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一章 终结南宫锦溪
    :

    这本来是天衣无缝的阴谋,但是,南宫锦溪怎么也没想到,秋明月和隐夜居然能活着从魔谷出来,完全将她拆穿了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想要逃,隐夜瞬间就出现在她的身后,冰冷的手爬上她的脖子,掐住了。

    渐渐收紧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呼吸越来越困难。

    此时,隐夜的那张俊脸,却犹如恶煞一般。

    “夜,对不起……我……我是真的担心你啊……”南宫锦溪莹白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楚楚可怜,眼泪落了下来,这模样足以让很多男人心软。

    隐夜松了手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顿时一喜。

    果然,她这张脸是对付男人的利器。隐夜虽然冷,但也是男人啊。

    突然,南宫锦溪只觉得腹部一痛,脸上的笑意凝固了。

    隐夜对着她的丹田处狠狠一击,南宫锦溪只觉得自己的内丹被震碎了,灵力一点一点地从自己的身上消逝……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她抬起头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的修为,她辛辛苦苦修炼的修为,就这样没了!

    隐夜猛地一甩,就将她甩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明月,这女人很讨厌吧,你处置了解解气吧。”隐夜看向秋明月的时候,身上的冷气顿时消散了,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挺生气的。”秋明月说着,就朝着南宫锦溪靠近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不自觉地后退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……你敢……我可是天玑府的少主……你伤了我,天玑府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……你离我远点!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忍着剧痛,一边往后挪,一边大惊失色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却并没有被吓到,而是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怎么教训呢?那就采取泼妇的姿态吧。”

    直截了当,才最解气。

    秋明月直接一手扯住了南宫锦溪的头发,另一只手狠狠地甩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秋明月手上的力道很大,很快,她的脸就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秋明月并没有停手。

    玄沧大陆受的气,以及仙灵城受的气,要一并还给南宫锦溪!

    南宫锦溪被扇得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她还真是偷鸡不成倒蚀把米!

    她本来以为可以夺走隐门的,没想到最后却失去了内丹,还被秋明月这样羞辱!

    她的心里充满了愤怒!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秋明月依旧不停手地扇着。

    渐渐地,南宫锦溪连怨恨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剩下痛苦了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别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……秋明月,放过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嘴里吐着血,浑身是血,脸肿起,已经充血了,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团烂肉,奄奄一息,随时可能没命。

    “门主,这南宫锦溪毕竟是天玑府的小姐,要是真打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到时候要是紫冥夫人追究起来,隐门去哪里弄一个小姐来交代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宫锦溪是该揍,但是至少留一条命……”

    隐门的几位长老不禁劝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也是从隐门的角度出发思考的。南宫锦溪的身份,确实不宜直接打死了。

    隐夜看着正邹得起劲的秋明月,并没有去阻止她。

    “打死了,本门主承担。”隐夜道。

    这一下,隐门的人就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彻底陷入了绝望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又揍了一刻钟,才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缩成一团,已经不知死活了。

    “累死我了。”秋明月道,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些薄汗。

    隐夜将一块手帕递给了秋明月:“擦擦手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接了过来,擦手,谁都没有理会南宫锦溪。

    “南宫锦溪以及她带来的这些人,意图破坏隐门和天玑府的关系,全部押入隐门的大牢,关押起来。”

    隐夜说完,又看向刚刚替南宫锦溪说话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“你,你,还有你,全部押入刑堂,好好审讯,看看是收了天玑府什么好处,还是本来就是天玑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人的脸色白到发青,但是却无从辩驳,只能任由被拉下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跟着隐夜进了隐门。

    锦扇公子也磨磨蹭蹭地跟在他们的身后,嘟囔很久,忍不住道:“隐兄,我和秋小姐可没什么关系,我们说过话的次数都十分有限。”

    隐夜知道他是珍惜他们之间的友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们之间不会有什么关系的。”隐夜道。

    锦扇公子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看不上你。”隐夜道。

    锦扇公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能不能做朋友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玑府。

    千言长老在喝茶,茶杯放在那里,泛起烟雾,茶香溢满房间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静静地等待着好消息。

    隐门、天玑府,都将是他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,还挺聪明的,自己果然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去了这么久,也差不多该回来了吧?

    恰在这时,外面便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是南宫锦溪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怎么不是她自己来?

    千言长老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便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,冲到了千言长老的面前,一下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千言长老,您救救小姐吧,小姐要死了!”

    千言长老的手一抖,碰到了那茶杯,茶杯倒了,水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小姐差点就拿下隐门了,没想到隐夜居然没有死!隐夜说小姐故意离间隐门和天玑府之间的关系,将小姐揍了一顿,关入了地牢!小姐现在生死未卜!”

    千言长老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多年的城府没有让他太过于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隐夜进了魔谷居然没死!

    那里面可是有大魔啊!

    这太匪夷所思了!

    至于救南宫锦溪……

    一点事都办不好的废物,用得着自己出面吗?

    隐门要是真杀了南宫锦溪,对自己来说才是好事呢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毕竟是紫冥夫人名义上的女儿,南宫锦溪死了,他可以添油加醋一番,让天玑府的人,尤其是紫冥夫人的心腹,对隐门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隐门和天玑府闹出矛盾,对自己来说,未必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一个傀儡而已,没了南宫锦溪,他还可以找其他更合适的人。

    转瞬,千言长老已经做了决定,抛下南宫锦溪这枚棋子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