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五章 卿楚玉
    :

    “毁了她的脸!”

    “对,毁了她的脸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赞同道。

    想到冷公子对秋明月刮目相看,她们都嫉妒得发狂。

    林婵月问:“谁去?”

    其余人都同时愣了一下,似乎没思考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啊,谁去啊?”

    “六个陪练,最后只有一个能成为青城宗的外门弟子。我们五个人里,我的根骨不是最好的,本来就不是我的,秋明月侵占的也不是我的名额。”林婵月道,“楚玉,你的根骨是我们里面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林婵月说着,就看向其中一个圆脸姑娘。

    那姑娘圆脸眼睛很大,看起来清纯可爱,名叫卿楚玉。

    “对啊,楚玉的修为是玄神境二阶了吧?你之前差点就选上青城宗的弟子啊。现在好不容易有第二个机会,却被人依靠身体顶替了,还真是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“等三年,又浪费三年啊。”

    卿楚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甘:“我去!我不会失去这个机会的!”

    林婵月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光芒。

    借刀杀人,她不用出手,一下解决两个竞争对手,这便是靠脑子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楚玉,秋明月很狡猾,你要小心。我这把匕首很锋锐,可以用来划破她的脸,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难得的药粉,能让人昏迷,你可以先用这个迷晕她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药粉没用,我这里还有蛊虫,这蛊虫能让她失去神智,让你为所欲为。“

    ”这是符咒,能够将人定身。她不能动不能说话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划破她的脸,是不是很有趣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献上了自己的闺中秘宝。

    卿楚玉收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们就不信了,这么多宝贝一起上,居然还不能解决秋明月这个小妖精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当踏入青城宗的那一刻,她就感觉到自己似乎离默寒更近了一些,但是,她依旧不知道他在哪里,受着什么折磨。

    这青城宗比她想象的要大,除了那高耸入云的山,后面还藏着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,都是青城宗的地盘,其中有无数历炼之地和洞府,除此之外,还有秘境。

    而且,青城宗的等级很森严。

    青城宗分为内门和外门。外门弟子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这座山脉的半山腰之下,再往上,就上不去了。

    而她作为一个陪练,活动范围仅限于冷公子的院子。

    她要从青城宗里找到默寒,就犹如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夜很静,秋明月听到风声里夹杂着一丝不正常,虽然没有脚步声,但是秋明月依旧感觉到有人在靠近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目光猛地看向一个地方,来人便躲在那个角落里。

    墙被戳开一个洞,一根空心的管子伸了进来,从里面吹出一股烟。

    迷烟。

    卿楚玉将烟吹进去后,就在那里一动不动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她等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秋明月该已经把烟吸进去,彻底昏死过去了吧。

    卿楚玉走到门口,用灵力震断了门闩,推开门,就朝着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卿楚玉一只手拿着匕首,另一只手则掀开了被子……

    然后,她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被子里居然是空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呢?

    卿楚玉连忙转头,四处看去,眼眸里带着一丝慌张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找我吗?”此时,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后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门合上,借着月光,卿楚玉就看到秋明月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天有些黑,她看不清她的脸。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我还没睡着,你敲门我就开门啊,干嘛要震断门闩……”

    难道秋明月没发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?

    卿楚玉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抱歉,是我心急了,我会把你的门闩修好的。我找你,其实是有些话想和你说……”卿楚玉胡说八道地扯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像是没有怀疑:“哦?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卿楚玉悄悄把手里的蛊虫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蛊虫顺着桌子朝着秋明月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卿楚玉盯着那蛊虫,心里有些紧张。当蛊虫爬到秋明月手臂上的时候,卿楚玉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迷烟的力道不够,那这蛊虫肯定够了!

    等秋明月被她控制的时候,那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!

    “其实,也没什么事,就是我们不是故意疏离你的……”卿楚玉有些心不在焉道。

    她心里默默地数着时间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秋明月突然拍了自己的手臂一下,然后将袖子捋了上去,将那蛊虫从手上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天气,居然还有蚊子,刚咬了一口我才发现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卿楚玉见到这景象,一口血差点吐出来。

    蚊子!

    那哪里是蚊子?!

    不对,这不是重点,秋明月居然把蛊虫给拍死了!

    到底是蛊虫太没用,还是秋明月太强?

    卿楚玉有些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这女人利用这张脸抢走本该属于自己的机会,卿楚玉心肠便狠毒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定要毁了她的脸!

    秋明月将蛊虫直接扔在了地上,她的眼神清亮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卿楚玉吞了一口口水,睁着眼睛说瞎话道:“是啊,可能你比较招蚊子……”

    还有符咒。

    卿楚玉将符咒从怀里取了出来,一只手朝着秋明月悄悄伸去,然后一下拍在了秋明月的肩膀上!

    秋明月像是有些茫然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卿楚玉的心都快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符咒一定要起作用啊。

    要是符咒再不起作用,她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动作变得呆滞起来,呆呆地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难道行了?

    卿楚玉心里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她将匕首放在桌子上,移到了秋明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用这匕首,在你脸上划一道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拿起了匕首,朝着自己的脸靠近。

    这符咒真的有用!

    卿楚玉彻底松了一口气,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。

    秋明月自己毁了自己的脸,那可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了,这真是一个完全之策。

    卿楚玉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秋明月的动作。

    近了……

    近了……

    就要碰到她的脸了……

    突然,秋明月的动作顿住,把匕首一扔,笑了,脸上带着一丝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好奇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?原来是想来毁了我的脸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