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六章 林婵月倒打一耙
    :

    秋明月居然一直在耍她,其实她早就知道自己来着不善!

    卿楚玉一口血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,更可怕的是,迷烟、蛊虫、符咒,这些对秋明月居然都不起作用!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要毁了你的脸,谁叫你用你这张脸勾引冷公子,抢走了我成为外门弟子的机会!”卿楚玉说着,就取出了自己身上的佩剑,朝着秋明月袭去!

    秋明月的脑袋一歪,躲过了剑刃,然后伸出手,在卿楚玉的手臂上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卿楚玉只觉得手一麻,一松,手里的剑就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卿楚玉想要用灵力攻击,结果,秋明月直接将符咒贴在了卿楚玉的身上,卿楚玉就发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拿起匕首,寒光映照在卿楚玉的脸上,卿楚玉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惊恐。

    符咒对自己有用,也就是说符咒不是假货,只能说明这女人太强大了!

    卿楚玉从心底冒出了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她勾引冷公子?

    还真是有趣,这是她最近一段时间里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!

    这些女子,长得究竟是什么脑回路?

    那个一脸淫色的男人,值得她去勾引吗?

    “想知道这匕首划在脸上的感觉吗?”秋明月拿着匕首靠近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然而,她说不出话,只能瞪大眼睛,眼眸里满是惊恐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害怕,那你要在我脸上划一道的时候,怎么这么心安理得呢?”

    秋明月最喜欢的就是以彼之道,还之彼身了。

    我错了!

    不要在我脸上划一道啊!

    卿楚玉的眼眸里满是哀求。

    秋明月撑着脑袋,露出思考的表情,看似天真无邪,在卿楚玉的眼里,却如同恶魔一般。

    秋明月突然放下了匕首。

    卿楚玉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下一瞬,她的脸却突然扭曲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一拳头敲在了她的腹部上,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肚子上搅了一下,将她的五脏六腑都搅动了一遍。

    疼,太疼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秋明月又是一拳头,卿楚玉的脸色顿时没了血色。

    她疼得头晕目眩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婵月同样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她很兴奋,一想到秋明月那张脸被毁了,她就有一种莫名的快感。

    秋明月,折磨才刚刚开始哦。

    林婵月的脸上露出一丝诡谲的笑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。

    卿楚玉依旧没有归来。

    林婵月有些等不及了,要不,就去看看?

    林婵月想着,就朝着秋明月的房间走去,同时,她刻意压低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听到脚步声,眼眸中闪过一道厉色,便将卿楚玉身上的符咒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卿楚玉一下摔倒在地上,捂着肚子,发出痛苦的呻吟声,依旧哀求声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再也不敢了,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是卿楚玉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林婵月在门外听着,身体彻底僵住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难道痛苦哀嚎的不该是秋明月吗?

    怎么会是卿楚玉?

    她心里很震惊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卿楚玉的哀嚎声一直在耳边响起,林婵月不得不信!

    没想到,她这一招借刀杀人居然不行,秋明月还真是祸害留千年。

    林婵月眼睛里阴毒的目光闪耀着,突然,她想到了一个办法……

    冷公子给陪练定了一条规矩,那就是陪练之间不能相互斗殴,谁要是故意害其他的陪练,那可是要被赶出青城宗的。

    林婵月想着,便悄悄离开,去找冷公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冷公子,快救救楚玉吧!”林婵月一见到冷公子,急切道,脸上带着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冷公子皱着眉问道,眉宇之间不自觉带上一股戾气。

    夜深了,本该是修炼的好时候,却被人打扰了,冷公子的心情自然不太好。

    但是,他对林婵月的印象挺好的,所以便忍着不耐烦见了她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来找楚玉,楚玉没有丝毫怀疑,就跟着她走了。过了很久,楚玉都没有回来,我有些担心,就去秋明月的房间里看看,没想到秋明月正在打楚玉!楚玉的叫声太凄惨了,她肯定很痛苦。秋明月肯定是在嫉妒楚玉的根骨好,但是就算嫉妒,也不该这样心狠手辣啊。公子您一直强调不能起内讧,秋明月却这般无视您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冷公子的眼眸发冷。

    小野猫是好,但是这样不服管束,这就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婵月跟着冷公子的身边,朝着秋明月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当走到门口的时候,果然听到了卿楚玉痛苦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冷公子伸出手,强硬地将门推开了。

    门里,卿楚玉缩在角落,脸色惨白,嘴角发出呻吟声,痛苦至极,就像受到了极大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楚玉好惨啊,秋明月怎么忍心?都是公子的陪练,也算是同门之谊了,她怎么一点都不顾?”

    “楚玉到底受了什么折磨?今天是楚玉,下一个又会是谁呢?秋明月,你是不是想把所有的陪练都处理掉?”

    林婵月说着,就小心地观察着冷公子的脸色,果然看到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林婵月的心里不由得欣喜。

    秋明月,这是个连环局,你躲得了一次,以为躲得了两次吗?

    这一次,你肯定要被赶出青城宗了!

    “秋明月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本公子需要一个解释。”冷公子声音发冷,“青城宗有青城宗的规矩,我这里也有自己的规矩,坏了规矩,本公子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慌乱,表情里还带着一丝茫然。

    “林婵月,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你将楚玉折磨成这样?还想装傻?”以为装傻就不用被赶出青城宗了?简直做梦!

    秋明月的态度也冷硬了下去:“我没有折磨卿楚玉,倒是你,这样冤枉我,还叫来冷公子,想将我赶出青城宗,究竟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,楚玉已经被折磨成这样了?事实摆在面前。你觉得冷公子是傻还是瞎,分辨不出事实?”

    “事实?我折磨卿楚玉?她不过肚子疼罢了。”

    肚子疼?

    还真是拙劣的借口!

    林婵月都快笑出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