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六章 龙潭虎穴
    :

    正午。

    阳光从窗台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坐在靠窗的椅子上,淡淡的阳光笼罩在她的身周,她坐着,一手撑着下巴,靠在桌子上,闭上眼睛,绝美的脸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光辉,安静、素雅。

    几只灵兽躺在她的身周,都是毛茸茸的团子,给人一种暖烘烘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个光团从外面飘了进来,进入了秋明月的脑袋里。

    魇兽的鼻头动了动,它仿佛嗅到了同类的气息,睁开眼睛,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于是,重新闭上眼睛,享受着阳光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秋明月猛地睁开眼睛,眼睛里透出一股欣喜。

    她和默寒断了的那一丝默契,似乎又出现了,她能感觉到他在哪!

    秋明月站了起来,朝着她感知到的萧默寒的方位走去。

    她走出了房间,走出了隐门,走过狭长的小巷,走过繁杂的街市,穿过人群,踏入山林,然后,她的面前出现了一线天的峭壁。

    石壁旁,男人姿态慵懒地靠在那里,双手抱臂,深邃的眼眸破了寒冰,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觉得喉咙像是被哽住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,痴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看着他浓密细长的眉,深邃的眼眸,高挺的鼻梁,薄而性感的嘴唇……

    思念如游龙一般,无限蔓延,就算见到了,秋明月依旧觉得想他。

    男人站着不动,秋明月想要扑进他的怀里,但是却发现自己的脚根本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默寒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想要说话,也发现自己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她像个小女孩一般,小脸和眼眶都发红,急得快哭起来了。

    萧默寒只是静静地看着她,突然转身,就从那一线天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转瞬,那一丝关联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猛地睁开眼睛,就发现自己依旧在房间里,刚刚的那一幕,似乎只是一场白日梦。

    纵然刚刚的梦不太美好,但是她毕竟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手抚在胸膛,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个梦,是否意味着什么呢?

    秋明月起身,推开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梦里发生的事,包括那些路线,她都记得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秋明月走出了隐门,走出了小巷……然后发现,这一切,都和她梦里发生的事一模一样!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有些怪异,但是思念还是让她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当她走近山林,距离那一线天的时候,秋明月不由得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停住了脚步,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整理了自己的衣裳,上发现自己身上没什么妥当的地方,才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没了之前风风火火的样子,而像个娇羞的姑娘,迈着小步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靠近了,秋明月看到石壁上果然有一个人,她的心都快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当她看清石壁上人的脸时,刚刚的欣喜便一扫而光了。

    不是萧默寒,而是隐夜。

    隐夜看到秋明月的时候,也是有些诧异的。

    这一线天,便是魔谷的入口。

    他没有立即进去,而是在这里等着,却没想到等来了她。

    她像个娇羞的小姑娘,像是要去会情郎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瞬间,也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果然是梦啊。

    那梦预示着什么,这一线天里,会有什么呢?

    秋明月的理智回笼,就觉得这件事很怪异,就像有什么人刻意引她来一般。

    秋明月走到了隐夜的面前。

    隐夜靠着石壁,懒散道:“我怎么觉得这像一个专门针对我们的陷阱?”

    “尽管如此,即使知道是龙潭虎穴,我们还得闯,不是吗?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但凡和默寒有关的事,她一点都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隐夜眼眸闪了闪: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他母亲的事一直是他心里的结,有一丝线索,都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都已经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隐夜率先走了进去,秋明月随后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两道身影出现在魔谷的入口处。

    “义父,隐夜和秋明月都中计了!”南宫锦溪道,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想到同时除掉两个心腹大患,南宫锦溪便觉得一阵舒爽。

    “不过两个小辈罢了,之前是我不屑动手。既然你杀不了他们,那就只能我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羞惭:“义父,是锦溪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就罢了,以后别让我给你擦屁股了。”

    千言长老说着,便伸出了双手,掌心朝前。他的掌心如有两道火光闪耀着,两道火光融为一体,朝着那一线天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声巨响,那一线天居然合拢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将是隐夜和秋明月的坟墓,从此,仙灵界再无这两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里是魔谷,据说是人和魔界的交界。但凡修士进来,都是有进无出,所以,魔谷可怕的地方在哪里,没有人知道。”隐夜道。

    未知,才是最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你永远不知道可怕的地方在哪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谨慎地观察着四周,没有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。这里的山林,和魔谷之外的山林,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要是害怕,就拉住我的手。”隐夜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轻蔑地笑了一声:“切,老娘还不知道什么叫怕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免得等下吓哭了,我还得安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吓哭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在山林中走着。

    但是,谁都没有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“那树上的标识,就像提醒着我们朝哪里走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每隔一段距离,树上就会出现一个箭头,提示着方向。

    但是,这预示的方向未必是安全的,也可能是鬼门关的方向。

    然而,对于隐夜和秋明月而言,就算是鬼门关,他们都要去闯一闯。

    两人脚步没有丝毫停顿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许久,树木消失,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石林。石林高耸,壮阔之景。

    石林的入口处有两颗巨石,一边书“魔天幻地”,另一边书“得偿所愿”。

    秋明月和隐夜都是怀着念想来的,他们想要的,是否就在其中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