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二章 谁的命更重要
    :

    太弱小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小人物,居然要自己动手?!

    鬼藤心中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它伸出了锋锐的长藤,打算刺进女子的身体,速战速决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并没有坐以待毙,而是驱动自己身上的灵力,攻向鬼藤的主干!

    只要活着,就有一线希望,死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!

    秋明月的攻击用尽了她浑身的灵力,但是对于鬼藤而言,就像挠痒痒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她那一下攻击,让鬼藤分了神,没有立即要了她的命!

    秋明月的脸涨得通红,积蓄着力量,想要挣扎掉……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鬼藤轻蔑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一定要杀了她!

    无数根绿色的长藤在空中飘着,同时攻向了秋明月……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于此同时,一枚锋锐的暗器突然刺向了鬼藤的根部!

    那暗器比秋明月的攻击厉害了很多,鬼藤不得不再次停止攻击,而是用长藤缠住了暗器!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又是几枚破空而来,刺向它,几根长藤迅速缠住了暗器。

    但是,还是有漏网之鱼,刺在了它的根部上,立即流出了绿色的液体!

    找死!

    鬼藤的长藤迅速朝着一个方向攻去,而那里站着的,正是隐夜!

    长藤如头发一般,多不胜数,带着巨大的攻击力。而隐夜则站在那里,一手负在身后,因为脚的缘故,身形微微歪斜,但是丝毫不损他的英武不凡。面对凶恶的鬼藤,隐夜从容不迫,没有丝毫畏惧。

    “女人,没事吧。”他看向秋明月,甚至还有心思来关心她。

    鬼藤被他的轻视激怒了,直接放开了秋明月,全力朝着隐夜攻了过去!

    等杀了这个人,再来杀这女人,它鬼藤要杀的人,还逃得掉吗?!

    无数根长藤刺向隐夜……

    隐夜从容不迫地在自己的身周形成一个保护罩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长藤撞在保护罩上,竟是没有刺穿!

    鬼藤有些震惊,这人居然能挡住它的攻击!

    鬼藤收起了刚刚的蔑视,更加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鬼藤并没有缩回长藤,而是不停地朝着保护罩刺去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一时,全是长藤撞击保护罩的声音。

    渐渐的,保护罩上有了裂缝。

    裂缝越来越大,一根长长的细藤刺进了保护罩!

    那细藤完全可以将人的身体刺穿。

    秋明月忍不住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小心有什么用,也只能死!

    鬼藤倨傲地想着,长藤便刺入了隐夜的身体,瞬间,它就闻到了血液的味道。

    好浓郁的灵力!

    鬼藤疯狂地吸引着隐夜身体里的灵力。

    隐夜依旧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眉头微微皱起,开始,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她看着隐夜,只见他的表情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,就像在算计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狐狸当然不会任由自己吃亏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心里的担忧消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灵力进入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内丹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这人,还真是个完美的炉顶啊。

    吸完他的灵力,自己的修为又能上升一个阶段了。

    鬼藤的心里有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突然,它的内丹像是被什么攫住了一般……

    鬼藤要是有脸的话,此时脸色肯定变了。

    它察觉到了隐夜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人类,居然想驯服自己,让它认他为主!

    它和紫冥夫人打赌输了,要为天玑府服务,但是,就算是紫冥夫人,也不敢让它做她的灵宠啊!

    这人类,真是好大的胆子!

    鬼藤突然变得躁动起来。

    它的枝藤胡乱舞着,内力也在瞬间撞破了隐夜的桎梏!

    鬼藤采取的几乎是两败俱伤的方法!

    隐夜吐出一口血,鬼藤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它的内力四处乱窜着,修为一下损失了好多!

    鬼藤的长藤突然伸了出去,一下卷住了秋明月,卷着她的身体,迅速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,秋明月没有反应过来,鬼藤怎么突然将目标转向了自己,同样的,隐夜也没有反应过来!

    一根长藤卷着秋明月,迅速从空气中掠过!

    鬼藤的速度很快,而且它具有能迅速攀爬悬崖和穿越高山的能力,这样的速度,根本不是人能追上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觉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,偶尔有泥土落在自己身上,转瞬间,她已经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泉水。

    秋明月被扔在那里,浑身上下都被绿色的长藤捆缚着。

    鬼藤变成了一个浑身赤/裸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肌肉匀称,皮肤白皙,黑发飘落下来,挡住了大半的脸。他的眉目清秀,浓眉大眼,鼻梁高挺,薄唇,眉目之间带着一丝倨傲。

    他直接走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努力将自己的身体缩小一些,便发现那捆缚着自己的长藤也跟着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秋明月想要崩断,又发现长藤捆得更加紧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只能盯着少年。

    而他对一个女人的目光,没有丝毫羞耻感,依旧我行我素地清洗着自己。

    秋明月发现,这鬼藤似乎有洁癖,将自己洗了一遍又一遍,才从水里出来。

    他重新变回了鬼藤,但是却没有直接用自己的长藤勾住秋明月,它选择勾住捆缚着秋明月的长藤,那样子,就像在嫌弃秋明月脏。

    秋明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并非处境不对,秋明月很想翻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悬崖边。

    秋明月被挂在那里,另一边则在鬼藤身上。

    风一吹,她的身体便随风飘了起来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这悬崖很深,摔下去,再高修为的修士也会没命。”鬼藤慢悠悠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,脑海里迅速想着逃脱的办法。

    鬼藤并没有立即将她摔死,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人胆大妄为,居然敢要做本座的主子!”少年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气。

    它还在为隐夜要驯服它的事而愤怒!

    鬼藤一族,从来不认主!

    “你的命,他的命,你说,他会选择谁的命?”鬼藤问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一些的姿势:“这不是废话吗?自己的命当然比别人的命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他很在意你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灵植不是该七窍玲珑心吗?怎么连人的情绪都分不清呢?隐夜怎么可能因为她而放弃自己的命呢?

    不可能的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