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八章 隐门出手
    :

    隐门。

    “门主?”秋明月看着床上躺着的人,看向蓝衣公子,眼睛里带着询问的眼神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点头:“门主,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了。

    隐夜真是门主?

    她还以为隐夜在吹牛呢!

    隐夜坐在床上,身上只穿着白色中衣,头发披散下来,脸色有些发白。浑身戾气消散了一些,倒有些像病弱的贵公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隐门的门主啊。

    他们还互相鄙视过呢,这毒舌男,偶尔还装成樵夫,怎么就成了隐门门主呢?!

    秋明月花了好一会儿,才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隐夜对于秋明月的眼神很满意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第一反应就是‘干嘛要听你的’,转身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的扇子挡住了秋明月的去路,落在她的肩膀上,推着她进了门,然后眨了眨眼,暧昧道:“你们慢慢聊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出门,将门合上了。

    门里,只有秋明月和隐夜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怕我?”隐夜挑眉。

    怕个鬼!

    秋明月下巴一挑,就走到了隐夜的面前:“我长这么大,还没怕过谁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我长这么俊,都是惹人喜欢,怎么会让人害怕呢?”隐夜煞有介事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脸突然靠近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很白很嫩,吹弹可破,眼睛很大,睫毛很黑,忽闪忽闪的,清纯里透出一丝妩媚,很是动人。

    那一下突然靠近,隐夜的心几乎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隐夜的目光不由得被她的红唇吸引了,想着那唇的味道如何……

    隐夜压下心中莫名的激动,轻笑道:“喜欢我,也不用靠这么近吧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翻了一个白眼:“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皮有多厚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比城墙还厚。”

    隐夜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毫无遮掩,门外的人都能听到,尤其是在听墙角的锦扇公子,更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的扇子抵在下巴上,嘴巴都合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夜兄,他……他居然笑了,还笑得这么荡漾……”

    锦扇的话到一半,一样东西突然从里面飞了出来,逼得他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这东西明显是隐夜丢出来的,表达的意思只有一个字——‘滚’。

    锦扇公子撇了撇唇,就摇着扇子,离去了。

    夜兄,还真是见色忘义啊。

    门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正在被挟恩报复。

    “我要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人帮你准备。”

    隐夜露出沉思的表情:“你说,你用吸灵术的时候,我要是不把你身上的灵力转移走,你会怎样?”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爆裂而亡。”

    隐夜道:“这样说来,我似乎是你的救命恩人?”

    秋明月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隐夜道:“我要喝水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乖乖去用杯子倒了一杯水,然后端到了隐夜的面前。

    隐夜并不接。

    “我身子虚,要喝热水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耐着性子,去叫下人倒了热水,然后端到了隐夜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要怎样?”秋明月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吹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秋明月气得笑了。

    隐夜捂住自己的丹田:“我的肚子疼,看来这一次伤得很重啊。”

    这伤,当然是为她受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捧着水,将水吹凉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真的很想朝着水里吐一口口水。但是,素质限制了她。

    水,终于吹凉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直接放到了隐夜的嘴边。

    这一次,隐夜张开薄唇,终于将水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隐夜知道,自己再不喝,小猫就要炸毛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想要离开,她觉得自己要是呆着,就有更可怕的事要等着她。

    但是,每一次她想提出离去,隐夜就会捂住自己的丹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有点热。”隐夜开口。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恶魔的声音。

    秋明月拿起了扇子。

    “热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更用力地扇风。

    “还是热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更加用力。

    “还热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,如果再让自己选一次,她选择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秋明月磨牙。

    热是吧?

    秋明月盯着隐夜身上的中衣,直接伸出手,抓住他的衣服,用力一扯……

    哧啦!

    隐夜身上的衣服被扯裂,露出壮硕的胸肌。

    “我说夜兄,我刚想起一件事……”锦扇推门进来,当看到这一幕时,嘴巴不由得变成了‘o’形。

    “打扰了,打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刚想解释,锦扇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手还放在隐夜的胸膛上,此时回神,手像是被烫了一般,连忙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腹部又翻滚了一下,气血有些不稳,她想要用灵力压制,但是,嘴角还是出了一丝血。

    隐夜眼眸里的戏弄消失了,添了几丝阴冷,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“天玑府的人做的?”隐夜的声音也是冷的,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秋明月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这浑身威压、让人畏惧的,才是真正的隐门门主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玑府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正在浇花。

    她种了一个院子的花,颇具闲情逸致。天玑府人偶尔会戏称,小姐是花仙子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今日的心情格外好。

    锦衣堂出手,哪怕只是派出了其中微不足道的十几个高手,但是也足够要了秋明月的命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死在了天玑府的手里。

    想想,都特别有趣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锦衣堂的孙副堂主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办妥了?比本小姐想象的时间要长一些。不过,那女人是有些难缠。”南宫锦溪低声囔囔道。

    通传的人脸色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不过,南宫锦溪沉浸在开心里,并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走了出去,就看到断了一只手臂、狼狈至极的孙副堂主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心里顿时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孙副堂主直接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,属下没有完成任务,属下该死!”

    没有完成任务……秋明月还活着?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“属下本来已经要杀了秋明月,但是隐门的人出现了,带走了秋明月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的表情。

    隐门!

    又是隐门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