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九章 击杀大魔
    :

    “声东击西。刚刚的自相残杀,不过是一场戏。”秋明月道,嘴角含笑,手里的动作却十分狠,刺入,又拔了出来,再次刺入,直到将魔核完全击碎了,“你很喜欢看戏嘛。刚刚演了一场,我们拿到了斩魔剑,现在再一场,你仍旧被耍得团团转。呵,还真是个蠢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骗本座!”大魔的眼睛变得血红,心中震惊且暴怒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如果时间倒流的话,她怎么都想不到,自己堂堂大魔,居然会栽在两个蝼蚁手里!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白色的幻影出现在了大魔的面前,她的面容逐渐清晰,和大魔长得一模一样,但是又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她的情绪很激动。

    她看向秋明月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她一直祈祷的事居然成真了。

    夜儿没事,他们杀了大魔……

    当她向秋明月求救的时候,只是抱着一丝微末的期盼。没想到,这姑娘的智慧和胆识都强大到令人可怕!

    她最后看向隐夜:“夜儿……”

    隐夜也走到了她的面前,眸光闪动着:“娘。”

    幻影的眼泪落了下来,怎么擦都擦不干似的:“没想到……没想到今生还能听到夜儿唤一句‘娘’。”

    大魔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杀本座,这身体是她的,你们要杀了本座,她也死了。隐夜,你要亲手杀了你的母亲吗?你们恨本座,又不能杀本座,太有趣了!”

    隐夜愤怒地看着她,确实不能杀!

    大魔笑得更加疯狂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仅不能杀本座,还要用灵魂供奉本座,否则本座就毁掉这具身体!”

    突然,她的笑声戛然而止,只见那幻影变成一道利刃,突然刺向了她的心口!

    那女人,居然要和自己同归于尽!

    “娘!”隐夜大叫一声,想要阻止她……

    然而,一切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夜儿,娘永远爱你。”

    那利刃刺入了大魔的身体,一阵耀眼的强光扑面而来,大魔的笑声也彻底消散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消散了。

    洞府,陷入了彻底的寂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玑府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和千言长老面对面坐着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脸上充满了惊喜:“义父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秋明月被魔撕裂了,血肉横飞。她的脑袋在地上滚着,求我救她。我一脚把她踹开,她脸上充满了绝望……还真是有趣啊。”

    千言长老古板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:“五天了,秋明月和隐夜都变成了魔的食物,说不定比你梦到的还要惨呢。很多魔,喜欢吃人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“哈!那岂不是魂飞魄散,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?秋明月简直太惨了,我都有点可怜她了,等有空的时候,我一定要给她烧两根香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和千言长老相视,都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玑府、藏灵山庄、青城宗、隐门……这些年来,青城宗越来越强,超越了天玑府,成为三府一门之首。要是天玑府能加上隐门的势力……”千言长老欲言又止道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:“义父,隐夜死了,隐门肯定大乱,这个时候,正是吞并隐门的最好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千言长老露出一个赞赏的表情:“孺子可教。锦溪,你和隐夜的婚约可是上一辈定下的,不是说解除就解除的。隐夜现在出了事,他没有兄弟姐妹,这个时候,你这个未婚妻是他最亲近的人了。所以,隐门,应该由你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天玑府和隐门都是她的了!

    南宫锦溪压抑着兴奋:“义父说得对,虽然隐夜有些对不起我,但是我深明大义,不和他计较。这个时候,我是不会承担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隐门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带着人,浩浩荡荡地来到隐门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南宫小姐,你来找我们门主有什么事吗?”守门人姿态不善,“我记得你和我们门主的婚约已经解除了,而且,我们门主似乎不想看到你啊。”

    他们可记得这女人是如何羞辱他们门主的,当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南宫锦溪直接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,将他的脸打肿了。

    “狗奴才,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南宫锦溪,你要做什么?来找麻烦?”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南宫锦溪又是两巴掌,直接将人打得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很快,隐门的一队护卫就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阴狠,这些人可都是嘲笑过她的,现在,她报仇的机会来了!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狗奴才,一点规矩都没有,作为隐门将来的门主,本小姐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你们!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说着,一摆手,身后的一群人就朝着那群护卫冲了上去!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两批人迅速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带来的人很多,而且都是高手。所以,很快就处于优势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隐门的护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继续揍。”南宫锦溪下令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脚又一脚,将隐门的人踹得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南宫小姐,你带人上门来找隐门的麻烦,是想挑起天玑府和隐门的矛盾吗?”此时,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朝着说话的人看去。

    来人有五位,都是隐门的长老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没有丝毫慌乱。

    她收起了凶狠,变得温婉起来。

    “几位长老误会了,只是这几个人太不守规矩了,我便教训一下他们,也算为自己立威了。”南宫锦溪道。

    “立威?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眼眶红了,泪水落了下来:“隐夜太狠心了,就这样抛下我去了。我是他的未婚妻,当然不能看着他倾注心血的隐门发生什么变故,所以自己挑起这个大梁……女人难免弱势,果然一来,他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,我只能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那几位长老的脸色顿时变了:“你说门主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隐夜被秋明月蛊惑去了魔谷。去了魔谷,哪里还有命回来呢?”南宫锦溪的眼泪淌得更加凶了。

    她将一个水晶球拿出来,水晶球上便浮现出秋明月和隐夜一起走进魔谷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那女人不是好东西,但是夜已经被她迷惑了,完全不相信我,如今,连命都搭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隐门的人都看着那个水晶球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门主,真的出了意外?

    秋明月,是个坏女人?真是她害死了门主?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