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五章 胡娘
    :

    “隐夜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南宫锦溪差点气晕过去,深吸一口气,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,婚约已经解除了,你别缠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缠着你?哈哈哈!”南宫锦溪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来,不就是来求我别抛弃你的吗?”

    这瘸子简直要气死她了!

    他和昨日那个丑八怪简直是一路货,从来不照镜子的,盲目的自信,将人气得吐血!

    南宫锦溪觉得自己再多待一刻,肯定会晕过去的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直接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发生的时候,秋明月并没有在现场。

    但是,引起的轰动太大了,很快传遍所有的大街小巷,也传到了秋明月的耳里。

    她听着那些人活灵活现地复述着隐三公子的话,便觉得这隐三公子简直有毒,气死人不偿命啊!

    所以,那个隐三公子的新欢就是自己了?

    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变成了故事的主角之一。

    隐夜,瘸子……

    难道说,隐三公子,就是她见到的樵夫?

    好好的隐门三公子,怎么要去做樵夫呢?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和堂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回来的时候,怒意近乎将整个玉和堂都淹没了。

    玉和堂堂主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脸色:“南宫小姐,是婚约没有解除吗?”

    “解除了,以后本小姐和隐门的那个瘸子再无关系了。”南宫锦溪压抑着怒气道。

    “那您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婚约是那瘸子退出来的,他居然说我不如昨天那个丑八怪,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说着,用力一拍,就将桌子拍碎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那瘸子明显是故意气您的,您和他生气才如了他的意。他解除婚约就是自卑,故意说那些话反而更加暴露了他的自卑。小姐,解除了婚约是好事啊,您就该找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未婚夫,到时才是对他最重的打脸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怒气逐渐消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和一个自卑的瘸子计较什么?

    她现在是天玑府的少主人,又是仙灵城排得上名号的美人,没了婚约的束缚,不知道多少男人想娶她呢。

    “我的男人,必定是这片大陆上地位最为尊崇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说着,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雪白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道身影是属于皇族六殿下的。

    她活了十几年,有两个人叫她惊艳,前一个男人瞎了眼,居然看上秋明月那个贱人,后一个,她肯定要好好把握,让对方变成自己的男人。

    六殿下四处游学修行,犹如一个仗剑走天涯的侠士,风流倜傥,潇洒至极。

    上一次见面,还是皇族的宴会上,他一挽剑花,一树梨花就落了下来,让她惊艳了半日。

    六殿下是所有的皇子里呼声最高的,最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人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片土地上至高无上的王才能配得上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六殿下,南宫锦溪的怒气终于彻底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去查查六殿下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隐门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,很快就给了秋明月答复。

    “胡娘,一个女子,看似十五六岁,其实是个老妖怪。她专门挑年轻修为高的男修士下手,然后通过双修来提高自己的修为。双修后,胡娘会变年轻,但是那些男修士则会如耄耋老人。”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双修,那些男修士根本就是胡娘的鼎炉。

    “胡娘的修为很高,是仙灵城排行第五的高手。那些男修士落在她手里,根本无力抵抗。胡娘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您要找的人,就落在了胡娘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萧默寒落在一个老妖婆手里,秋明月就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,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要做的,就是在默寒变成一个耄耋老人之前,把她从老妖婆的手里抢回来!

    这老妖婆居然敢动她男人……

    秋明月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冷光:“你们知道胡娘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胡娘有几个固定修炼的地方,都是灵力浓郁之地。这一次,胡娘在阴灵沼泽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点了点头:“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那胡娘很喜欢年轻俊俏的男人,但是对于年轻的女人,则十分凶残。她喜欢把女人的皮扒下来做皮衣,把眼珠挖出来做装饰……”他说着胡娘的恶行,都觉得背后发寒。

    秋明月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止步。

    她从来不知道什么叫‘怕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和堂。

    “小姐,六殿下昨日刚回来。据说最近老妖婆胡娘又出来作恶了,现在正在阴灵沼泽修炼。六殿下向来喜欢惩恶扬善,这一次要去杀了胡娘呢。”玉和堂堂主道。

    “阴灵沼泽么?杀了胡娘……”南宫锦溪觉得这是一次让六殿下对自己刮目相看的机会,“这样正义的事,怎么能少了我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阴灵沼泽。

    秋明月走到沼泽边缘的时候,身后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秋明月转头,就看到一身灰扑扑、面容丑陋的瘸子,正站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此时的秋明月也是黑漆漆的、丑丑的,两人站在一起,还真有些辣眼睛。

    秋明月用眼神询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长得这么俊,你说胡娘怎么就不看上我,非要我送上门来呢?”瘸子一脸困惑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突然有些理解当初被各种毒舌的南宫锦溪是什么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等胡娘瞎了眼,可能就看上你了。”秋明月真诚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说完,就轻点地面,进入了沼泽地。

    秋明月落在一棵树上,转头,就看到瘸子直接踩进了沼泽地,一瘸一拐、一深一浅地走着,走起来格外艰难,半天都没走两步路。

    秋明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秋明月的目光看得更远一些,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靠近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南宫锦溪,而她的身边,则是一个拿着剑的白衣男人。

    那男人眉目之间带着一股倨傲和轻浮,并非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“胡娘为非作歹,不知道害了多少人家妻离子散,实在太可恶了。言墨哥哥,你真是侠义心肠!其余人都怕胡娘,任由她为非作歹,只有你一个人惩恶扬善呢。”南宫锦溪恭维道,脸上带着讨好的表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