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章 南宫锦溪的嘴脸
    :

    秋明月不仅死了,还要背上害死隐夜的名声,被整个隐门和仙灵城唾弃,想想,还真是有趣呢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南宫锦溪胡说八道的。

    但是,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隐夜和秋明月死了,从她口里说出的就是真相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南宫锦溪更加自信了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倒是觉得,凭着一则画面,就判断是秋明月害死隐兄,有些武断了。”锦扇公子依旧是一身蓝衣,摇着扇子走了出来,“也许是隐兄因为什么原因要进魔谷,秋明月是去帮隐兄的呢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,画面里只出现了秋明月和门主一起进入魔谷,谁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厉光,这什么公子怎么又来坏自己好事!

    南宫锦溪心里恨得牙痒痒,脸上却挂着泪:“公子,你不是夜的朋友吗?他出事了,你一点都不关心,反而替秋明月说话。难道说你和秋明月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欲言又止,这才引起众人的百般猜测。

    难道锦扇公子和秋明月……

    不,不。

    锦扇公子和秋明月接触的机会应该很少才对。

    天玑府在隐门当然有内奸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给了隐门中的人一个眼神,那人立即领会了,道:“南宫小姐这样一说,我倒是有点印象了,有一次看到锦扇公子和秋明月在太湖旁散步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的表情转而震惊:“锦扇公子,门主把你当好友,你怎能做出这样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锦扇公子的脸色猛地变了,表情里露出一丝恼怒: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他说着,手里的扇子就朝着那人飞了出去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扇子打在那人的心口处,那人猛地后退了两步,仰倒在了地上,吐出两口血,脸色惨白,一下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锦扇公子在杀人灭口!”南宫锦溪看向蓝衣公子,义正言辞道,“锦扇公子,你以为杀了他,就能堵住悠悠众口吗?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说得有板有眼的,隐门的有些人已经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锦扇公子,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门主对你那么好,你居然对门主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秋明月是这么朝三暮四的人,亏得门主对她一片真心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和她的人成功带起了节奏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!”锦扇公子的脸色已经涨红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解释了一句,就变成了这样的结果!

    他没有和秋明月有关系!

    这些人在胡说八道!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为什么没人相信他?!

    “还是请你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留在这里,就算门主在天有灵,都觉得膈应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帮秋明月说话的下场哟。

    想和自己斗?!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一阵鼓掌声突然响起,在这情况下显得特别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顺着掌声响起的方向看去,便看到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居然出现在这里!

    秋明月!

    居然是秋明月!

    秋明月不该死在了魔谷里吗?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眼睛下意识地瞪大,心里充满了诧异,有什么事似乎超出了她的掌控。

    秋明月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衣裙,脸颊绯红,五官精致,长相耀眼。她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,颇具嘲弄。

    “南宫锦溪啊,你编故事的能力真是一流,将人家好好的翩翩公子,就冤枉成了无耻之徒。这戏真是太有趣了,我都听得入迷了,忍不住为你鼓掌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从震惊里回神,迅速捋清了思路。

    隐夜如果还活着,肯定会和秋明月一起出现。她四处看了看,并没有看到隐夜的身影,只能说……

    南宫锦溪嘴角的笑重新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,你以为从魔谷逃出来就逃出生天了吗?本小姐要让你死得更惨,还要背负着无耻的名声!

    “我说的可不是故事。诸位看,秋明月安全无恙,这就是她和锦扇公子的阴谋,他们合谋害死了夜,现在来炫耀了!”南宫锦溪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门主呢?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,你把门主弄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快还我们门主!”

    “这对狗男女害死了门主,快把他们杀了浸猪笼!”

    说着,部分隐门的人就朝着秋明月和锦扇公子围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几个觉得不对劲的,刚想替秋明月说一句话,就被冤枉成秋明月或锦扇收买的人,顿时,那些人也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,你要是想否认,就把夜交出来啊。”南宫锦溪故意道。

    因为她笃定,秋明月交不出隐夜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已经笃定隐夜出了意外,否则早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笑:“好啊。隐夜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朝着一个方向道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不禁朝着那个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呵,在强撑吗?

    一人从那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他出现在众人视野的时候,有片刻的寂静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手不禁抖了一下,脸上的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。

    男人穿着黑袍,气势凛然,硬朗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正是隐夜!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那可是魔谷啊。

    隐夜怎么能活着出来?

    南宫锦溪怀疑自己产生幻觉了。

    隐夜的眼神从隐门的人脸上扫过,在刚刚帮南宫锦溪说话的人的脸上多停顿了一会,那些人的脸色猛地白了。

    刚刚,他们还觉得讨好了南宫锦溪,能够得到好处了,现在只有一个念头——完了。

    隐夜之所以不出来,就是想看天玑府在隐门埋了多少眼线。

    呵,结果还真是大出意料啊。

    隐夜的目光最终落在南宫锦溪的脸上,那眼神阴冷到了极点。南宫锦溪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背后冒了出来,身体忍不住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南宫锦溪利用本门主母亲的事,将本门主引到了魔谷之中。明月也是她引去的。南宫锦溪,你意图谋害本门主,冤枉本门主的好友,破坏隐门的安定。你说,本门主该怎么处置你呢?”

    隐夜面无表情道,声音里暗藏着浓郁的杀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