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八章 别高兴太早
    :

    被一个老妖婆看上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但是,在只有两个男人,对方还是个丑陋的瘸子的情况下,老妖婆还看上了瘸子,这对于储言墨而言就是巨大的侮辱!

    这老妖婆,简直瞎了眼!

    自己长得这般俊朗,怎么就不如一个丑八怪了?

    隐夜被老妖婆调/戏了,依旧一脸淡定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说,有人会吃醋的。”

    胡娘娇笑道:“郎君,妾的心里只有你,管那丑八怪怎么想呢。”

    隐夜和胡娘的对话间,不仅戳中了储言墨的痛处,又将他贬低了一番,储言墨几乎处于暴走的边缘了。

    看着储言墨的样子,秋明月再次感叹隐夜的毒舌。

    这人永远知道怎么才能戳人心窝啊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你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,却偏偏打不过他。

    毒舌又强大,简直让人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点储言墨暂时还没体会,等他体会到的时候,就不是暴走,而是吐血了。

    储言墨的眼眸里是浓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先杀了这老妖婆,再剁了这瘸子!

    “言墨哥哥,仙灵城五大高手,胡娘排第五,前三是紫冥夫人、藏灵山庄的慕容庄主,还有青城宗的那一位至尊,第四是神秘的无名氏。胡娘修为高,而且诡异多端,你一定要小心啊。”南宫锦溪一脸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锦溪,你不必担心,本殿心中有数。”储言墨冷静道。

    看着面对胡娘依旧镇静的储言墨,再看看衣裳不整只会打嘴炮的丑陋瘸子,南宫锦溪更加肯定了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自己!

    胡娘是仙灵城五大高手之一,修为已经到玄神境六阶。而储言墨的修为不过在玄神境三阶左右,简直是天壤之别,他为什么会选择来杀胡娘呢?

    储言墨此举,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    太子之位未定,但是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和老三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老三斩杀水怪、平定了南方水患,有功,在百姓之间的威望一下水涨船高,而父皇的天平也稍稍对他倾斜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,为了找回优势,只能做一件更能提高自己威望、让父皇刮目相看的事。

    这件事就是杀了胡娘。

    胡娘害死了不少人,名声很差,自己杀了她,就是为民除害。而且,胡娘是排名第五的高手,自己杀了她,岂不是说自己比第五还厉害了?

    皇族缺乏至尊强者,自己这一举动,几乎奠定了太子的地位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杀胡娘,他背后庞大的智囊团已经为他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了。

    储言墨的制胜法宝就是一件叫“千灵衰”的珠子。

    这珠子含着巨大的毁灭力量,光芒所到之处,所有的生灵都会被毁灭,人也是生灵。

    千灵衰的毁灭范围在五十里左右,足以将整个阴灵沼泽毁灭了,胡娘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光速……

    “胡娘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你既然这么喜欢这个瘸子,本殿就送他跟你一起上路,让他在黄泉路上给你作伴。”储言墨说着,就拿出了千灵衰。

    千灵衰的身周泛着七彩的光芒,看起来绚烂夺目,但是这世间,最绚烂的东西才是最危险的。

    “千灵衰!”秋明月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上一辈子,这千灵衰对她而言就是玩具一般,但是现在,她的修为灵力根本不足以抵挡这强大的毁灭之力。

    秋明月在思考自己速度的极限,能不能快过这珠子的光芒……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由得看向隐夜,便发现隐夜的表情没有丝毫表情。

    “锦溪,你站到我身边来。”储言墨道。

    千灵衰触发的刹那,只有触发者身周的方寸之地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言墨哥哥,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心里有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自己的选择果然没有错。

    此时,那丑八怪肯定嫉妒死了自己吧。瘸子能保护她吗?就算带着她逃跑,也走不掉两步。

    而自己选择的人,却能护着自己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进阴灵沼泽的时候,你们要是不学我们说话,说我们死了别求你们那样的话,我们或许还会考虑救你们一次呢。是你们自己把机会弄没了的。没本事,就别狂妄。”南宫锦溪嘲讽道。

    现实简直就是对他们的打脸啊!

    因为一时口舌之快,把唯一的生机弄没了,丑八怪和瘸子该后悔地哭了吧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千灵衰的功能已经触发了。

    绚灿的光芒朝着四周蔓延而去,所到之处,树木迅速枯黄、寸草不生,所有生灵都死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用尽所有的灵力,在自己身周形成一个保护罩。

    只是,当那光芒触及的时候,保护罩还是被迅速消融了。

    那光碰触她的身体,肌肤会迅速变成黑灰,血液会迅速干涸,最后只剩下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但是,那光在要触及她身体的时候,突然被什么挡住了。

    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,在那瞬间,新的保护罩产生了,完全挡住了光亮。

    秋明月不禁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那个护着自己的男人,哪里还是那个弱者?

    他直直地站着,身上散发出一股强大的迫势,脸上的东西如泥垢一般散去,露出原本的真容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狭长的眼眸里闪着幽暗的光亮,如鹰隼一般的鼻梁,锋锐无双。他站在那里,淡定从容,无惧一切,犹如王者。

    千灵衰的能量在瞬间爆发,又在瞬间熄灭。在那瞬间,身周的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树木、兽类,全部都消失了,这里变成了寸草不生的沼泽地,一切都归于寂静。

    万物生灵都有命,这毁灭一切的做法,就如屠城一般,太损耗修士的功德了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储言墨而言,只要能得到他想要的,杀再多生灵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哈哈哈,杀了排名第五的胡娘,为民除害,本殿的名声肯定能胜过老三,太子之位是本殿了!”储言墨忍不住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言墨哥哥,你真厉害,什么胡娘,在你面前就像蝼蚁一样啊。那瘸子想和你比,简直不自量力!”南宫锦溪说着,也忍不住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老娘还没死呢,你们未免高兴得太早了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