就会被吓走吗?我们才没有这么不禁吓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像个仙女,没想到心肠这么歹毒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”

    青禾并未立即离去,而是站在假山的另一面,和林婵月她们只有一座假山的距离,自然将这些话全部听进了耳里。

    青禾的脸上露出一个悲凉的笑,果然没人相信她么?她冒着被冷磬丰折磨的危险说出那些提醒的话,结果得来的却是这样的回报。

    还真是可笑啊。

    青禾的脚步顿住,刚想抬脚继续走,就有一人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那是个穿着粉衣的年轻女子,面容娇嫩,带着一丝妩媚,在刚刚那一众女子里,她就像一颗明珠,吸引着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靠在石头上,姿态慵懒,声音也是绵软动听:“姑娘,谢谢提醒。”

    青禾愣了一下,这女子居然相信了她?!

    青禾的脸很快恢复清冷:“如果你们要找死,我是拦不住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青禾说着,就越过秋明月,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……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青禾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,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她的背影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当空。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身影出了房间,跃入了黑暗里。

    这黑影正是秋明月。

    虽然希望渺茫,秋明月还是想四处找找,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默寒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秋明月在可活动的范围里转了一圈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,但是,还是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贱人,居然敢冷公子的坏事,活该!”

    “要不就扔在这里吧,这里有魔兽出没,明天她就被魔兽啃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扔这里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人将什么东西扔下,就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从一棵树上落了下来,走到被那些人扔掉的东西前,扯开后,赫然发现那里面是一个人,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女人血肉模糊,格外凄惨,气息奄奄,但是并没有死。

    “青禾姑娘。”秋明月看了一眼,便认出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吼吼!

    血腥味吸引了魔兽的靠近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青禾重新裹了起来,扛在了肩膀上,然后消失在了暗夜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禾醒来的时候,就发现自己躺在绵软的床上,那无休无止的折磨及身上的痛苦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是死了吗?

    终于解脱了?

    青禾有些开心,又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她其实并不想死。

    但是,谁不是走到了绝路,才决定死呢?她活下去,只剩下无尽的折磨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青禾转头,就看到一人站在床边,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我没死?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是死了的,但是遇到了我,就死不掉了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青禾愣了一下:“你不该救我的,我已经活不下去了。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死路。”

    “活着多好,为什么活不下去?”秋明月很费解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的处境。我当初刚来青城宗的时候,也和你们一样,希望能好好修炼,将来光宗耀祖,成为父母的骄傲。但是,当我来之后,我才发现,这哪里是天堂?我简直踏入了地狱。”

    “陪练?其实就是陪床和鼎炉。我辛辛苦苦修炼数年,却一朝被他吸干了。不仅如此,他还要折磨我。他简直是恶魔。”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,青禾的脸色猛地白了,身体不自觉地抖了起来,看起来格外可怜,“就因为我昨天提醒了你们,我就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了。这样的日子,我看不到希望,活着有什么意思?死了才是解脱。”

    “他吸干我的灵力,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折磨我,那手段极其残忍,每一次我都觉得自己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尝试过想逃,但是姓冷的权势太大了,我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恶魔的父亲是外门的冷长老,冷长老是外门两大长老之一,主管外门弟子的选拔和外门的安保。这权势之大,完全掌控了我们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青禾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无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我第一件事想的不是寻死,而是怎样才能杀了那个折磨我的人。”秋明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,“我会让我受到的折磨,全部加诸在他的身上!你死了,岂不是让你的仇人开心?这简直是亲者痛,仇者快。”

    青禾的睫毛上挂着一滴泪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眼前的人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,她坚信,这确实是她能做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从面前人身上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是啊,为什么死的是她,而不是姓冷的恶魔?!

    青禾的心情平静下来,逐渐没了死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算是死,她也要拉着仇人下地狱!

    青禾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青禾看着秋明月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,你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吧。现在一切都来得及。记住,千万不要让那恶魔对你有想法,否则你永远都逃脱不掉的!”青禾道。

    “我对那冷公子也没兴趣。但是,我不会离开青城宗的。青禾,我问你一个问题,这青城宗有没有一个地方是黑漆漆的洞府,墙壁上刻着一些古怪的花纹……”默寒就被关在那里,但是她一直找不到。

    青禾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青城宗有没有脾气古怪的老头?那老头很强,修为至少是玄神境八阶。”

    青禾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秋明月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没有么?

    “我在外门没见过,但是内门是我们这些外门弟子永远接触不到的世界,内门有没有,我就不知道了。而且你说的那个老头,我觉得就是内门的。”

    内门么?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我进入内门的希望有多大?”秋明月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青禾以为她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但是,她并不喜欢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。”青禾直截了当道。

    她以为秋明月会失望。

    谁知,秋明月直接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青禾,我要让你知道,你觉得绝无可能的事,也是可能发生的。”秋明月道,脸上带着一丝自信的笑。

    那笑,几乎晃花青禾的眼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