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三章 隐门门主
    :

    南宫锦溪也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隐门三公子是个残废,自己都没有提出解除婚约,隐门还这样对她,是真的疯了吗?

    简直给脸不要脸!

    因为门主的态度,刚刚通报的人态度也差了许多:“南宫小姐,天玑府不是有玉和堂吗?放着自己家的不用,怎么还来找我们隐门啊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的痛处。

    玉和堂的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办事!

    其实,南宫锦溪要查的这件事,就和玉和堂有关。玉和堂平白死了十几个人,南宫锦溪觉得这简直就是对她的挑衅!她一定要查出凶手,让对方生不如死,并让仙灵城的人知道,敢动她的人是什么下场!

    然而,尴尬的是,玉和堂这个曾经仅次于隐门的情报组织,居然查不出来凶手!

    于是,南宫锦溪才想到来隐门。

    没想到,隐门又吃了闭门羹!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在隐门的某一处,可以清晰地看到门口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三少,你这样对未婚妻,就不怕未婚妻跑了吗?”一蓝衣公子摇着扇子,问道。

    另一人坐在轮椅上,一身白衣,但是却掩盖不住那满身的阴冷气息。他的面容俊雅,一双眼睛更是生的慑人心魄,在这样完美的皮囊之下,就让人不由得可惜起他的腿来。

    昔日的隐门三公子,其实已经是隐门的门主了。

    只是隐门向来神秘,并没有人知道隐门已经易主了。

    “她不配做紫冥夫人的女儿。”隐夜冷声道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摇着扇子:“是啊,我也想不通紫冥夫人的女儿怎么会是这样愚蠢、势力的女人。说起来,还真有些可疑呢。一年前,紫冥夫人带着南宫锦溪归来,让那些觊觎天玑府主人位置的人急红了眼,没少往南宫锦溪身上下东西,什么毒,什么蛊……南宫锦溪紫冥夫人对这女儿不太上心,而且,南宫锦溪也一直没有改姓氏。我觉得太可疑了,会不会南宫锦溪不是紫冥夫人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不是紫冥夫人的女儿,和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三少,那可是你未婚妻啊!”

    “一纸婚约,我不想要,便毁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眸光闪耀着冷意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不由得背后一寒。

    “三少,你这样确实有个性,但是很容易孤独终老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么?”

    蓝衣公子被一哽,顿时无话可说:“好,都好,你开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隐门门口。

    “南宫小姐的任务都不接,看来隐门是真的不接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家都走吧,也别排队了,都是白等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陆续散去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能是隐门出了什么问题,情报网不行了呢,所以才不接任务的。隐门不可能不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这样想着,心情才稍微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样貌丑陋、肤色漆黑的女子走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隐门帮我查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,那准备离去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,其中就包括南宫锦溪。

    “别问了,刚刚南宫小姐都被拒绝了,隐门哪里会接你的任务啊?!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来的女人啊,怎么长得这么丑啊?先不说南宫小姐是未来的隐门少夫人,就说样貌,南宫小姐这么美,她的任务都不接了,谁还来管这个丑八怪呢!”

    那女子转头看了南宫锦溪一眼,露出一丝嘲讽的笑:“说不定隐门门主就喜欢我这种类型呢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彻底停了下来,盯着那女子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总觉得这女子有些眼熟,但是,丑得这么有特征,如果见过,她不可能记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姑娘,我想问你照过镜子吗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觉得自己比南宫小姐好看,还真是自恋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是疯了吧,长得那么丑,别说喜欢了,人家被你吓死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锦溪没有说话,而是静静地看着,眼睛里充满了嫌恶。她就是要看这女人被打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帮我去问问吧。”她对那通传的人道。

    通传的人便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这丑陋的女子,其实就是易容后的秋明月,至于易容的原因……

    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隐门觉得是要接任务的,否则怎么会设通传的人?而且通传的人还不厌其烦地去汇报?

    这只能说明,隐门在挑客人,而且极其挑剔。

    南宫锦溪真是高看了自己,还真以为隐门不接她的任务,就是不接任务了。

    呵!

    至于隐门接不接她的任务……

    如果隐门真接她的任务,那真是狠狠打了南宫锦溪的脸。

    但是,秋明月觉得可能性极小。

    不过,哪怕只有一丝希望,她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她一定要找到默寒。

    她刚刚那样说只是想恶心一下南宫锦溪。毕竟,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

    她和南宫锦溪,可是宿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门主。”通传的人上了二楼,垂着头,恭敬地等着门主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不接。”蓝衣公子晃动着扇子,道,“三少,我帮你答复了。”

    隐夜的眸光微动,目光从那丑陋漆黑的少女脸上滑过:“接。”

    蓝衣公子的扇子直接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通传的人也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接。”

    直到隐夜说第二遍,通传的人才离去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盯着那丑陋的少女看了很久,才憋出一句话:“三少,原来你这么重口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通传的人很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知道了答案。

    当然是拒绝啊。

    他们留下,只是想看那丑八怪被打脸而已。

    “姑娘,门主说接了您的任务,请您将任务写在纸条上,我交给门主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众人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这‘啪啪啪’的打脸,不是打在这丑八怪的脸上,而是打在自己的脸上啊!

    隐门的门主居然不接南宫锦溪的任务,而去接这个丑八怪的任务,比起他们,南宫锦溪才是脸被打得最疼的那个啊!

    此时,秋明月顶着那一张丑陋的脸,故意道:“我就说我比她好看吧,隐门门主真有眼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