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二章 默寒,我在这里
    :

    夜色正浓。

    隐夜披衣站在月光下,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浓浓的哀愁,月光似乎也变得寒凉起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来到院子里,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隐夜……”

    隐夜转身,脸上的哀伤瞬间退去,挂上了笑:“明月,还没睡啊?”

    “难过就难过啊,干嘛要装作开心?”秋明月嘟囔道。

    隐夜的母亲用性命和大魔同归于尽,从那之后,隐夜浑身都萦绕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忧伤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都难受。

    隐夜的表情一僵,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其实也没什么难过的,我见到了她,知道了她离开的原因。这一切都是大魔的阴谋,并非出自她的本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是个很坚强的女人,当年,她以一人之力将大魔困在云雾山,现在,又杀了大魔,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她让活着的人怎么办?父亲为了找她,走遍了整个仙灵界,至今未归。”

    隐夜的心里还是有一丝怨的,怨他娘轻易地做出了选择,牺牲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么?”

    秋明月伸出手,手里多了一枚闪耀着亮光的珠子。

    “当初,你娘找我帮忙的时候,让我把这枚珠子给你。”

    隐夜接过,盯着那枚珠子看了一会儿,有些晃神,然后紧紧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那冰冷的珠子,竟是生出了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轮转王感觉到自己的魔核处,灵力缭绕着,形成了强大的魔力,包裹着他的魔核。

    自从吃了秋明月给的丹药后,轮转王感觉自己的修炼速度比原来快很多,这样下去,只要一二十年的时间,就可以修炼到原来的修为的。

    二十年,对于魔而言,只是弹指一挥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轮转王对秋明月的怨恨就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门推开,进来的正是秋明月。

    秋明月那明艳的小脸上挂着笑:“王爷,修炼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轮转王被她的笑晃花了眼睛,想着这丫头还是挺关心自己的嘛。

    “已经恢复一成修为了。”轮转王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笑得更加灿烂了:“那把魔核拿来用用啊。”

    轮转王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关心……个屁!

    原来是觊觎他的魔核!

    他刚刚还觉得秋明月好,果然是错觉。

    让一只魔交出魔核,这并不是一件你情我愿的事。

    于是,轮转王就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,秋明月也象征性地教训了一下,最终拿到了魔核。

    魔核漂浮在秋明月的面前。

    秋明月伸出手,手放在魔核上,一股光亮将她包裹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像是飘了起来,往着一个方向飘去。

    黑,无穷无尽的黑。

    秋明月在黑暗中行走着。

    突然,空气中传来医生压抑的痛苦呻吟声。

    那呻吟声里还夹杂着若有似无的呼唤。

    “明月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神经不由得绷紧了,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明月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终于,秋明月感觉到声音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很黑,模模糊糊间,秋明月仿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秋明月的心都快跳出来了!

    那身影蜷缩成一团,牙齿咬得咯咯响,像是痛苦至极!

    秋明月的心又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默寒!

    她冲了过去,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他!

    男人的身体很凉,身上中的毒霸道地侵蚀着他的根骨!这种毒太霸道了,要是一般的修士,足以在他吃下去的瞬间要了他的命!

    但是,男人依旧在坚持着,任由那毒侵蚀着他!

    秋明月想到上次用魔核的情景,肯定是那一个老头!他又用新的办法折磨默寒了!

    “明月……”男人开口了,声音里带着一丝惊喜和难以置信,他的牙齿咬得咯咯响,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,“……明月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“默寒,是我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男人突然转身,转而将秋明月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抱得很用力,几乎想将她嵌入身体里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真是太调皮了……明明前一刻,你还在我的怀里,下一刻……就不见人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抱得紧一些,小丫头,你就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……别走……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沉压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萧默寒的力气很大,秋明月觉得身体的骨头都要碎裂了,但是,她没有挣脱,任由男人紧紧抱着。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极端的渴望与害怕,害怕她消失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鼻子酸酸的。

    “默寒,我也想你。我在这里,哪里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毒再次发作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身体蓦地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男人的拳头猛地砸了出去,一股强大的力量砸在了房顶上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房顶碎裂,纷纷掉下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觉得一具伟岸的身躯将自己紧紧护住,完全挡住了那些碎石。

    咯咯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般时候,男人已经疼到没有理智了,但是依旧护着她,可见,保护她,已经是一种本能了。

    这男人,把自己的命看得比自己重要,她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是每一次,他都会让她更加发现,自己对他有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碎石终于落完了。

    光亮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萧默寒的脸色惨白到了极点,但是,气息却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……”萧默寒低声囔囔道。

    突然四处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堆满碎石的地方,突然冲了过去,用手去将碎石挖开。

    “默寒,我在这里!”秋明月说着,才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是飘在空中的,只是一抹虚无的影子,完全没有实体。

    萧默寒一直在挖着,因为觉得小丫头就在下面,怕伤着她,所以一直没用灵力,就用凡胎**挖着,很快,他的手就出血了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默寒,我在这里啊!”

    “默寒,别挖了,我没事!”

    “默寒,你看看我啊!”

    “夫君,别挖了!”

    秋明月疯狂地叫道,但是,萧默寒根本听不到。

    秋明月直接冲了上去,从背后抱住了萧默寒,眼泪不听地流下来。

    突然,萧默寒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