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九章 气死南宫锦溪
    :

    隐门,是和她八字相背啊!

    这一次,就算有隐门护着,她也要了秋明月的命!

    她就不信,隐门为了秋明月,会和天玑府做对!

    隐夜和秋明月是有几分情谊,但是,隐夜又不是门主。别说秋明月了,就是隐夜,不过一个三公子,如果天玑府要他的命,隐门可能都会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南宫锦溪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:“去把诸位堂主和长老叫到议事厅里,本小姐有事要宣布。”

    议事厅。

    “什么?秋明月没有死?隐门居然出手了!隐门为什么要帮着那个恶女人?!”郑堂主郑壑满脸失望道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勾引了隐三公子,将人迷得七荤八素的,隐门当然要护着秋明月了。”南宫锦溪道。

    “隐三公子?是那个瘸子吗?”他们没见过隐夜真正的样子,还停留在原始的印象中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很不想承认自己看走了眼,错过了一段良缘,所以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是有多贱啊,连那样的人都勾引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就有好处了吗?隐门护着她了。”

    郑壑颇受打击:“难道我儿就白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天玑府的人,当然不会白死。就算秋明月扒住了隐三公子,那隐门也不能颠倒黑白!本小姐一定会郑堂讨回公道的!”南宫锦溪掷地有声道,“谁敢欺我天玑府的人,就算对方有通天本事,本小姐也要他加倍奉还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南宫锦溪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天玑府的人看着她,都觉得她身周似乎闪耀着金光。

    “小姐威武!”

    “誓死效忠小姐!”

    “小姐不愧是紫冥夫人的女儿,有夫人昔日的风采啊!”

    “夫人要是出关了,肯定会欣慰,后继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沐浴在众人崇拜的眼神中,顿时觉得心中豪情万丈起来。

    这天玑府,终究是将属于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仙灵城,也终有一日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秋明月算什么,不过自己人生路上的一块绊脚石,或许连绊脚石都算不上,只能算一只蝼蚁了。

    “郑堂主,你跟着本小姐,本小姐去替你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隐门。

    天玑府的人聚集于此。

    天玑府和隐门可谓仙灵城四大门派中之二,这两派,很少交集,但是,绝对不是敌对的关系。毕竟,还有姻亲的关系摆在那里呢。

    但是,今日的天玑府可谓来势汹汹,让八卦人士不由得嗅到了狗血的味道,纷纷聚集于此。

    众人都伸长了脑袋往里看,想要看得清晰一些。

    “门主,我们天玑府今日来,并非和你们有什么恩怨。我们来,是要一个人的。秋明月,她杀了我们天玑府的郑堂,还伤了我们的孙副堂主。血债血偿,我们只要秋明月偿命,不会平白找其他麻烦的。”南宫锦溪大义凛然道。

    “门主你是大义之人,不会因为一个恶毒的女人,而伤了和天玑府的和气吧。”

    “隐三公子为了这女人背弃和天玑府的姻缘,这件事,本小姐也不计较了。但是,本小姐希望三公子不要越陷越深,因为一个女人,害了整个隐门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这话里带着提醒和警告。

    隐门门主是聪明人,她相信他听得懂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现在,她要做的便是等着,等着隐门将秋明月送出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肯定会失望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很想看到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以为隐门真的会不顾一切地护着她?做梦!

    很快,南宫锦溪就看到秋明月出现了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一喜,果然!隐门门主不会愚蠢地护着她的!

    和秋明月一起的,还有隐三公子。

    知道护不住自己的心上人,所以出来送行了?

    还真是一对苦命鸳鸯啊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幸灾乐祸地想着。

    “门主果然是聪明人,我相信门主也是被这女人蒙蔽了。隐门收留罪人的事,天玑府不会计较的。”南宫锦溪大方道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朝着郑壑使了一个眼神,郑壑就朝着秋明月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贱人,我今日便要割下你的人头来祭奠我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货色,居然还勾引我儿,勾引不成,还杀了我儿,真是恶毒的女人!”

    他攻向秋明月,秋明月当然反击。

    两股巨大的灵力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等着郑壑将秋明月撕成碎片……

    但是,渐渐的,南宫锦溪便觉得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郑壑的脸色迅速白了,身上的灵力不断消失,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突然看向秋明月: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!”

    吸干了他身上最后一丝灵力,秋明月才放开他。

    充盈的灵力在体内运转着,秋明月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。

    郑壑倒在地上,浑身瘫软,只能用怨毒的目光盯着秋明月。

    “她吸干了我的灵力!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,你不仅打死我天玑府的人,还将一堂堂主弄成这样,天玑府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一个眼神过去,她身后的两大高手便朝着秋明月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“注意她的邪门歪术!”

    那两人的修为比秋明月高很多,秋明月的吸灵术根本无可奈何!

    在那两大高手要碰到秋明月的时候,隐夜突然动了。他瞬间出现在秋明月的面前,两只手同时出拳……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那两大高手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仅仅自找!

    只要隐夜在,他们对秋明月根本无可奈何!

    南宫锦溪深吸一口气,对着隐门的大门道:“门主,难道你就真的不管管吗?眼看着隐门和天玑府变成仇敌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玉和堂堂主变成了这样,请门主讨回公道!”

    隐夜走到了郑壑的面前。

    郑壑隐隐觉得不妙,这人如恶魔一般,浑身带着浓烈的杀气……

    郑壑想要跑,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!

    隐夜突然伸出手了,一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!

    郑壑眼睛里的光彩迅速消失了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一时甚至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隐夜,你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公道吗?我看他活着就挺辛苦的,就送他上西天啊。”隐夜的话淡淡的,但是却足以将人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差点晕过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