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四章 郑堂找麻烦
    :

    隐夜用袖子擦掉了嘴边的血,轻叹一声:“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大惊小怪呢?我血气旺盛,在灵力的刺激下,流点血罢了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将信将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真是如此?

    不是因为筋脉受损?

    隐夜的实力深不可测,那些暴涨的灵力也可能伤不到他。

    秋明月刚刚的那一丝紧张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我破解了镜像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运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明明是凭真本事,就不能夸一下她吗?秋明月眼神哀怨。

    “要什么?以身相许就算了。”隐夜嫌弃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秋明月深吸一口气,“你的那颗珠子,可以给我吗?”

    就是能看到萧默寒被一个神秘人带走的珠子。

    隐夜微怔,然后取出珠子,直接扔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多大要求呢,不过一颗珠子罢了。这么点要求直接提就好了,不用赌。这样的珠子,隐门有一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的隐门是你家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就是隐门门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相信?”

    秋明月配合道:“相信,门主,你能不能给我一个长老当当?”

    隐夜认真地看了她一眼:“不行,太丑了,长老可得天天在我面前晃悠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,我刚刚也好歹救了你一命,你快来扶一下我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将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隐夜的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将全身的力量都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还好秋明月力气大,没有被他压趴了,但是也矮了一截。

    秋明月觉得,隐夜肯定在挟恩报复!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秋明月就发现不对劲了,因为那个毒舌居然半天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秋明月扭头看去,就看到隐夜的眼睛紧闭着,嘴唇微微发白,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秋明月连忙将他放了下来,探了他的脉,就发现脉相已经乱极。

    明显,筋脉损伤很严重。

    什么流血是因为血气旺盛,自己简直信了他的邪!

    秋明月连忙从空间里取出一枚稳定灵力的丹药,喂他吃了进去。

    如今该怎么办?

    秋明月冷静下来,迅速做了决定,去隐门!

    扶着他太慢了,秋明月直接将他打横抱了起来,朝着隐门冲去。

    隐门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急切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有人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年轻的女子站在门外,她怀里正抱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当看清男人的长相时,那人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门主……门主被一个女人公主抱上了门!

    隐门的人怎么一惊一乍的,反应这么慢?

    秋明月道:“隐门三公子,他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才回神,连忙开门,让人将人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随后,几道黑影出现,迅速将隐夜带走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将人送到,也该离去。只是走了两步,又忍不住回头对那个开门的人道:“我住在和春客栈,隐夜他要是醒了,能不能告诉我一下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敢公主抱门主的人,他可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姑娘放心,会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隐夜受伤很重,隐门上下连夜请来了仙灵城第一的神医。

    秋明月住在和春客栈。

    这两则消息传到了南宫锦溪的耳里。

    秋明月在仙灵城,可谓无依无靠。她的修为又低,隐夜重伤,肯定顾及不了她。此时对付秋明月,就如同捏死一只蝼蚁一般简单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对秋明月可谓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她现在想的是,如何让秋明月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灵光闪过,很快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去叫郑堂来。”

    郑堂是玉和堂堂主的儿子,而玉和堂是南宫锦溪亲自管理的分堂,所以,郑堂算是她的人。

    这郑堂没什么本事,但是嘴巴甜、很会察言观色,比如南宫锦溪讨厌隐夜,郑堂就找了好几次隐夜的麻烦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开心养着他。

    这时,郑堂终于有点用处了。

    郑堂乐颠颠地从外面进来了:“小姐,今日里我一起来就觉得开心,肯定有什么好事发生,没想到就见到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眼波流转:“郑堂,你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郑堂半躬身,右臂空荡荡的,道:“小姐,您快吩咐,能帮您做事,对我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和春客栈,去把一个叫‘秋明月’的女人抢回来做小妾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怎么知道我空虚了?您简直是神啊。我最喜欢这种事了,这就去。”郑堂笑着,便乐颠颠去了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嘴角噙着一抹笑。

    秋明月,你在仙灵城的身份,就只能做郑堂这种人的小妾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和春客栈。

    “秋明月在哪里?”郑堂大叫道。

    郑堂一身金色的长袍,这种颜色的衣服,有人贵气尽显,更多的则是如暴发户一般。

    郑堂明显就是后者。

    郑堂以出现,就有人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这叫‘秋明月’的,该是一位姑娘吧。郑少爷来找一位姑娘,能有什么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郑堂是有名的纨绔,看到合意的姑娘就要抢回去,据说家里已经有十八房小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胡作非为,就没人管管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,这郑堂可是天玑府的人,背后有天玑府撑腰呢。”

    客栈老板亲自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郑少爷,您这真是大驾光临啊,只是这秋明月……”

    郑堂的一只脚直接搭在桌子上:“本少爷的十九房小妾,快叫她出来见见她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秋明月,快出来,本少爷在这里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不出来,小心本少爷打断你的腿,把你关在猪笼里!”

    “小贱人,还跟本公子拿乔了!小心本少爷在这里办了你!”

    郑堂的话骂得越来越难听。

    此时,一道粉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客栈二楼。

    秋明月对于这满嘴污言秽语的男人并不陌生,上次,这人就欺负隐夜,被自己狠狠教训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居高临下,用冰冷的目光盯着郑堂。

    “秋姑娘。”客栈老板不禁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其余人的目光都不禁看去,当看到秋明月的脸时,都不禁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姑娘,生得真是人间绝色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漂亮的姑娘,就要被郑堂糟蹋了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姑娘命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遇上郑堂这种有厉害靠山的纨绔,这姑娘算是彻底完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