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二章 我可以打你吗
    :

    男人的眼眸里燃起了一丝**,像嗜血的狼一般。

    秋明月直接一把推开了隐夜。

    “如果非要这样,老娘还不出去了!”

    隐夜也放开了她,后退了两步,像是松了一口气:“正好,对着你那脸我也下不去手。我还怕我不配合你出不去会怪我呢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眼中刚刚闪耀的狼光是错觉吧?!

    隐夜靠着墙壁坐下,面色毫无变化,却用灵力悄悄压制着心里的躁动。

    ——夜儿,我们这一族是最忠贞的。一生只会喜欢一个人,可以为了她生,也可以为了她死。你出生那一刻开始,就有一个命定之人。你们的缘分早就刻在三生石上了。

    ——夜儿,你只会对你的命定之人有感觉哦。你还小,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?等你成年了,就知道娘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——你和天玑府的婚约,绝对不是普通的联姻,我早就算好了,紫冥夫人腹中的小丫头,就是咱们隐家的媳妇。

    隐夜的母亲是天命师,知天命,她的话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当初,紫冥夫人将南宫锦溪带回来的时候,就充满了疑点。南宫锦溪和他有婚约,隐门当然会去查,疑点重重,却查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隐门对上紫冥夫人,终究是棋差一招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,他却用亲身验证出了结果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不是紫冥夫人的女儿,秋明月才是。这也就意味着,眼前的姑娘其实是他的命定之人。

    母亲,你千算万算,却没算到我遇到她的时候,她已经是他人妇了啊。

    隐夜内心深处的失落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他要追求的是至高无上的修为。至于为一个人生,为一个人死,自己的命运完全掌控在别人的手里,隐夜完全想象不出这样的自己。但是,他可以肯定的是,自己并不想变成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宫锦溪将手里的珠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赤红。

    她将一样东西放到了隐夜的身上,所以刚刚那一幕,她都看到了!

    她居然看到了秋明月!

    秋明月,一个提到名字都让她咬牙切齿的人!

    南宫锦溪恨不得啃她的骨喝她的血!

    秋明月居然到了仙灵城。自己占了她的身份,她以为秋明月会像个蝼蚁一般,在贫瘠的玄沧大陆上老去,到死都是个废物!

    她还真是低估了秋明月。

    秋明月穿着丑八怪的衣服,还是说那丑八怪,其实就是秋明月?!

    一旦有了想法,很多线索就涌入了脑海。难怪她觉得那个丑八怪有些眼熟,难怪她看到那个丑八怪就觉得讨厌了!

    原来竟是这样!

    当然,更让南宫锦溪气愤的事绝对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紫冥夫人的女儿,天玑府的少主人,自己已经掌控了半个天玑府,秋明月不过一个无名小卒,这其中的差距足以让南宫锦溪有种优越感。

    秋明月来到仙灵城,她完全可以炫耀一番这种优越。

    她气愤的在于,她以为隐夜是因为不行所以对她无动于衷。刚刚,她才发现,隐夜不是不行,而是对她不行!

    隐夜在对着秋明月的时候是有感觉的!

    秋明月这个贱人,不止抢走了她的御院长,还抢走了她的未婚夫!

    秋明月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

    如今,身份悬殊,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从仙灵界消失!

    南宫锦溪露出一个阴冷的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来打一个赌吧。”秋明月道,“赌谁能找到从镜像世界里出去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隐夜指了指自己:“玄神境七阶。”再指了指秋明月,“玄神境二阶。”

    这其中的差距,不仅仅是用五阶就能表示的。

    其中,是天壤地别。

    “以修为来判断人的能力是不对的。”秋明月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用灵力劈开这座山,你行吗?”隐夜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你厉害你有理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赌不赌?”

    “赌。”

    要赌还说那么多,难道鄙视自己就这么高兴吗?

    等自己修炼成这片大陆的第一高手,肯定要好好鄙视隐夜一番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找到了能出去的方法,你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问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白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因为,这丫头根本不可能赢。

    隐夜也不想占她便宜,所以也没提条件。

    不是隐夜自负,而是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镜像秘境,是胡娘用尽最后的灵力造就的,只要吸干胡娘所有的灵力……

    这让秋明月不由得想到之前自己得到的吸灵术了。

    要是有吸灵术,破解镜像秘境就是很简单的事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想着,便把空间里的那张人皮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人皮纸张。”隐夜一眼就发现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连忙转了个身,背对着隐夜。

    “不准看。”

    这第一的功法,当然不能给别人看。

    隐夜嗤笑一声:“送给我看都不看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谁送你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起身,挑了一个角落坐下。

    她尝试了很多方法,都没办法让上面的字显现。要不是诡瞳术控制下不会撒谎,秋明月早就怀疑阴山佬佬在骗她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手落在人皮上,突然,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指腹轻轻地从人皮上摸过,就摸到了细微的凹凸!

    眼睛看不到,但是可以用其他办法感觉到啊!

    秋明月顿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把人皮摊平,闭上眼睛,指腹慢慢抚过……

    第一遍,秋明月捕捉到一些字眼,磕磕碰碰的,完全连不成一句话。

    第二遍,秋明月就分辨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句子了。

    第三遍……

    第四遍……

    第十遍之后,秋明月便将上面的内容完全解读了出来,记在了心里!

    有了功法,接下来就要修炼了。

    “隐夜,我已经参透了这功法,要修炼了,你帮我护法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功法?你别是想偷偷睡觉吧。”隐夜将信将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秋明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怎么这么欠揍?!

    秋明月决定修炼出吸灵术,惊掉他的眼珠!

    隐夜虽然那样说,但是还是在秋明月的不远处坐着,一副守护的模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