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一章 你想离开这里吗
    :

    “夜哥哥,锦溪知道你还在生气,但是你听锦溪解释好不好?”南宫锦溪嘟着红唇,露出一丝少女的娇憨,“夜哥哥,其实我在生气。我好歹是隐门的媳妇,隐门为什么不接我的任务呢?我和夜哥哥赌气才说出那些不经大脑的话的。”

    隐夜的脸色毫无变化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看着他那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脸,打定主意一定要将他抢回来!

    “夜哥哥,锦溪有错,要打要骂随你,但是我们是有婚约的,锦溪是夜哥哥的新娘,夜哥哥别不理锦溪好不好?夜哥哥,这里好可怕,你抱抱锦溪好不好?”南宫锦溪嗲声道,那声音足以让男人的骨头都酥软了。

    “南宫锦溪,你是智障吗?我们早就解除婚约了,你难道忘记了?”隐夜面无表情道,“你是智障,我不是,我可记得阴灵沼泽,你的身体恨不得贴到储言墨身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脸一阵白一阵红。

    她选错了靠山,确实是自作孽。

    但是自己都这么低声低气了,隐夜还这般上纲上线!

    隐夜,还真是不识好歹!

    南宫锦溪心里已经冒火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人在屋檐下,她还需要隐夜的庇佑,只能将傲气忍下去。

    “夜哥哥,你是在吃醋吗?锦溪错了,就是因为在意你,想引起你的注意,才那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从这山崖下跳下去,更能引起我的注意力,说不定,我还好心给你立个墓碑。”隐夜道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差点气昏过去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决定采用最后一个方法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,这香又催情的作用。这是一门媚术,能让天下所有男人便成她的裙下之臣,供她驱使。

    隐夜闻着那香气,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朝着隐夜缓缓靠近,这一次,她不敢选择扑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,绵软的小手落在男人的胸膛上,渐渐往下,指腹在男人身上暧昧地滑动着,最终落在他身上唯一一布料上,伸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隐夜的腿有隐疾,但是身材很好,南宫锦溪觉得自己的身体发软,对接下来发生的事还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手像是被什么烫了一下,猛地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抬头,就看到隐夜的眼眸平静如水,没有丝毫波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说着,像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难怪隐夜要退婚了。

    难怪隐夜说喜欢那个丑八怪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不行,用那个丑八怪做幌子啊。

    她就说正常男人在她和丑八怪之间,肯定会选择她。

    原来,隐夜根本就不是正常男人。

    丑八怪,我就把这个中看不中用的男人让给你吧!

    南宫锦溪思绪流转间,一闪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隐夜盘腿坐在那里,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机缘。

    什么是机缘?

    机缘在哪里?

    机缘肯定在一些特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秋明月找到一个山洞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走了一段距离,就发现一个山洞,然后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山洞开始很窄,只容两人一起走,然后豁然开朗,变成一个巨大的空间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温泉,冒着氤氲的雾气。

    秋明月的目光被墙壁上的画面吸引了。

    墙上呈现的壁画,居然是她刚刚经历的事,一人走进了山洞,然后走到了温泉的面前。

    秋明月站着没动,画是动态的,画上的人脱掉衣服,走进了温泉里。

    这会不会就是机缘呢?

    顺着壁画上的内容做,她会不会找到离开这镜像世界的方法呢?

    她按照壁画上的内容做,无异于有两个结果。

    一,找到离开的方法。

    二,陷入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但是,她什么都不做,就只能一直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秋明月选择冒险。

    秋明月直接脱去了衣服,进入了温泉里。她坐下,盯着壁画上的内容看着。

    但是,壁画上的内容始终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壁画没有变化,但是自己的身体却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秋明月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形成了厚厚的污垢。

    污垢脱落下去,自己脸上肥嘟嘟的肉也没了。

    同样,自己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,浓郁的灵力正在涤清自己身上的污秽之气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氤氲的雾气里,一道白皙的背影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皮肤白皙,脊背光滑,脖颈纤细,水雾顺着她的脖颈落下去……

    隐夜走近,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隐夜迅速转身,找了一个宽阔的地方,盘腿坐下。

    镜像世界里的东西带不到外面去,修为也一样。但是,修炼不是坏事,要是他在镜像世界里的修为到达一定程度,是不是就可以打破这个世界了呢?

    隐夜选择用这种方式来突破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只是,他盘腿坐下,闭上眼睛,脑海里挥之不去的,都是刚刚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白皙的脊背、修长的脖颈……

    那氤氲雾气之下,又藏着怎样一番美景呢?

    之前,南宫锦溪身上散发的香气对他毫无用处,但是现在,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冒出了一股热气,那热气直往下冲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浑身暖烘烘的,感觉自己就像飘在云端一般。

    突然,她感觉到一个气息靠近,秋明月猛地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一张靠近的的俊脸。

    男人贴得很近,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秋明月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美目一瞪,猛地一拍水,一股雾气腾空而起,挡住了男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秋明月迅速掠到岸边,用长袍将自己浑身裹住了。

    隐夜也瞬间出现在她的身边,一手搂住她的腰,将她逼到了墙角。

    “隐夜,你想干什么?”秋明月瞪着他。

    秋明月浑身紧绷着,男人要是再敢靠近,她不保证自己不会作出什么不人道的事!

    “你。”隐夜扯出一个笑,有些匪气。

    竟敢对她耍流氓!

    “隐夜,你大概是想断子绝孙了!”

    秋明月说着,就朝着隐夜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隐夜直接抓住了她的腿,指着墙壁道:“看那里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转头看去,墙上的壁画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画面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男人,一男一女缠在一起,正在做那档子事!

    “按照壁画上的做,就能找到出去的方法……你不想离开这里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