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一章 又见怪人
    :

    秋明月和慕容菁言说了一会儿话。

    “明月,我刚醒来的时候,只记得你。但是渐渐的,我就想起了一些什么。比如,我喜欢穿红衣,喜欢吃鱼……我不要做个大家闺秀,我要做个仗剑走天涯的侠女!”慕容菁言道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她鼓着脸一脸向往的模样,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侠女?小心被人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卖我,老娘就一剑过去,将他捅成窟窿!”

    秋明月将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搭个顺风车!明月,你比我狠多了。那些匪徒抢了你,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啊。”慕容菁言捂着肚子笑道。

    此时,庄主夫人身边的侍女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夫人说要见见秋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明月,我们一起去见见我娘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夫人说要单独见秋姑娘。”

    慕容菁言有些不舍,但还是忍痛割爱:“谁叫她是我母上呢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跟在侍女的身后,慕容菁言也亦步亦趋地跟着,就将她送到了庄主夫人的门外。

    秋明月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在门关上的那刹那,慕容夫人隐约看到小女儿哀怨的笑。她用帕子捂着唇,轻笑。

    “秋姑娘,坐吧。”慕容夫人柔声道。

    她和慕容菁言有五分像,只是气质上的青涩蜕变成了成熟的韵味。

    秋明月坐下。

    “秋姑娘,我听过很多次你的名字了。说起来,我真该好好谢谢你啊。就拿风儿的事来说吧,他之前对万俟莺特别疯魔,非要娶她。只说这万俟莺配不上风儿也就罢了,但是,我们都看得出来,万俟莺根本就不喜欢他,只拿他当备胎。”慕容夫人说着,“这其实一直是我们烦恼的事啊,风儿太傻了。还好,后来遇到你,你让他醒悟过来了。秋姑娘,你真是我们藏灵山庄的恩人啊。”

    慕容夫人说的是慕容风和万俟莺的事。

    其实,万俟莺确实配不上慕容风。

    尤其在秋明月和慕容菁言熟识后,自然而然就站到了慕容风的那边。

    “再说菁言这件事吧。这是我最担心的了。她对百里和青……哎,我怎么就生了这两个痴情种呢?阴风城的那些事,我多少也知道一些,你帮了菁言很多。我的这双儿女,能够像现在这般全尾模样,真要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菁言是朋友。”秋明月道,“至于慕容风,我帮他脱离苦海,你们慕容家确实欠我一个人情。慕容夫人,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
    “秋姑娘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查一个人,他叫萧默寒……”

    藏灵山庄赫赫有名,这件事应该很容易查到。这也是秋明月来藏灵山庄的第二个目的。

    “秋姑娘,我记下了,过两日就会给你答复。”

    噔噔噔。

    门敲响了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的脑袋伸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娘,好了没啊?我还有很多话要和明月说呢。”

    慕容夫人嗔怒地看了她一眼:“这一会儿就等不了了?跟娘霸占了你的夫君似的。秋姑娘,你要是个男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夫人这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要是个男子,娶了菁言,她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吐了吐舌头:“就是我夫君。明月,快出来。”

    慕容菁言拉着秋明月走了,带着她在藏灵山庄闲逛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藏经阁,雷霆榜上很多有名的功法都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藏宝阁,共有十层,越往上,宝贝越贵重。我只到过第四层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菁言一边走一边介绍道。

    逛了几个时辰的藏灵山庄,也仅仅走了一角。

    秋明月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慕容菁言还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“明日,我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秋明月说完,慕容菁言才松开了抓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秋明月离开了藏灵山庄,走到热闹的街市时,突然听到前面一阵嘈杂声。

    “瘸子,你没看到路啊!居然敢挡老子的去路!”

    只见一人正伸出右手,猛地推了那瘸子一下,就将那瘸子推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秋明月很快认出了那个瘸子。

    那不正是她在山上遇见的那个樵夫吗?

    那樵夫的一把柴刀,可是救了她一命。

    那人要伸出脚踹他,一颗石子便打在那人的腿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谁?谁敢打老子,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?”那人怒道。

    没人应。

    那人爬了起来,想要再踹那瘸子。

    又一颗石子打了过来,打在他的膝盖上,那人直接膝盖一软,朝着瘸子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!”

    那人朝着一个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其余人连忙离开了,以示这和自己没关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女子还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女子正是秋明月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那人凶狠地盯着秋明月。

    秋明月一脸茫然,她的外貌很具有欺骗力,天真无邪道:“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不是她?

    那是谁?

    那人四处看去,都没看到可疑的人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老子就不信踹不到了你了!”

    他说着,再次一脚朝着瘸子踹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一下,一个东西直接敲在他的背上,他直接往前扑去,朝的方向正是那瘸子。

    这礼,比刚刚的跪可大多了。

    那人猛地看向秋明月。

    秋明月依旧一脸无辜,然后伸出手指向一个地方:“我看到刚刚那里有个人,弯腰捡了一个石头……对,他朝着那个方向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完,那人就爬了起来,朝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比起这个不长眼挡他路的瘸子,这三番两次打他的人,才更可恨!

    那人离去后,秋明月就走到了那个瘸子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刚刚那个草包是谁吗?天玑府下属玉和堂堂主的儿子,他要是知道那些石头是你扔的……”那瘸子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她救了他,他反而在说她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还真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“昨日在桃林里,你救了我一命。”秋明月道。

    所以,刚刚出手,是想还他人情。

    那瘸子的眼眸里微光闪耀。

    原来,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瘸子没有多说,而是从地上爬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朝着一个方向一瘸一拐地走去。

    秋明月看着他的背影,总觉得这瘸子就如同昨天的那把砍柴刀,看起来很钝,却能砍断牢固的金蟾丝。

    这人,绝对不是普通的樵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