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九十六章 别耽误了吉时
    :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秋明月感觉到一阵风过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她似乎听到了女子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她朝着那声音走去,来到了声音的源头处,就看到一个白色模糊的身影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秋明月问道。

    那幻影看向秋明月,模糊的脸上挂着泪痕,带着一丝期盼:“姑娘,你能帮帮我吗?我是隐夜的母亲,隐夜被那狡猾的魔骗了,你能帮我,让他赶紧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秋明月并没有太大的诧异,她其实已经差不多猜到了,只不过,现在有一个人告诉她罢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幻影眼里的希望变成了绝望:“算了,我太自私了,没有人能斗得过那只大魔的,你还是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已经晚了,隐夜离不开这里,我也离不开这里。只有杀了那大魔,才能离开这里吧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那幻影点了点头:“这就是命啊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一直被困在这云雾山上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神坚定:“不试试,怎么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明月,我找了你好久,没想到你在这里。”隐夜从她的身后走来,走到了她的身边,“我母亲说我们不能在云雾山待太久,是时候该离开了。只是离开前,她想再见我们一面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看了隐夜一眼,像是在思索什么,片刻后,她像是做出了决定,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秋明月跟着隐夜来到了洞府中。

    洞府中。

    秋明月一进洞府,她身后就的结界就合上了。

    大魔看着秋明月,就如同看着小白兔一般,那般温和无害。

    本来,她只想让隐夜做自己的傀儡的,既能报复那女人,而且隐夜足够强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发现了秋明月也是有优点的。

    她那张脸生得不错,要是让她出去勾引厉害的修士,然后带回来做自己的食物……

    大魔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设置结界?

    秋明月用询问的目光看向隐夜。

    隐夜似乎有些心虚。不敢跟她对视,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走到了秋明月的面前:“明月,你是叫明月对吗?你和我家夜儿之间是有婚约的,这本来就是注定的姻缘。我这辈子是离不开这里了,但是我最大的愿望是看着夜儿娶妻。你们的亲事是早晚的事,不如今晚就办了吧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说完,洞府里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四周都挂着红绸,墙上还贴着‘囍’字,这是早已布置好的婚房!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变得冷硬起来:“夫人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隐夜和我的婚约,也已经解除了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那温婉的神色之中又添了一丝强硬:“所以,你是不愿意了吗?”

    秋明月没有丝毫犹豫,笃定道:“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笑了起来,声音里含着一丝威胁:“明月,这可不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了。今天,无论你愿不愿意,你都必须成为夜儿的妻子,我的儿媳!”

    秋明月冷笑道:“没有人能强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就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话音落,她的手心突然多了一颗紫色的丹药。她的手一动,手里的丹药就飞了出去,朝着隐夜的方向,隐夜抓住了那颗丹药。

    “夜儿,让明月吃下这颗丹药,吃下后,她就会忘记过去,你将成为她唯一的爱人。”

    隐夜手里拿着丹药,似乎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隐夜,不要,我们是朋友。”秋明月急切道。

    这女子很有问题,明显在蛊惑隐夜!

    当他强迫她吃下丹药的时候,他们的朋友关系也彻底断了。

    “夜儿那么喜欢你,你却拒绝他,甚至不愿意满足他母亲的最后愿望。明月,你真是太自私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她为什么要拒绝他?

    隐夜的眼睛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当他的眼睛彻底发红的时候,心里的**就会放大无数倍,人就会屈从心里的**,而此时,和魔也没什么差别了。

    隐夜朝着秋明月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表情更冷了,她肯定不会坐以待毙,转身就朝着洞府的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一个逃一个追!

    红衣女子的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,真是太有趣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久没觉得这么有趣过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很快就冲到了洞府门口,结界若隐若现,闪耀着银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秋明月想要冲出去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狠狠的一声巨响,她的身体就弹了回来,额头却迅速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隐夜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秋明月转身,驱动身上的灵力,想要撞破结界……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然而,结界丝毫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力量的差距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隐夜步步紧逼,秋明月只得后退,退到角落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“不要,隐夜,你不能让我吃下那颗丹药。”秋明月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明月,张开嘴。”

    “隐夜,我是不会吃的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道:“她不吃,就强迫她吃下去。夜儿,只要她吃下去,她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听她的,她在骗你!”

    “不听本座的,难道还要听你的?”红衣女子张狂地笑道,“夜儿,强迫她吃下去!”

    隐夜的瞳孔更加红了,他在她的面前蹲下来,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,强迫她张开嘴,另一只手拿着丹药,便要喂进她的嘴里……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她不要忘记过去!

    她不要忘记默寒!

    默寒还让她等他呢。

    她要是把他忘了,他该多么可怜啊。

    秋明月疯狂想要挣扎,但是隐夜的力量太大了,她根本挣脱不了,只能疯狂地摇头,眼泪不禁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隐夜,不要,她不是你娘,她在蛊惑你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一遍一遍道。

    她白皙的脸颊上,带着泪痕,眼眶发红,格外地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隐夜的心中突然有一种难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别哭。

    隐夜的动作顿了一下,想将她的眼泪擦干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自然听到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,居然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确实不是他的母亲,本座是大魔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丧失理智了,你怎么都叫不醒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叫醒他,简直做梦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,本座就是这里的王,没有人能忤逆本座!”

    “夜儿,还在等什么呢?要耽误了吉时了。”

    隐夜直接将丹药塞进了秋明月的嘴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