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八十一章 鬼藤
    :

    “本小姐刚刚是有些激动了,闫堂主,本小姐知道你对天玑府一片真心,这件事,就交给你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要了秋明月的命,才能证明他对天玑府的忠心。

    闫堂主就这样被南宫锦溪逼到了一条路上。

    他只能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个笑。

    紫冥夫人的心腹用紫冥夫人的至尊法宝,杀了紫冥夫人的亲生女儿。这种死法,比起前一种对紫冥夫人的打击,有过之而不及呢。

    郑堂主,你们没有白死啊。

    本小姐会多给你们烧点纸钱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玑府,藏宝阁。

    闫堂主沐浴焚香后,才走进了密道。

    鬼藤作为极品灵植,有自己的个性,比如喜欢干净、讨厌异味。

    一路上,闫堂主踢到了好几块尸骨,这些,都是觊觎鬼藤的贪心人,最终,却把命搭在这里。

    闫堂主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密道的尽头,然后踏入了一个房间,朝着一个方向跪下去。

    他将早就准备好的灵符水放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请鬼藤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一根绿色的长藤伸了过来,伸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那长藤将所有的水都吸干了。

    一根完整的鬼藤出现在了面前,看着就如同一棵藤状植物,只是它的身周,泛着淡淡的绿色光芒,显示着它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鬼藤发出声音,是个少年的声音。

    闫堂主丝毫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前辈,要请您杀一个人。”闫堂主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鬼藤问道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,一个女人,玄神境初期的修为。”闫堂主一五一十道。

    鬼藤的声音有些冷:“这么弱小的女人,也要本座出手?”

    闫堂主的头更加低了:“前辈,这是小姐和诸位堂主、长老商议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鬼藤有些不快:“罢了,这个人本座出手,但是,以后这样简单的任务就不要来找本座了。”

    闫堂主诚惶诚恐:“是、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隐门。

    秋明月躺在床上的时候,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,隐夜终于没有再为难她,让她夜里也要在旁边伺候。

    “丫头,那瘸子对你有意思啊。”一条黑色的龙盘旋在房间里,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秋明月像是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。隐夜恨不得往死里欺负她呢,怎么可能喜欢她?

    “他哪里喜欢我,喜欢一个人会这么折磨她吗?”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这就不懂了,喜欢一个人,就要欺负她,让她注意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心思微动,下意识不想谈论这件事,盯着魔龙看了一眼:“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魔龙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它帮了这丫头这么多次,居然还没有刷高自己的存在感!

    魔龙觉得挫败,同时,它又燃起了斗志!它该做一些更厉害的事来提高自己的存在感,让这丫头离不开自己!

    秋明月并不知道这只魔龙的想法。

    夜色很深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水晶球拿了出来,注入灵力,很快,上面便呈现出了画面。

    男人立体的五官呈现在水晶球上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了一眼,那一眼,正好朝着秋明月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一瞬,他们像是打破了空间壁,四目相对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“默寒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多么希望画面定格在这一瞬。

    仿佛,男人就在她的面前,只要她往前走几步,就能扑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画面跳转,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又看了许多遍,突然,她注意到那敲晕默寒的人身上似乎有一样疤痕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秋明月又多看了几眼,将那疤痕看清了,似乎不是伤疤,而是一些奇怪的纹路。

    这纹路,会不会代表的就是这人的身份呢?

    秋明月正在沉思间,便看到门外有一道黑影闪过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娘亲,危险。”

    灵犀也从空间里跃了出来,一下就跳在窗棱上,伸着小脑袋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它的眼睛就瞪圆了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灵犀从窗台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灵犀是一只沉稳的灵兽,能够让它如此诧异的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走到了窗旁,往外看去,就看到院子里凭空出现了一棵藤状植物,那藤状植物的身周萦绕着一股绿光,格外的诡异,也充满了危险。

    “灵植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从遥远的记忆里搜索出来两个词。

    灵植,特别厉害的存在,如果拥有,那会让自己强大很大,如果为敌……

    这棵灵植明显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魔龙瞬间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本座去解决了这东西!”

    那小龙猫吓得屁滚尿流,自己一口火就解决了,不就能显示自己的厉害了!

    魔龙说着,就从窗户穿越了出去,巨大的黑影朝着灵植冲去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灵植发出轻蔑的笑声,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魔龙朝着灵植吐出一口火,那火光瞬间将灵植包裹了。

    火光越来越亮,像是遇油燃烧了。

    魔龙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火烧着了,应该越来越暗才对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那火突然反弹了回来,瞬间将魔龙包裹住了!

    火太大了,灼烧着魔龙的鳞甲,疼得它在地上打滚!

    而那绿色的灵植,一点伤害都没有!

    “秋明月,出来受死吧。”少年的声音道。

    果然是针对她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跑吧,丫头。”魇兽道。

    这灵植太强大了,秋明月对上它,根本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就算隐夜来了,也未必能战胜这灵植。修士在飞升前,都是**凡胎,怎么赢得了强大的没有**的植物?

    这和秋明月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秋明月已经悄悄地踱到了另一扇窗边,翻身而出,准备逃跑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身影迅速跃入了黑暗里,迅速掠过。

    只是,她还未逃出一段距离,一根藤蔓突然卷住了她的脚。

    秋明月当机立断,手掌翻转,手心便有了一把利刃,朝着那藤蔓割去……

    一时,火光飞溅,但是,藤蔓并没有断。

    无数藤蔓,穿过空气,直接卷住了她的身体,紧紧地捆缚着她,让她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“本座要杀的人,从来没有活着的。”傲慢的少年声响起,气势凛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