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七章 青禾姑娘
    :

    “她来找我,肚子疼而已,我刚一直在照看她。不知道怎么从林婵月口里说出来,就变成我在欺负她了呢?”秋明月的表情很无辜,看向卿楚玉的时候,表情关心,“卿楚玉,你的肚子好点了吗?还疼了吗?”

    卿楚玉抬起头,脸色似乎好了一些:“好……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肚子疼呢?是吃坏肚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和卿楚玉的对话之后,林婵月的脸色猛地变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不可能只是肚子疼啊,她明明听到卿楚玉痛苦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!不是这样的!是秋明月在折磨楚玉啊!”

    林婵月看向冷公子,便看到冷公子看她的眼神冷了,带着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。

    林婵月冲到了卿楚玉的面前,拉住她的手道:“楚玉,你是被威胁的对不对?肯定是秋明月威胁你了!秋明月给你下了毒吗?楚玉,有委屈就说出来,冷公子会替你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卿楚玉摇头,想要从她手里挣脱出来,但是林婵月紧紧地抓住她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打她?那你看看她身上有伤口吗?”秋明月冷冷道。

    伤口!

    对,只要有伤口,就能证明秋明月打了楚玉了。

    卿楚玉一直捂着自己的肚子……

    林婵月连忙伸出手,不顾卿楚玉的挣扎,强硬地扯开了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当呈现在她面前是白净的皮肤,没有丝毫伤口,也没有任何乌青的时候,林婵月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看向秋明月,就看到秋明月脸上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仿佛在说——我打了卿楚玉又如何?你根本找不出证据。如今,你才是挑拨之人。

    怒火灼烧着!

    林婵月的眼睛气红了,便要朝着秋明月扑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,她还没有靠近秋明月,只觉得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她的脸上!

    冷公子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:“够了!你大半夜叫我来看,就是来看这个吗?林婵月,本公子一直觉得你很懂事,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。挑拨离间,按照规矩该怎么处置,你该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挑拨离间陪练的关系,就该被赶出青城宗!

    按照她的计谋,被赶出青城宗的本该是秋明月才对啊,怎么最后变成了自己?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她不要被赶出青城宗!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林婵月一下跪了下来:“冷公子,婵月错了,婵月只是太担心楚玉了,所以一时没分辨清楚,冤枉了明月!明月,对不起!”

    林婵月说着,就朝着秋明月猛地磕着头。

    为了能在青城宗流下来,竟然朝着自己的死对头磕头,林婵月,还真是能屈能伸啊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淡淡的,没有丝毫松动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什么大善人,因为林婵月的哀求,就轻易地原谅她。她可是喜欢自己的仇人全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“冷公子,婵月错了。”

    林婵月哭得梨花带雨,脸颊通红,修长的脖颈格外白皙,锁骨下的肌肤若隐若现,格外地引诱人。

    冷公子的目光不禁被她吸引了,眼眸里流露出一丝贪婪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知错能改就好了,婵月,起来吧,这件事,本公子就不计较了。但是以后,同样的事就不要再犯了。”冷公子道。

    林婵月哭得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冷公子伸出手,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:“别哭了,哭了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林婵月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个欣喜的笑。

    “婵月不哭了,谢谢冷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都回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冷公子说完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刚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,眼睛里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这冷公子果然是个色狼,这陪练,看来真不是什么单纯的陪练,偏偏这些人还挣得头破血流,还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秋明月背在身后的手动了动,卿楚玉身上的符咒就落在了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并没有对她下毒,而是用符咒控制了她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卿楚玉绝对想不到,她用来对付秋明月的东西,会用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林婵月转身离去,卿楚玉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婵月,秋明月确实打了我,她用符咒控制了我,我才说出刚刚那些言不由衷的话的!”卿楚玉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林婵月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只觉得一口气闷在心里,怎么都出不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还真是叫她吃了一个闷亏,偏偏她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卿楚玉的话只能让她更气愤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冷公子只相信他看到的。这一次博弈,我们输了,秋明月是大赢家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我们只能将这口气忍下去吗?”

    林婵月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磕起的伤:“不,总有一天,我会让秋明月匍匐在我的脚底的!”

    她一定要成为青城宗的外门弟子!那个位置,只能是她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六个女子由一个老婆子引领着,熟悉着青城宗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是通往外门弟子的住处的,你们千万不能进去。要是被发现了,是要受到处罚的,到时,还会连累冷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只能在我领着你们刚刚转过的地方活动,其他地方绝对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,怎么穿得这么素,穿得漂亮一些,免得别人看了,还说冷公子虐待你们。”

    老婆子突然看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看去,便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、面容清冷的女子从远处走来。

    “那姑娘,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青禾姑娘。上一次,冷公子选了六个陪练,只有一个留下来,那就是青禾姑娘。青禾姑娘,现在是青城宗的外门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那女子的目光顿时羡慕起来,还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嫉妒。

    很快,那姑娘就走到了她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青禾姑娘。”老婆子恭敬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姑娘的目光扫过六个人,眼眸里带着一丝怜悯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冷声道:“这青城宗的外门不是谁都能进的,我劝你们,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青禾说完,就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她是在蔑视我们吗?”林婵月忍不住道,心里有一丝不快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她的背影,若有所思起来。

    蔑视?

    这女子的语气是有些怪。

    但是,她倒觉得对方是在好心提醒她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